Quantcast

美元贬值 利弊几何?

2007-10-07 04:30 作者:Timothy Aeppel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每当加里•本思(Gary Bence)开着卡车驶进匹兹堡郊区一个忙碌的火车站时,他都会看到美元疲软带来的影响。

作为集装箱运输企业AGX Intermodal的一名司机,今年57岁的本思这几个月来看到的是,装满本地产品运往海外的集装箱数量不断增加。他估计,他每周大概要拉15次货,其中有10次都是出口商品,其中包括当天早些时候他运送的出口到玻利维亚的一批矿物油。

本思说,我在这个行业工作30年了,过去我们什么也不出口,但现在我们这个地区出口很多东西。说完他就钻进了一辆Mack卡车的驾驶室,拉着一个灰色的40英尺集装箱消失在飞起的尘土中。

本思是从美国经济放缓后仅存的几个亮点中获益的人之一。尽管美元走软推高了进口商品的价格,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但却也提高了美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吸引了更多海外游客,从而有助于防止美国经济增速进一步减缓。

不 过,汇率同经济中的其它众多因素紧密交织在一起,以至于对不同的人或企业所产生的影响也各不相同,甚至在同一个行业内也是如此。如果一个人在严重依赖外贸 的公司或是接待欧洲游客的酒店中工作,它可能就会因为美元走软而得到加薪或是避免失业。而如果一个人在海外游客业务较少的酒店中工作,或是他所在的公司在 国外有很多接待美国游客的酒店,那他的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如果美元跌幅过大,下跌速度过快,则可能导致利率上升,并冲击股市,这也不利于经济的发展。美元快速下跌会提高进口产品价格,引发通货膨胀,在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导致海外投资者抛售美国债券,带来债券收益率的上升。

但 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只要美元的跌势是逐步的,总的来说就有一定的积极作用。Deutsche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乔舒华•费恩曼(Joshua Feinman)在最近的研究报告中写道,出口的增加是帮助缓解房屋市场低迷的因素之一。费恩曼指出,近两年来实际出口的增幅要高于实际进口,他预计这种 趋势还会延续下去。美国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的数据显示,美国7月份出口额增长2.7%,达到了创纪录的1376.8亿美元。费恩曼估计,自2005年以来,出口增长对国内生 产总值(GDP)的增幅贡献了0.5个百分点。

这对美国企业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的业务所在地,目前很多企业都在从美国迁往成本 更低的地区。尽管生产业务向低成本国家转移的大趋势不太可能停止,但一些公司已开始更多地考虑美国。比如,对密苏里州的EaglePicher Technologies LLC而言,美元下跌就给该公司旗下一家加拿大军用电池生产厂的发展前景带来了问题。当EaglePicher在2000年买下这家工厂时,1加元仅相当 于68美分。

该公司总裁史蒂文•韦斯特福尔(Steven Westfall)说,我是当时买下这家工厂的过渡小组成员之一。我从没想过美元和加元的汇率会接近1:1,尤其是在仅仅7年的时间里。

他说,该公司将在今后几周里决定是否将生产业务迁至美国。与此同时,EaglePicher的欧洲业务则欣欣向荣,自今年夏初以来的询价增加了近10%。

德 国链锯生产商Andreas Stihl AG & Co.的美国子公司Stihl Inc.最近在弗吉尼亚州的大型工厂之外又新开了一家小厂,原因之一就在于汇率因素。该公司总裁弗雷德•怀特(Fred Whyte)说,这是典型的喜忧参半的情况。Stihl购买进口材料和元件的价格上涨了。但美国产成品的出口增加了,Stihl目前在美国的产品中有一半 出口到其它79个国家,高于5年前的30%。怀特说,这正是所谓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许多主要针对美国国内市场的消费品公司发现,美元走软也令他们在与外国──尤其是与欧洲生产商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一个例子就是位于印第安纳州贝兹维尔的高档木制家具制造商RomWeber Co.。

不 久以前,美国家具制造业还在直线下滑,国内厂家纷纷关闭工厂、将业务转移至中国等地。另外还有部分业务分流到了加拿大,那里的木材供应充沛,家具业很兴 旺。不过在过去两个月,由于家具分销商在加拿大以及其他兑美元汇率上升的国家之外寻找机会,RomWeber的业务突然兴盛起来。

公司总 裁布鲁斯•里佩(Bruce Rippe)说,眼下我们注意到零售商正在从其他地区组织货源,之前他们一直从意大利、欧洲和加拿大进货,变化的原因就是成本问题。他拒绝透露 RomWeber这家家族企业的销售情况,不过他表示,销量实际上已经弥补了2004年以来业务下降造成的损失,当时家具业务出现了加速移出美国的局面。

家 具行业能够很好的说明为什么我们难以将美元走软的影响与全球市场上的其他作用因素分割开来。由于担心国内消费支出放缓,许多美国零售商都减少了库存。这促 使许多零售商开始重新考虑从海外订购产品所需的那条长长的供应链(海外订货要求零售商储备更大规模的库存)──因此即便美元汇率并不低,零售商对国内供应 的胃口还是增加了。与此同时,国内家具生产商改善了经营管理,以更迅速地对订单作出反应,这让他们变得比过去更具吸引力。

游览美国主题公 园和其他景点的外国游客数量在增加,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在美国定旅馆、饭店和租赁汽车。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会展局估计,今年外国游客的数量将较去年增加 3.9%。Tiffany & Co.最近将纽约旗舰店第二季度销量跃升31%的原因归于出手大方的外国游客。全球最大的纯种马公开拍卖公司Keeneland Association Inc.表示,今年欧洲参与拍卖的人数也由于相同原因而大幅增加。

Keeneland总裁尼克•尼科尔森(Nick Nicholson)说,“有更多的欧洲人参与其中,他们的花销也增加了。我经常听到他们说,‘我觉得我捡了便宜,’因为他们不停地将所有花销都换算成欧元。”

这 股推动力同样也在促使外国人抢购美国的房地产和其他资产。一个例子就是迪拜证交所最近出资竞购纽约那斯达克市场相当大一部分的股权。Global Insight首席经济学家纳瑞曼•贝拉维什(Nariman Behravesh)说,我们将看到外资继续涌入市场,购买美国工厂和公司,因为在人们眼中,美国资产成了便宜货。

当然,美元走软害处也不小:美国人到国外旅行会变得更加昂贵,德国啤酒和加拿大木材的成本也被抬高。另外,随着这些原材料生产商为了抵消购买力下降的损失而提高售价,美元疲软还推高了许多以美元计价的商品的价格。而这反过来有可能引发更大规模的通货膨胀。

许 多跨国公司在全球各地设立了工厂,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它们免受汇率起伏的影响。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在产品的销售市场制造大部分产品,并以当地货币计 算生产成本和售价。不过这并非所有公司的万能良药。实际上,许多公司削减成本的方式是,在一两个地点集中生产某些产品,然后再将这些商品从生产地运往世界 的各个角落。

Terex Corp.就是这么做的。作为全球最大的建筑设备生产商之一,该公司在欧洲设有一家专门生产小型挖掘机的大型工厂,美元下跌对这家工厂的打击尤为严重。与 此同时,该公司在美国的高空作业平台生产厂却不得不将雇员人数增加了一倍,达到3,000人,以满足海外──尤其是欧洲对其产品的大量需求。

Terex首席执行长罗纳德•德菲欧(Ronald DeFeo)说,“所以对我们来说,现在的美元走势不是什么特别的好事。如果你是一家全球性制造商,你最讨厌的就是汇率波动,”因为这会给企业制定长期计划带来很多麻烦,而且,还可能让一家本来赢利的企业突然陷入困境。

戴 维•德奎斯特(David Dalquist)则代表着另一种极端情况。他是家族企业Aluminum Products Inc.的首席执行长,公司所有的Nordic Ware系列烘焙用具都是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工厂生产的。他很高兴看到美元目前的走势。他预计,公司今年的出口额能增加50%,而且,随着新的出口业务 大幅增加,生产计划的波动性将大大降低。他说,在美国,烘焙食品的季节性很强,人们大多是在万圣节至圣诞节期间做这类食品。

“出口业务的增加使我们有可能让更多人全年工作,”他说,因为出口订单连续性比较强,而且能填补美国需求淡季留下的空白。他透露,今年生产任务最少的时候工厂里还留了大约200名工人,比过去多10%,高峰的时候雇用了400人。

他 表示,美元走软还让他在与中国人争订单时更有优势了,虽然这方面的因素很难具体测算。美元走软往往会推高全球的原材料成本,比如铜、钢材的价格都会上涨, 这对美国和亚洲的制造商都不利。但相对于中国厂家而言,原材料成本在Northland总成本中所占比例要小得多,在美国,劳动力成本才是大头。所以,他 说,同样的原材料涨价对中国厂家的影响更大,虽然他们目前仍很有竞争优势。

眼下的一个问题是,美元的下滑是否将保持渐进的节奏。摩根大通 的一个比较美元与由16种货币构成的一篮子货币的指数目前接近12年低点。加拿大元兑美元汇率更是达到了1:1,这是自1976年以来的第一次。迪斯尼 (Disney)最近禁不住在加拿大作广告,鼓动人们乘美元贬值之良机赶快到佛罗里达来乐一乐。

再者,美元走势将如何发展还将取决于世界其他地区的形势。目前情况下,强劲的全球经济使美国出口商品有很大市场,但如果欧洲和中国等重要经济体出现衰退,则即便美元再疲软(对美国经济)也于事无补。

另 一方面,外国制造商可能会下调其产品的美元售价,为保住市场份额他们宁愿牺牲一点利润,特别是在消费品领域。这可能会有助于减少美国消费者的负担,但同时 也会削弱美国制造商的优势。以德国宝马汽车(BMW)为例,该公司公布,因美元走软,其毛利率已出现下降。该公司尚未提高车价,但近期已宣布了一系列旨在 减小影响的行动,如提高在美产量等。

Ariens Co.是威斯康星州一家生产割草机和扫雪机的企业。公司总裁丹•阿里昂斯(Dan Ariens)说,他们并没有因为美元兑欧元汇率下降而得到多少好处。倒是他们在欧洲的分销商获益匪浅。阿里昂斯给他们的美元批发价是固定的,因此,美元 贬值后他们的利润率提高了。阿里昂斯说,对此他并不介意,因为很多分销商将增加的利润投入到了广告促销活动中,进而扩大了销售。不过他说,加拿大市场的情 况就不同了,公司以固定的加元价格向加拿大批发商供货。

而詹姆斯•马隆(James Mallon)则看到了美元涨价的另一面。这位34岁的渥太华人现在住在密歇根州。他说,过去几周他接到了许多加拿大朋友打来的电话,他们想在周末来美 国,跟他一起来个大购物。有几位想让他帮着收一下邮购的商品,有冲浪板、炊具,还有自行车部件,他们以后过来取。

马隆说,他感到朋友们一 下子都富了,而他自己却变穷了。马隆现在从事生物工程方面的咨询工作,他的教育贷款是用加元借的,现在偿还贷款需要的美元增加了。此外,他2003年买房 子时从父母那里借的25,000加元也升值了。他说,我当初借钱时,那笔钱相当于14,000美元,现在,我欠他们的钱变成了25,000美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Timothy Aeppel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