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偷面包小女孩在天堂里会面…

2007-05-23 20:16 作者:巴俊宇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6岁贫困少女超市偷面包遭辱 留遗书自尽,这是最近大家关注的新闻。那天采访记者在第一时间里把事件经过原本地告诉了我,要我发表看法,可我又能说什么,除了心如刀割的揪痛外,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4年前来沈阳读书,并成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她寄居在亲属家中,因为家里交不起学费而险些辍学…….
她在饥饿中没能禁住面包的诱惑,而伸出了偷窃的手……
她被店主抓住后苦苦哀求遭拒绝,最终留下千字遗书…….

一整天滴米未进,虽然明知不对,但饥饿万分的她还是没禁得住酥香可口的面包的诱惑,在便民店内将面包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在被店主发现并屡次宣称将要把此事告发至学校后,觉得无脸面对他人的16岁少女黄绢(化名)选择了自杀来终了一切。

一块面包竟害死这个小姑娘,于是乎见仁见智,有的说店主太刻薄,有的说教育的失败,有的说农民工太可怜,有的说流动人口管理太粗放,众说纷纭。

谁害死了16岁贫困少女?

我突然想到了安徒生笔下《卖火柴的小姑娘》,那个故事在我还是孩提时代时就深深地打动了我,那一颗颗火柴的光亮中展现的美丽憧憬,伴着伤怀和向往一直留驻在我的心中,直到今天我每每想到还是一阵难以言表的感动,因为每每我都不自觉的联想到我艰苦的童年,我想这种感动可能作为我的一种穷人情结伴随我的终生。

我是个穷人的孩子,我的小时候穷得很,正是处在那些动乱而艰苦的时期,作为一个右派子弟饱受迫害,每天都吃不饱,在合作社(商店)看到那些吃得我就想得要命,我的眼前就不止一次的出现幻觉,如果那种幻觉继续的话,我就可能伸出手去,那种诱惑难以抗拒,在饥饿和岌岌可危的生存边缘,那本来就很脆弱的道德约束显得那么可笑苍白,同伴们在一起又是谈及梦想,如果有了很多钱你会做什么?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同伴,我会买一大筐苹果一个人躲在树下吃个够!

说实话从小就不是很安分的我,在穷困的生活中我真的偷过吃的,不止一次的偷过,至今我丝毫没有为我当时的行为感到耻辱。

今天我还是感到了耻辱,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这个社会感到耻辱,深深的。

谁害死了16岁贫困少女?

如果这个社会不是那么高度的两极分化,怎么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我童年时代是物质极度困乏的时代,可今天面对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面对虚荣、虚伪、浮夸、伪善、冷漠、庸俗的新贵族文化的到处弥漫,一些富婆们一只宠物狗就要耗去上千上万元,反过来这么优秀的的小女孩却几次面临辍学的危险,最后竟为一口吃得命丧黄泉!面对新时期的另一种形式的“朱门酒肉”“路冻死骨”我们能不为这个社会感到悲凉和耻辱么?

谁害死了16岁贫困少女?

在贫瘠时代,人们尚能互帮互助,为什么物质丰富了人们却变得如此冷漠?如果那个便利店的店主不是那么冷漠、刻薄,又怎能造成这个悲剧?别说是个未成年,就说是饿得不行了弄口吃的,就是真的小偷也应该别忘记“能方便时则方便,能绕人处且饶人”的古训啊,她不过是个饿坏了的孩子,况且还是个好学上进的好孩子!不知道你是一种什么心态,不知道你如此的狭隘、自私、偏激多少有些虐待倾向的偏执心理能做好生意么?这里我除了诅咒实在不会对这样的人有半点的好话。

谁害死了16岁贫困少女?

首先我要大声的怒斥那些什么专家们,大言不惭的弄些教科书上的“术语”,空谈什么“挫折教育”。试问如果真地在一个和谐的社会里怎么会有一块面包带来的挫折?现在有很多狗皮的专家,其实就是新贵文化的附庸,总是把西方的教科书拿过来位本来千疮百孔的中国现实作注脚,企图用什么“理论”给这个畸形的社会寻找托词,经济、社会、文化、心理到处都是这样,其实心理学,或者组织行为学中的这些现代社会科学概念,怎么好简单的套用在中国这个政治、文化、观念、经济其实还处在野蛮、原始的农业社会的畸形时代呢?理论是灰色的,只有生活之树才是常青的,试想如果这些专家们生活在如同农民工的状态,他还能如此恬不知耻的卖弄这些理论么?

我看到了一个取名为“人民币”的人留言说“做小偷都做不好,死100个都不嫌多.活该自杀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早死早好.超市老板做的对,让这样的人活着比死了还难受...........”试想如果这个人是个下岗工人,不知道她还会如此讲话么?

谁害死了16岁贫困少女?不正是这个畸形的社会么?

如果这个社会不是那么贫富不均,如果这个社会不那么因为地域、城乡、职业、出身等非人的划分成三六九等,如果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不那么饥饿,如果哪个店主多一点同情心,不那么冷漠、刻薄,如果她生活在一个健康正常的家庭环境中,如果…….

不知道还有多少“如果”,可是遗憾的是恰恰没有那些“如果”,遗憾的是纵使有那些“如果”也无济于事了,一个豆蔻年华的生命就这样完结了,和那个卖火柴的小姑娘一样,怀着对这个社会无限美好的憧憬和希望,飞到天国去了 。

我知道,对于一个还是个孩子的小女孩,不论是卖火柴冻死的,还是偷面包羞辱死的,她们还十分稚嫩,稚嫩的。直到死去她们一直对这个社会抱着善良、美好的心态和向往,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有火柴中闪现的希望?怎么会有对“自尊”“自重”等道德的坚守、和对自己行为的自责和逃避?如果那火柴要化成愤怒的复仇火焰,如果那饥饿要化成一种对不平等的暴力或抗争,那就不会有安徒生的故事和那没有任何意义的悲惨的遗言……

可怜的两个小女孩直到死去,一直还对这个世界报着那么神圣的尊重和希望,而这个世界却视她们如同草芥。我一直在想,当她们怀着对这个社会无限美好的憧憬和希望,在天国相会的时候,面对这个无龌龊的世界她们会谈些什么呢?呜呼!

在我看来,不论是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是眼下这个偷面包的小女孩,都是我心灵深处的童话故事里的天使,她们无疑都是善良、凄美的,而真正丑陋的恰恰是我们那些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活着的人。

附录:

16岁贫困少女超市偷面包遭斥责 留遗书自尽(图)

  

[提要] 16岁少女黄绢在便利店里偷面包被店主发现,威胁告诉学校。女孩又羞又怕,留下了千字的遗书走上绝路。据了解,黄绢身世孤苦,从小被父亲抱养,求学期间差点为没钱交学费辍学。而这个女孩的死也为我们敲响警钟:对未成年人是否该更宽容,校方是否也该开展“挫折教育”?

  4年前来沈阳读书,并成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她寄居在亲属家中,因为家里交不起学费而险些辍学

  她在饥饿中没能禁住面包的诱惑,而伸出了偷窃的手

  她被店主抓住后苦苦哀求遭拒绝,最终留下千字遗书

  时代商报讯 一整天滴米未进,虽然明知不对,但饥饿万分的她还是没禁得住酥香可口的面包的诱惑,在便民店内将面包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在被店主发现并屡次宣称将要把此事告发至学校后,觉得无脸面对他人的16岁少女黄绢(化名)选择了自杀来终了一切。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市东陵区榆树屯的黄绢家时,她的堂姐夫张先生告诉记者,因为没有黄绢生父的签字,黄绢的遗体已在殡仪馆内躺了两天,“多好的孩子啊,就这样走了,我们理解不了。”张先生说,黄绢死的那天只留下一封遗书。

  自杀之前

  16岁女孩写下千字遗书

  “姐姐、姐夫,其实我当时真的不是有意去偷那块本不属于我的面包,我知道我错了,但我当时真的非常饿,我没能禁受得住诱惑。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儿,我再也没有脸见你们了,也更没脸到学校上课、没脸面对老师,我走了,永远地走了,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黄绢的家,是在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低矮的平房内,这其实是黄绢堂姐一家在沈阳的暂住处。正处于哺乳期的黄绢堂姐黄女士泪流满面、哽咽地向记者口述了黄绢所写下的遗书内容。“这孩子命特苦,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说走就走了。”她说,5月18日14时30分左右,黄绢面无表情地回到家,“当时她一声没吭,也没跟谁打招呼。我和我丈夫以为她累了,我丈夫在她屋门外看到,小绢回屋后坐在饭桌前写东西。我们认为她是在写作业,谁能料到她是在写遗书?!晚饭前我们喊小绢吃饭时,发现她面色苍白,已经没气了,她手中紧握着一封千字遗书。 ”

  自杀原因

  饿得难受 偷面包被发现

  当时,一家人哭作一团,等读完遗书时,方才得知真相。

  “就是一袋面包,葬送了孩子的命。”张先生告诉记者,黄绢在遗书中说,她犯下了大错。“其实她是特懂事理的孩子,如果不是万般无奈,也不会做出让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举动。”张先生向记者展示了一段他记下的遗书内容:“我当时真的很饿,我也知道不好,但是我真的很饿。”原来,黄绢从5月17日晚到18日中午,几乎是滴米未进。至于她到底为何没吃饭,张先生未透露具体原因。而在18日中午,黄绢放学走回到家时,她的姐姐、姐夫已吃完午饭,随后张先生给了她一元钱,让她到外面买馒头吃,“当时她说只要五毛钱就够了,然后就走出了门。”

  按照张先生记录的遗书内容记载,黄绢当时来到一家便利店,一袋看起来美味可口的面包,让她简直丢了魂儿。趁店主没注意,她将一袋2元多的面包放进口袋。她还没回过神儿来,店主出现在她面前,自知犯错的她无论怎样求情,仍无法取得对方的谅解,店内的围观者也越来越多。“再怎么说,也是个孩子,就这么算了吧。”有人替黄绢求情,并打算垫付面包钱,但店主执意不从,“我们店以后不欢迎你来,今天的事必须告诉学校,你就等着老师说你吧!”而看到有联防队员赶到后,黄绢“哇”的一声哭起来。

  没钱尸检

  是否服毒死亡暂成谜团

  黄绢死后,家人为她换上了新衣服,但家人不明白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张先生告诉记者,是他第一个发现孩子断了气的,“当时她脸色惨白,嘴唇发紫,身边、地上到处都是呕吐物。”家人分析,黄绢肯定是因为受不了“店主要将此事告诉学校”才选择自杀。但张先生称,家里从没买过农药和安眠药。“身上只有5角钱的黄绢怎么可能买得起农药和安眠药?”有邻居提出这样的疑问。

  她是不是服毒自杀?这一切恐怕只能通过尸检来寻找答案。但张先生说:“家里现在根本拿不出尸检的钱。”难道,她的死因将成为永远的谜团?时代商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