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陆股市疯狂 全民沦陷(图)

2007-05-17 23:01 作者:林雅丽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为明天为子孙,银发族用身体打拼,不容易!(摄于上海一证交所,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59日,上证指数首次突破4000大关,股民们欢欣鼓舞。明天,笑容是否依然灿烂?(摄于湖北武汉一证交所,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太可怕了! 到几个城市出差,一进餐馆吃饭,几乎每张台都在谈股票。”广州市民王先生边说边摇头。一段时间以来,深沪股市大盘疯狂异常,大派红包,“连白痴都能赚钱”,高歌猛进的股市人气几近疯狂。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统计,截至5月9日,沪深两市账户总数达到9491.94万户,约占全国总人口的7%、全国城市人口的26%,而今年1月22日是8005.90万户。尽管5月15日大盘一度大跌,16日即有反弹,“这股市能涨到2008年奥运会”的梦想激励着相当一批股民。

股市牛了工作熊了

近日,中国青年报和新浪网联合实施的一项调查显示,5648位受访者中,94.9%的人表示,自己所在单位有人在上班时间炒股;其中,48.2%的人表示“有很多”,46.7%的人承认“有一些”。

在北京的白领中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经理们的单间办公室是“大户室”,外边普通员工的隔间是“散户厅”。在广州等地,3点闭市后约见客户已成了潜规则:即使你不炒股,客户可能也要炒股。

在珠海一家外贸公司上班的陈先生表示,今年1月以来,公司从老板到员工,十几号人“全民皆股”。每天的股市交易时段,本该如火如荼的办公室里异常安静,所有人都守在各自电脑面前,紧盯着股票软件,瞅准时机下单。这种情况通常要到午休时间和下午收盘后才能恢复正常。

“每个人都在股市上挣了不少钱,可这几个月公司业绩却连续下降。”陈先生苦笑。在老板一次“吹风会议”后,大家“变成偷偷做了”。

调查发现,上班炒股者中,20.3%的人“交易时间只关注股市”,工作全部放在3点之后再做;38.7%每天花两三个小时盯在股票上;26.4%的人“关注股市时间控制在1小时左右”。

银发族用身体打拼

每天上午九点半,成都的刘大爷都会拎着水杯揣着降压灵到证交所“上班”。因为在家只能看电视干着急,又不懂电脑,所以只能来交易所守着。尽管是上午,刘大爷所在的大厅却是人声鼎沸,热浪袭人,坐满了一早赶来炒股的人。据观察,室内8成以上的人头发花白,而且都统一带了自己的水杯。刘大爷解释道:“一坐就是一上午,一下午的,外头水太贵了,三块钱一瓶呢。”每隔半小时,刘大爷就要出去透透气。他说,这半年的股本都翻番了,“辛苦点值得!”

据钱江晚报报道,4月下旬,杭州的一家海通证券公司,一周内就有三位老人晕倒。据现场记者形容“营业部内人山人海,几乎透不过气”。一位股民说,“这还算人少的,最热闹的时候,很多人只能站着,站个一天半天的。要想上个洗手间,得从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挤过去。”

今年2月底以来,上海、西安、徐州、石家庄都发生了老年股民在证券所猝死的事件。

砸进爹妈半生积蓄

据南京晨报5月9日报道,五一长假后首日开市,南京市即有至少10亿资金涌进股市,开户量超过千户。不少股民变“赌民”,让人直喊“看不懂!”

“上个月,我在股市里投了30万,满仓。”28岁的南京市民小周语气平静。去年底,小周和女友开始四处看房,他父母亲一下子拿出了20万元,“这是他们在老家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全部积蓄。”加上小周和女友攒下的10万元,30万正好够他们看中的一套总价80万的房子的首付。50万贷款如果分20年还,每月是3500多元,而两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到6000元,小周开始犹豫要不要把这30万拿进股市滚一滚。

“上个月开了户,开始不敢多买,后来索性心一横满仓吧,这样能赚得更快一些。”高点入市后小周的心理压力其实不小:“这件事情我没告诉父母,我想赚到50%收益率就收手。”但是提到可能面对的亏损,小周沉默了半晌才开口:“我没敢想这个结局。”

典当房产殊死一搏

“这是我女儿的房产证,她有两套房子,我想来典当炒股。”70多岁的赵先生来到南京某大型典当行,掏出一房产证要求典当。依据典当行的要求,如果要把当金用于炒股,典当人必须具有两处以上的房产。

最终,赵先生拿到了6万元当金,连同自己的部分退休积蓄约2万元,买了8万元的股票。他又折回典当行,按70%的比率将股票典当,得到近6万元,继续投入到股市。

然而,首次投身股海的赵先生,股市一次暴跌,他的股票即被典当行强行平仓,最终损失了6万元。据典当行工作人员介绍,“这两天赵先生又拿了6万多元过来,一开口就说要炒权证,吓了大伙一跳。”最后典当行拒绝了他的要求。


和尚入市“与时俱进”

据三秦都市报报道,5月8日下午,西安卧龙寺60岁的和尚释常兴,身着僧侣服,来到西安小南门外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办理开户手续,购买股票,引来股民围观。

释常兴说,他在寺院里每月有100多元的固定收入,吃住不花钱,为了能有更多的钱做善事,他决定将钱拿出来投向股票市场以钱生钱。当有记者问道将从事哪方面的慈善活动时,释常兴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等赚到钱把善事做成了再说。”

南方都市报4月30日也报道了广州的证交所内有僧人的身影。身着便服头戴帽子的禅一(化名)承认自己是一名出家人。他说,一段时间以来,一位居士阿姨反复劝诫他,股票市场如何火爆,随便选一个都能赚钱,“你不为自己也可以为家里人积点钱啊”。“唉,还是动了凡念”,禅一说,他想给年迈的父母一些钱,算是一点孝敬。

出国探亲遥控捞金

据重庆晨报报道,5月9日上午,在美国照看孙子的孙婆婆给女儿打来越洋电话:“明天,快点把我的股票抛了,股市要调整了!”

她的女儿介绍,61岁的孙婆婆去年10月到美国帮儿子媳妇照顾刚出生的小孙子。到美国一个月后,孙婆婆就缠着儿子给她装了炒股软件,在网上看涨跌、选个股,但买卖都是通过越洋电话遥控女儿操作,“她怕电脑中病毒”。据了解,在美国探亲的老人中,象孙婆婆这样的股民并非个案。

前几年大陆股市一熊到底,经历了割肉之痛的老股民们并非没有风险意识。有7年股龄的李先生最近一直有减仓的打算,“大家都觉得要回调啦,要回调啦,但它就是一路狂飚,一天下来,我有时能赚8000元甚至过万元,该怎么办,真的感到很茫然。”李先生还说,他和老伴周末参加过几个股票讲座,那些股评专家都大叫“没道理”。大家都想知道,这条疯狂盲牛,哪里是明天?

中国股市疯了,全民沦陷,连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也被改成了“股歌”:
起来,还没开户的人们,
把你们的资金筑起股市新的长城!
中国股市到了最疯狂的时刻,
每个人都兴奋地发出买入的吼声!
快涨!快涨!快涨——
我们万众一心,
怀着暴富的梦想,
钱进!钱进!钱进——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