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专访《暴风雨中一羽毛》作者巫一毛(一)

2007-04-15 23:1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旅美华裔女作家巫一毛出版了与人合着的英文自传体回忆录《暴风雨中一羽毛-动乱中失去的童年》,讲述她在中国度过的惊心动魄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美国华裔作家哈金称这部自传,“热情洋溢,真诚坦率,哀而不伤”,历史学家余英时称其“为中国近代史作出独特的见证。”最近,这本书的中文版在香港出版。

巫一毛在她这部自传的前言,引用了旅美阿富汗作家卡勒德.胡赛尼的成名小说《追风筝的孩子 》中著名的一段话,胡赛尼这样写到:“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终于明白人们关于你可以埋葬过去的说法是错误的。因为过去会自己从坟墓中慢慢爬出来。”

巫一毛说,她从1981年来美国后,就开始动笔断断续续地写这部回忆录,其间她读完了学士、硕士学位,全职工作,结婚,并生育了一儿一女。到2000年,一毛开始和美国作家拉里.恩格尔曼合作,经过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数次磨难,最终完稿。用一毛自己的话说,《暴风雨中一羽毛》是她的故事,也是成千上万不为人知的孩子们的故事。

在我和一毛作访谈时,我问她为什么给这部自传起这样一个书名,一毛就先从她本人的名字开始说起。

一毛1958年出生在北京,父亲巫宁坤早年留学美国,1951年回国后在北京的国际关系学院任英美文学教授。在一毛呱呱落地前七个星期,父亲因“极右分子” 罪,被发配到北大荒劳改农场。一毛说,在她出世后,妈妈给爸爸写信说,我们生了一个女儿,当时父亲只带去两本书,一本是莎士比亚的《李尔王》,另一本是《杜甫诗选》,父亲就用唐代大诗人杜甫赞颂诸葛亮的诗句“万古云霄一羽毛”,为她取名一毛…

巫一毛:“这个名字是他在监狱里面给我的礼物。希望我以后有所作为,希望我有朝一日创立什么伟业。我到三岁才和他在监狱见了面。”

一毛这部书就是从她三岁时第一次与父亲见面写起…

巫一毛:“我三岁生日那天,他在清河农场监狱,关了很多人。他被关了三年多。周围都是围墙。他在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的时候被打成了右派,而且是右派里处分最厉害的极右分子。”

1957年,中国的反右运动开始,毛泽东当时反覆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鼓励知识分子向党交心,后又被毛泽东称作“引蛇出洞”。

一毛说,她父亲当时响应党的号召,向党提意见,就提出图书馆应该有更多的英文原著,再加上他翻译出版了美国经典文学、著名作家费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

书的封面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郎纤细的涂着红指甲油的手,托着一杯香槟酒,就被说成是“崇洋媚外”,“宣传小资产阶级情调”,“用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腐蚀革命青年”,被莫名其妙地打成了右派,一毛说…

巫一毛:“反右运动中每个单位都有指标,不够人也要想办法整出几个人出来,就是稀里糊涂上当受骗一样的。有些人真的提出对共产党制度的问题,我爸是很冤枉的,他并不是很有政治头脑的人,只是一个书呆子,就是惹祸上身了。”

当时中国社会整人的传统就是株连九族,因为父亲被打成“极右分子”,全家都跟着遭罪。一毛说,父亲被赶到北大荒后,上面要妈妈与父亲离婚,妈妈不肯,他们就把妈妈和全家赶出北京,不许妈妈教书,到安徽大学作打字员。那时,一毛的哥哥三岁,一毛才只有六个月大。紧接着,就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到来…

巫一毛:“人祸多于天灾,安徽是重灾区,那几年饿死了九百万人,特别是农村,整村整村的人都被饿死了。这种情况下,把我送到天津的外婆家。我书的名字就是讲一个弱小无助孩子的童年和青少年,随风飘荡,对自己的命运没有任何主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