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人专栏】一个“死不起”的社会

2007-04-05 22:40 作者:天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据大陆《法制日报》4月4日报道:豪华墓地成了今年清明节的热门主题词。记者在辽宁沈阳、甘肃兰州、内蒙古呼和浩特、浙江温州、广东广州调查发现,豪华墓地价格一路攀升,甚至直逼最贵商品房的价格。购买豪华墓地的人为了“风光”和“面子”而互相攀比,一些经营者也趁机大打豪华墓、家族墓的广告。有些地方甚至打着“生态”、“公益”的幌子,只造了少数标准型生态墓应付检查,而大规模建设、出售豪华型公墓。私建豪华墓地的现象也有了回潮。

“我们这儿墓地的价格有多种,最低两万元左右、最高的六七十万元,如有增加特殊内容,价格还要再高些,如果单独占一个山头得一百万元左右,就看你想选什么价位的了……”4月3日,在沈阳某墓园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有声有色地向几位顾客介绍。“这不是天价墓地吗?难道买墓地比买一套房子还贵。”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听到工作人员的介绍后连连摇头。“这么贵的墓地有人买吗?”记者问道。这位工作人员回答说:“当然有人买了,而且还不少呢!这可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那么是什么人在购买豪华墓地呢?记者随后又走访了几家墓地销售点发现,豪华墓地的购买者都是收入较高的群体,多为商人或社会名流。

一位墓园的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很多墓园当初建筑豪华墓时,曾担心会不会因价格太高而无人购买,但是从目前的销售情况来看,即使不宣传,也有人主动来打听。他认为,现在有钱人越来越多,因此豪华墓的市场前景应该是不错的。据业内人士透露,经营墓地利润十分惊人,特别是豪华墓地,利润高达300%以上。

记者在广州、东莞及珠三角地区调查还发现,广东的不少墓地价格令人咋舌,每平方米的价格动辄上万元,个别天价墓地堪比豪宅,均价竟高达每平方米1万至3万元。不少人惊呼:墓地的价格竟比房价还高!

东莞市某墓园是市区内惟一开放的经营性公墓。该公墓规模宏大,墓地分为7大区域。“这里四面环山,上有风,前有水,风水极好。”墓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环境固然优美,墓地价格也贵得惊人,每个墓位起价两万元。由于墓位是沿山坡从下往上按行排位,上面的墓位价格贵过下面的墓,越到山顶就越贵,每升高一行,价格就升高1000元。那么,最昂贵的风水宝地到底价格有多高?价格表上显示,每个售价96800元,足够交一幢洋房的首期。而在山顶的自由买卖区,客户可以自由选择宽度,大小任意,单价分别为每平方米6800元至13000元。记者算了一下,竟比目前东莞市每平方米5000元的楼市平均价还要高出许多。

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如同持续上涨的商品房价格一样,广东各地墓地价格也在悄悄上涨。记者来到另一个墓园,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早买早便宜,这个价格比较合适,下个月又要涨价了。”据这位工作人员讲,地段最好、最高的单墓大概是3万元。客户可以自由选择修建墓位的大小,一些占地面积大的“豪华墓”价格高达几十万元,最贵的墓位达到了100万元,而且不止一个,“都是些追求大面积的家族型大墓位,占地越多自然价钱越高。” 100万元无疑是公墓中的“别墅”,在寸土寸金的墓地市场,一些“风水好”的黄金墓位提前被活人预订。在采访中,记者不时遇到一些老者,他们前来的目的竟然是选好墓地的位置和墓石碑的款式,提前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记者在现场看到,更令人吃惊的是,一些仍然健在的人已经在提前购买的墓地上建好墓石碑,但石碑上一片空白,等死后才刻字上去。

广东省物价部门有关人士表示,目前,各地公墓的价格实行的是市场调节价,即根据市场供需情况定价。对各公墓的墓穴费、墓碑石费、护墓管理费,物价部门并没有作硬性规定,也没有相关的收费标准,其价格都是由市场调节。

而前不久,228万元天价墓地的曝光,让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一下子受到了全国的关注。4月3日,记者在呼和浩特进行了调查。

结果发现,在呼市,豪华墓地都在5万元以上,墓和碑的形状可以自己设计;特殊工艺墓碑区,价格都在8万元以上;宝塔多人墓,价格10万元;9米高的全石凉亭,则要十几万元。而在一些公墓经营者的网站上,记者看到,豪华墓地的广告极具煽情色彩:“背靠苍松劲柏的大青山,面向土默川平原……与景区隔山相望,环境宁静优雅。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加上精心打造的人文建设,使其更加优美肃静。”

记者了解到,民政部《公墓管理暂行办法》第四条规定:建立公墓应当选用荒山瘠地,不得占用耕地,不得建在风景名胜区和水库、湖泊、河流的堤坝以及铁路、公路两侧。而根据这些宣传材料,这些豪华墓地的位置显然违反了规定。

这些豪华墓地所在的陵园也是气势非凡。记者在一家外地公司投资的陵园看到,雄伟的牌楼有着精美浮雕,据说其耗资200万元。牌楼两旁雕刻精美的盘龙柱与威武雄壮的麒麟,据说是镇门之宝,具有避邪的作用。穿过石牌坊,是一块长达11米的巨型徐悲鸿“八骏图”组雕,两侧是长达32米的反映成吉思汗的人文历史组雕画卷。
据了解,民政部《公墓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八条规定:严禁在公墓内建家族、宗族、活人坟和搞封建迷信活动。而不少陵园的宣传材料都声称,“园内有二十余种用花岗岩、汉白玉、大理石等名贵材料精磨细雕而成的多代家族墓”、“现园区内已开发兰苑、竹苑、海棠苑、艺术苑、家族墓区”、“龙苑豪华家族墓(白碑)、龙苑豪华家族墓(套碑)”等。

另外,无论是民政部还是呼市,都对墓穴的面积有着严格规定,而记者在一家陵园调查发现,墓穴最小的1.8平方米,最大的达8.68平方米。自选工艺墓碑的墓穴更是达到了5至10平方米。这些都远远超过了有关规定。记者今天就豪华墓地之事采访了呼市民政局社会事业科。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该局的殡葬管理处对有关豪华墓地问题进行过调查,详细情况让记者到殡葬管理处了解。而记者在与殡葬管理处联系时得知,处里的工作人员都下去做清明前的工作检查了。

4月3日,记者以买墓人的身份来到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和平镇牡丹园公墓区暗访,这里曾经因为修建一批50万元豪华墓地而引起社会的很大关注。

驱车绕过一片一片星罗棋布的普通墓地之后,到达牡丹园山顶。在一处松柏掩映、据称“风水”极好的地方,一整排尚未完工的豪华墓地被撤除,白色花岗岩墓碑、黑色大理石板横七竖八地躺在黄土之中。墓区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墓地去年修建到一半时,榆中县政府和兰州市民政局下令禁止修建几十万、上百万元的豪华墓地,已动工的一律叫停。

但一位正在搞绿化的村民告诉记者,上百万元的豪华墓地并非没有。他指着不远的一处墓地对记者说:“那就是前两年修建的百万豪华墓地,早被人买走了。”记者看到,这座至今尚未启用的豪华墓地,用的材料相当名贵。它大概有四十多平方米,突兀而又高贵地立在那里,用一种罕见的蓝色石料围成一个小院子,摆放着一组经过精心雕饰的汉白玉石桌石凳。一个白色石案前是一个深色的石棺,石棺前是一个硕大的、在太阳下闪闪发亮的黑色石碑。记者问深蓝色的石料是什么,这位村民说:“听说是从美国进口的‘蓝钻’。”墓区的一位工作人员领着两位客户经过这里,记者向他提出需要买一座类似这样的豪华名贵墓地。他很认真地答复:“不要说这样的,就连10万元左右的墓地也没有了;上面查得紧,不让建了,现在只剩下3.2平方米的,最贵的也就3万多。”

从这个豪华墓地向北走,记者依次发现了3个用砖墙围起来的园林墓地,每个园林占地都在一亩以上,墙内松柏环绕,绿草繁茂。第一个园内只修建了一座墓,墓碑上没有刻字,显然还没有葬人;另两座园内最多的,也只有四五座墓,绝大部分地方栽着树和花草,与其他石碑林立的墓区相比,这里的宽旷幽静引人好奇。同行的工作人员连忙解释,这几处墓地都是买主10年前就买下的,用于修建家族墓,这几年已不允许这样买卖了。据了解,在这样的一块“风水”宝地里修建家族墓,价格一般都会超过百万元。

记者又驱车来到兰州市以北8公里的甘肃省卧龙岗园林公墓,这个公墓区总占地面积700亩,高、中、低档次规格不同的墓地都有。一位业务主管告诉记者,这里最便宜的墓地6800元,最贵的16.8万元,坐落在右“龙翼”上的这片园区叫“官帽区”,刚开发出来不久,价格最高,“风水”和材料也最好。来到卧龙岗山腰一处绿化得郁郁葱葱的园林墓地,工作人员领着记者观看了这里目前正在出售的几处“名贵墓地”,面积约10平方米、价格近20万元。他说:“面积大、风水好、材料好、规格高,是这些墓地价格高的理由。”

据悉,早在1998年,国家民政部便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墓管理的意见》,明确规定要严格限制墓穴占地面积,“今后埋葬骨灰的单人墓或者双人合葬墓占地面积不得超过1平方米”。显然,在利润面前,民政部的命令成了“耳旁风”。

“现在的墓地价格贵得吓人,死个人埋一下最少也得花费上万元,看来如今真是‘死不起’了!”家住兰州市五里铺桥头的马大爷,一直和老伴在吃低保,3个儿女都下岗,四处打工,家庭生活困难。“凭我和老伴两人那一个月四五百元的低保费,不知啥时候才能凑够买墓钱?”马大爷说。对像马大爷这样的人家,6800元的墓地已经相当“奢侈”,在他们眼里,两三万元的墓地已经是“豪华型”,而10万元、20万元甚至100万元,都是一组与他们生死都不搭界的“天文数字”。

“在浙江温州瓯北桃园陵墓,最豪华的墓地价格高达三十多万元,按每平方米价格计算,与创下国内商品房最高价格纪录的每平方米11万元的上海‘汤臣一品’有得一比。”在新近召开的温州市九届政协第一次会议上,温州市政协委员、温州医学院教授周健民呼吁,应对公墓价格狂涨趋势予以遏制。据周健民调查,近年来,温州市的墓地价格在不断地飙升,几年前两三千元的墓地,现在已上涨到七八千元。在交通比较便利的郊区,一些“风水”好的墓地价格已狂涨到几十万元,几万元的则随处可见。

温州民政局社会事务处长李春芳今天下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温州市有经营性公墓17座,其中5座早已经销售告罄,剩余12座可供人们选择购买的墓穴总数量也已不到一千个。“经营性公墓的规模、建筑用材、单体面积,在审批时都有明文规定。”李春芳介绍说,由于实行市场化运作,温州市经营性公墓的价格也通过市场经济“这只无形的手”来定位。他补充说,一开始的时候,温州市民政局也曾商请物价部门对经营性公墓的销售价格作审核定位。但物价部门认为,经营性公墓作为福利性事业,其价格很难审核定位,最后不了了之。

与温州市区一江之隔的乐清市后所村有一处云山墓地。在这块审批、规划为农村公益性、生态型的墓地里,只建造了少数标准型生态墓,其他建设完工的大都是面积超标的非生态型墓穴。墓地投资人承认,这块墓地主要由他个人投资经营,自负盈亏,墓地销售对象不仅有当地村民,还有城市居民。豪华型单穴墓穴目前售价在1万元左右,生态墓售价则为3000多元。该市柳市镇大安山生态陵园的情况也与此类似。这个“生态陵园”仅在墓区入口附近建了十多穴生态型公墓,其他正在建造的多是售价近万元的豪华型墓穴。

“公益性公墓的特征是利用本地资源、价格比较低廉、仅供本村本土居民购买。”李春芳告诉记者,但由于有利可图,近几年来,不少地方大批报建公益性公墓,不少房地产商也做起了公墓生意。一些村明目张胆地圈山卖地,违法违规滥建公墓;一些村把公益性公墓的开发权承包给了外人,销售上也远远超出了本村本土限制;在此情势下,名为公益性、生态型的墓地,却变了味,变成了经营性墓地,变成了占地面积超标、售价万元的豪华墓地。据了解,温州市民政局在今年的一次专项检查中发现,许多墓地打着“生态”、“公益”的幌子,只造了少数标准型生态墓应付检查,却大规模建设、出售豪华型公墓。

与滥建公墓、高价墓地相伴的是私建坟墓的回潮。沿着甬台温高速公路进入温州境内后,沿线山坡上的坟墓便不断出现在人们眼间,在距离塘岭隧道不足百米处,一座装修考究的路边豪华坟墓特别引人注目。在瓯北镇马岙村清泉路5号的后山上,有一座占地约150平方米的豪华坟墓。这是一处今年年初新修的当地金姓家族的墓地,其中不少是活人的寿坟,坟墓上不仅雕花而且还请名家书写对联,十分考究。

“富不富,看坟墓”。温州市民政局一位负责人说,在温州人的传统文化观念中,造房、生儿、造坟是人生3件大事。改革开放后,富裕起来的温州人受特有殡葬习俗的影响,一直把建造坟墓作为一件光宗耀祖、庇护后代的大事,并且相互攀比。前些年,大造“椅子坟”、以至于“青山白化”,这些年,又热衷于建造与购买豪华墓地。李春芳说,近年来,温州市各级政府花大力气进行集中整治,但由于种种原因,效果并不明显。据统计,到目前为止,温州“青山白化”的治理率仅为37.6%。

从以上大陆各城市的现状来看,死人墓大有赶超活人屋的趋势。普通百姓不仅活的艰难,连死也不得“好死”。家庭经济条件要是不好,故去亲人的后事安排简直成了活人现实的“恶梦”。是啊,谁家不死人,谁家不安葬。关键是要使故去的亲人“死得其所”,安然“归西”,而其他健在的人应节哀顺便,继续生活。普天之下,莫不如此。而如今的大陆,广大民众用他们的辛勤劳动却换不来应有的生活水平。虽说整日奔波劳碌,不知疲倦,但离他们预想的幸福生活却越来越远,一旦“蹬腿”,也就能彻底“解脱”了,但“剩下”的家人还要为死者的“着落”发愁。真是活着难,死也难。呜呼!一个在历史上曾令万国来朝的皇皇上邦,如今的子民却陷入了死活两难的境地。
一年一度清明节,墓地年年要涨钱。当下高企的房价人们莫不口诛笔伐,而所有“在世”人的最终“去处”又被谁关心呢?(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