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文正专栏】真理本是神传人 实践岂可作标准 (下)

2007-03-21 23:04 作者:文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邪灵附体 祸害中华(46)


邓小平和毛魔都是中共全力要美化的前党魁,那么现在中国民众是怎样看待邓小平的呢?有一件事颇能说明此问题。中共为了美化邓小平,对外宣传说:从一九六九年到一九八八年,邓小平曾遭七度暗杀,每次都死里逃生。七次暗杀中有五次发生在文革期间,邓小平被暗杀七次的内幕披露后,大陆网民意见不一,有人认为是在散播谣言,也有人说,“为什么遭人暗杀?肯定不得人心。一九八三年到一九八九年(六四)故意错杀了多少年轻人啊。”从这里,不难看出中国民众是怎样看待邓小平的了。

既然华国锋坏的程度远不及邓小平,共产邪灵附体安排邓小平主掌中共的大权就不奇怪了。邓小平取代华国锋是有一个过程的。其标志性的时间和事件是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由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写的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从人世间这一空间来看,这篇文章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否定华国锋的“两个凡是”论,从而否定华国锋作为党魁所拥有的话语霸权,最终使华国锋下台,让邓小平当政,成为实际上的中共党魁。所谓的第二代领导人。

“两个凡是”论的荒谬是显而易见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论点的荒谬性直到现在还未被许多人所知,这一典型的党文化的谬论,其荒谬其实也是显而易见的。这里简单说说。

1.命题逻辑不通,一般认为:对一个概念或者词或者词组的定义是描写其内涵,即描写其所有和仅有的元素的共有特征。其外延是所有这个概念、词或者词组包含的事务。而一个概念或者词或者词组的定义的内涵和外延大于另一个概念或者词或者词组的定义的内涵和外延,也就是说一个概念或者词或者词组的定义的内涵和外延能包容另一个概念或者词或者词组的定义的内涵和外延,才有可能出现一个概念或者词或者词组所代表的物件是另一个概念或者词或者词组所代表的物件的检验标准,在正统的人类文化中,真理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远大于实践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的。比较而言,真理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可以说是无限的,而实践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有限的,真理可以包容实践,实践绝不能包容真理。也就是说,实践根本不具备作检验真理的标准的资格,更别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了。如此基本逻辑都不通的歪理,竟在中国大陆风行一时,至今还有人把它作为金科玉律来引用,可见其流毒之深之广。亟需清除。

2.偷换真理的概念。什么是真理?对于有神论者来说,世间的真理就是创造了宇宙、星球、世界、人类的神传出来的法,讲出来的道。是神传授于人的法理。从根本上说,是让人约束自己不做坏事的心法,是用来区分善恶、正邪、好坏的,是引导人修德行善提高生命层次的。而这篇文章却胡吹什么:马克思主义是所谓的真理,而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成为所谓的真理,其理由为:它“正是千百万群众长期实践证实的结果”。这句话首先是一句谎言,事实是,一百多年来,千百万群众长期实践证实的结果是:马克思主义不是真理,而是害人的邪理。认定马克思主义是所谓的真理,是要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人世间的魔头装扮成假神的形象,用以骗人害人。而作这事的操控者就是共产邪灵附体,所以,马克思主义在人世间的所谓的创始人:马克思本人,在自己临死之前,头脑暂时清醒的那一刻,说了一句人话:“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那意思是说:所谓的马克思主义那一套东西,不是马克思本人思想的表述,是在另一类生命的操控下写出的,他是作了另一类生命的代言人。世人很难知道那个另一类生命是谁,《九评共产党》传世之后,看过《九评共产党》的人,就不难指出,那个另一类生命就是共产邪灵附体。就是这个邪恶的共产邪灵附体,把它的那一套邪理装扮成所谓的真理用暴力和欺骗的手段强行在人世间推销和灌输。把它在人世间的主要代言人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人魔塑造成假神的形象,用暴力和欺骗的手段强行让人们去相信这几个假神掌握了一切规律和真理,他们说有阶级斗争就有阶级斗争,没有也要人为的整出一个阶级斗争来;他们说要施行无产阶级专政,就可以任意整治、杀戮民众,造成共产邪灵附体统治和曾经统治过的国家,出现了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人间惨剧;他们说要施行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另外空间的邪灵就肆无忌惮的在神州大地全面附体,鼓动、挑起、操控人与人之间的仇恨、斗争、残杀,把神州大地变成了人间地狱。过去有人说“强权即真理”,对于中共来说“邪恶即真理”。只不过中共所谓的真理:是将邪恶经过暴力和谎言包装成的假真理。

3. 用谬论批谬论时。一般是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为标准的。“两个凡是”论的荒谬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只要未被共产邪灵附体的洗脑术洗昏头的、头脑稍为正常的人,都不难看出。一个死人生前作出的政策,发出的指示,不论其正确与否,都与作此政策、指示时的地点、时间、环境、形势、针对的人和事有关。活着的人怎么能作到“始终不渝的遵循”呢?理论上是胡说,实际上行不通,例如,毛魔生前曾签名表示:其死后,尸体火化。华国锋就未遵循。简单的逻辑推理,实际事例的举证,就可很容易的批倒“两个凡是”论,若由此发端,否定毛魔的思想,清算毛魔的罪行。那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真要这样做,那也可看做中共有了改邪归正的打算了,不过,那也不会有今天邪恶到了疯狂程度的共产邪灵附体存在了。正因为共产邪灵附体邪恶的本性不改,所以,它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去批“两个凡是”论的荒谬时,实际上是用荒谬批荒谬,邪恶批邪恶,魔鬼互相间的争斗中,是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标准来评判对与错的。没有善恶之分。我们这里简单说几点:

(1) 如上所述,这两个论点的命题在逻辑上、理论上都是不通的、错乱的、荒谬的。

(2) “两个凡是”论是把毛泽东一人作假神来供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是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一起搬出来当假神来供奉。

(3) “两个凡是”论是华国锋那一伙要生搬硬套毛泽东的那一套邪理作自己的行恶纲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是邓小平那一伙在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之邪恶之大成的基础上,提练出了具有邓小平特征的实用主义的行恶纲领,后者行恶手段更隐蔽、更毒辣、更凶残、欺骗性更大。这从邓小平一伙在六。四事件中动用军队枪杀无辜的学生、市民;江泽民一伙邪恶至极的活体摘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罪行中得到证实。

4. 新的“两个凡是”取代老的“两个凡是”。华国锋一伙的“两个凡是”论以一种僵死的、教条的、恶霸式的形式提出了自己的行恶纲领,这与共产邪灵附体的邪教本质倒是一脉相承,但在体现共产邪灵附体的流氓本性上则远不及邓小平一伙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来得狡诈。“两个凡是”论中的“两个凡是”既限定了别人的思想、行动范围,同时也限定了提出者的思想、行动范围,容易授人以柄,以其之矛,攻其之盾。尤其在中共内部互相残杀中,很容易被对手所击倒。邓小平一伙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虽然也同是谬论,但胡搅蛮缠的流氓手段比华国锋一伙的“两个凡是”论来得高,所以,一下子就从华国锋一伙那里取得了所谓的真理的定义权、解释权,意识形态的控制权,实践范围的限制权,很快就把华国锋一伙打到台下去了。邓小平一伙上台之后,很快,在中国明里暗地就出现了新的“两个凡是”,即:“凡是邓小平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邓小平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邓小平早期提出的“猫论”被扩充和拔高成有用就是真理的实用主义,而这个有用就是真理的实用主义的要害是:凡是对共产邪灵附体有用,有利、对人类有害的邪理就是真理。这个构成所谓的邓小平理论的基本内容的有用就是真理的实用主义一时风行中国大陆,流毒甚广,是党文化的组成部分,至今还在骗人、害人。有许多受骗的人至今还在把它作为所谓的真理来遵循。在解体党文化的过程中,也必然会清除这个邪恶的有用就是真理的实用主义。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