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专栏】引爆中共的“中子弹”

2007-03-15 22:42 作者:唐子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搞政治”是中共的“中子弹”。众所周知,中共国是个土匪绑架全体国民为人质的强权国寨,政治权力就是中共的老婆,任何人都绝对不能染指,看一眼要封目,说一句要堵嘴,摸一下要斩手,抱一下杀无赦。也就是说,国寨里“搞政治”是中共的专利,中共让你搞那是让你开分店,绝对遵循它的垄断规则;不让你搞,你就不能视政、议政、参政,否则你祖宗八代都要倒霉。“搞政治”平和地说,是中共手中的棍子,用来打人定罪的;说重点,就是中共的“中子弹”,吓得你一天到晚心惊肉跳、魂不守舍因而神经兮兮的。

中共变异了“政治”的一般含义,才有“搞政治”这一言词淫邪的“中子弹”。

孙中山说:“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依照孙总理的说法,搞政治是行使公民政治权利的意思。依儒家政治观念而言:政治有好的仁政、德政和坏的暴政、恶政,那么“搞政治”应当特指推行暴政、恶政。由此可知,政治通常并不是坏词,“搞政治”对民众也没有恐吓力。

然而在国寨,国民是人质不是人民,作为个体更非公民,与权利无缘,更别想染指权力。对于共产党而言,政治是什么,就是政权和权力,没有政权和权力,它就是政治光棍。所以当政治由段祺瑞、蒋介石在“搞”时,共产党就急,就乱来,打着“共产主义”、“工农革命”、“人民民主专政”的旗号上海、南昌、广州、井冈山等地不停地搞暴乱,用武力抢“政治老婆”。终于由于苏联给武器日本打老蒋,共产党抢走了国民党在大陆的“政治老婆”,开始了对政治的独搞。说中华民国段祺瑞、蒋介石“搞政治”是不实之词,说中共“搞政治”却是事实。

说“搞政治”是中共的“中子弹”,有三层意义:

1、搞政治运动整人。这层意义上“搞政治”的就是“伟光正”的共产党,从土改、肃反到打“六四”、压“大法”,中共一路打骂、杀伐而来,最凶恶狠毒,却能逼迫和诱骗被整者赞美它“伟大、光荣、正确”。这种做了婊子还有牌坊、当了强盗还要买好的整人运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人六月天也不寒而栗。

2、限制和夺取它的政权和权力。这层意义上“搞政治”的主要是国寨各式各样的宪政追求者,其次还有武装革命者。这本来也是“中华共和”和“中华王道”政治里包含的正理,宪法允许,孟子主张(几千年实践),完全无可非议。中共也部分地借助这种传统的政治资源搞政治的。但它夺得“政治老婆”之后,将政治公器变成了私物,想看政、议政、参政者成了“反革命犯”或“颠覆国家政权者”。人大、政协代表可以开会打瞌睡,却不可以真正代表人民和政治团体。六四之后逃亡海外的宪政者或革命者,还要坚持其政治追求的就让你老死在海外。如此做法比沙俄暴政流放政治犯到西伯利亚还凶狠,让雄心勃勃者空悲切。

3、反抗它的政治摆布。这层意义上的“搞政治”实际指的是“不政治”的人,完全是由中共灌输给民众并被采纳了的说法。像法轮功学员修炼健身和做好人,像章诒和那样写艺人生活,完全放弃政权和权力诉求,也是搞政治。这种“搞政治”根本是中共强奸人的意志的莫须有的罪名,目前主要用以对付法轮功,目的就是要方便打压公民的自由权利。这里的要旨是:即使你不搞政治,不听党的话、不跟党走,就是“搞政治”。因为在中共及驯服者看来,独立或脱离中共,不是“搞政治”那是不可能的:今天不搞明天搞,明里不搞暗里搞。在中共国寨,政治成为好人万万不能碰触的领域,说法轮功搞政治就等于说修炼者是坏人。真心实意、吃苦受罪做好人的人被普遍看作坏人,很多人精神上承受不了。这第三种“搞政治”目前是由中共和民众一齐针对法轮功,真正成了恐吓好人的中子弹。

“搞政治”在国寨最具恐吓力,比原子弹还可怕,真成了中共的“中子弹”。

中共就用“搞政治”一词,使许许多多的人,包括法轮功学员的妻子、丈夫、父母、儿女、同学、同事、亲友,都因为接受了中共的这一说法,对这些修炼人横眉冷对、恶言相向,成了不知不觉的受害者:不忏悔、不脱共就要遭受恶报。可这些受害者却至今还很多人不明白。这些已被中共彻底驯服的国寨人质对法轮功反抗中共的政治摆布——讲真相揭露中共搞整人政治——非常茫然:你想长大、独立、自由,让党管不了,欺负、侮辱、摆弄不了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样想?怎么可能这样做?共产党要你说谎,你怎么可以不说?政治运动里大家都在撒谎啊。共产党要你骂师父,你怎么可以不骂?五七反右、文革整人,老师和父亲都得挨骂。共产党搞你,你怎么可以不忍气吞声、忍辱含羞、忍辱偷生?你怎么可以不屈不挠、坚忍不拔、忍不畏死、忍不变坏?人们觉得这很怪异:哪有共产党变不坏的好人?有共产党在,谁还能好?一定是中了邪!于是人们便拿“搞政治”这个词当作药,试图以此来让坚定的修炼者从“邪迷”中醒过来,因而对“九评”、“三退”都粗率地以“搞政治”予以拒绝。这真是一枚“中子弹”。

然而,如此“中子弹”不过吓唬麻雀的稻草人而已。“搞政治”对于许多法轮功学员,所以有“中子弹”的威力,是因为学员一直在闪避,就像麻雀闪避稻草人。一旦麻雀就落在稻草人头上、身上,猛然会发现,哇!原来没什么可怕呀。“搞政治”其实不过是由中共灌输给民众的一种说法,民众是自己害怕了,而后又来吓唬在做好人的学员。做好人的学员如果怕心不去——恐惧明天真搞政治,担心被误解讲不了真相救不了人,等等——拒绝者一摆放“搞政治”的“中子弹”,“传九促三”者便退避三舍了。我曾经就这样被我“害怕”的姐姐“吓退”过。

几个月前我给她传九评,她不看,说:“你都陷进去了,还要把我扯进去?”我说我哪里是要扯你啊?这一分辨、闪避,传九评就搁浅。前天,我又跟她说起九评和法轮功,她不悦地说:“哎呀,每次你都跟我说这些,为啥就不能说别的?”这次我不再闪避,直接对话:“为啥我就不能跟你说这些?你是我姐,我说你听我很安全,难道你要外人告我的密吗?我明知道你不爱听,却总跟你说这些,你只觉得烦,就不觉得涉及的事情对你很重要,可能关系到你的生命,我才这样不厌其烦的跟你说这些吗?你知道我不是傻子。以前我们也有说笑的时候,现在没有了,如果不是因为时间紧迫,我怎么会这样做呢?”这下她沉静下来了。

后来她就能听我讲九评了。听了个大概说:“我哪不知道共产党坏,我深受其害。你搞个党,就要推翻它,我虽干不了大事,却也不得怕,我敢支持你。可你说的这个功好、好,任打任骂有啥用?我怕浪费你的时间。”这样,我又切入了法轮功的真相话题。我说:“你知道,六四那年我坚持不跑海外,就是坚信共产党的独裁撑不了五年。可后来跑出去的人在外面讲六四真相的越来越少,我们在国内的也下海弄钱,结果让共产党掌握更多的财富搞破坏,搞到后来每年去大使馆门前抗议镇压六四只有几个人了。可就是你现在、我曾经觉得没啥用的功被打压了八年,他们却能八年如一日的上街派传单、去使馆门前炼功。你我做到了吗?那么多比你我更加能说会道的民运斗士做到了吗?”回答她的纳闷,我进一步告诉她:“姐,他们有神管,真的有神管,我说的不是玄话是真话。”你所以听起来玄,那是被共产党搞政治坏了脑袋,听麻将声才最有感觉,脑小了。那天晚上,我姐了解了很多真相,对法轮功的误会基本消除,对我也不瞎担心了。

瞧,“搞政治”的“中子弹”不炸很吓人,引爆它不过哑弹而已。引爆中共的“中子弹”,不停地讲真相揭露中共,不怕谁说搞政治。揭露中共搞邪恶政治的真相,使人们脱离党的邪恶政治和“搞政治”的思维陷阱,正常的思维和生活,就不听中共的政治摆布。说“不政治”是“搞政治”,那么你爱怎么说是你的事,我可是要讲的话就要讲给你听,因为我真的是救你。你掉在中共粪坑里,我不会因为你说我“搞政治”就不向你伸手。我的手一定要伸,握不握在于你。

看中国首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