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伊朗少女反抗强奸杀人获死刑 30万人请愿相救

2007-03-06 01: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娜扎宁听得一头雾水,最近她一直在加拿大,根本没遇到过什么强奸犯,更不用说杀人了。没想到对方听了更加茫然:“怪了,也叫娜扎宁,也是伊朗女子,确实……” 娜扎宁赶紧平心静气下来,先从亲戚那里要到相关人的电话,然后再把电话打回伊朗国内,这才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可这个真相却让娜扎宁心情格外地沉重起来。原来,一名17岁的伊朗少女为反抗歹徒轮奸,在自卫中杀死了一名强奸犯,结果反被法庭判处死刑。巧合的是,那名刚烈的伊朗少女的名字与娜扎宁一字不差,加上“加拿大小姐”娜扎宁也是从伊朗移民加拿大的,所以许多国内关系稍远的亲朋好友看到伊朗国内媒体报道之后,以为是“加拿大小姐”娜扎宁出事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娜扎宁出生于伊朗,1979年随家人移居加拿大,那时她刚一岁,以后一直住在温哥华。娜扎宁毕业于英国哥伦比亚大学,拥有国际关系与政治的学位。这位美女多才多艺,天生拥有一副金嗓子,发行过自己的歌曲专辑;此外还加盟过戏剧演出,通晓英语、法语、波斯语、西班牙语等4种语言。更有意思的是,这个美女还会开飞机,持有动力飞机和滑翔机的驾驶证,达到加拿大皇家航空学校的最高水平。

美丽的外表下还有着同样美丽的心灵。当娜扎宁了解到与自己同名小女孩的悲惨境遇后,她再也不能释怀了。因为同名同姓,娜扎宁感到这是一种缘分,她有救她的 “道义责任”。她认为,如果自己还生活在伊朗,这样事也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于是,她决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伊朗的娜扎宁奔走,希望能力挽狂澜,拯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事实上,娜扎宁的义举给她带来不少麻烦,她的第一张音乐专辑因为此事影响,延后推出。更有甚者,娜扎宁本人还曾受到过一些威胁。不过对此她并不后悔,她就是要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利用加拿大宽松环境,将那个刚烈的少女从死囚中解救出来,就算不能成功,也至少让这个案件被更多的人知道。

遇强奸少女反抗杀人

案件发生在2005年3月。据伊朗媒体报道,案发时伊朗女孩娜扎宁・马哈巴德・法特希只有17岁。当时她正和16岁的侄女Samieh在德黑兰以西的一处公园里与她们的男友约会。但在一个僻静处,突然不知从哪儿冒出了三个歹徒,心怀不轨地对她们进行骚扰。胆小的男友见势不妙,竟然撇下两个无助的女孩,自顾自逃走了。

歹徒们见状,气焰更加嚣张,他们粗鲁地将法特希和Samieh推倒在地,并企图强暴她们。但出乎歹徒们意料的是,法特希的性情非常刚烈,眼见清白即将被玷污,她当即从口袋中拔出自卫用的小刀,一刀扎中一名歹徒的手。接着,两个女孩试图逃跑,却又被歹徒追上。在这紧要关头,法特希情急之下举刀反抗,一刀扎中另一名歹徒的胸膛。当警察闻讯赶来之后,这名胸前中刀的歹徒已经死亡。

这是一桩典型的正当防卫案件,然而,2006年1月3日,法特希却被伊朗一家犯罪法庭以谋杀罪判处死刑,其行为还被当地的媒体公之于众。据报道,法特希在法庭上谈及此事时声泪俱下,表示自己的反抗完全是为了自卫,“我一心想着要保护侄女和自己。我并不是存心杀他的。在那个紧要关头,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没人过来帮助我们。”然而,法庭并未理睬法特希的分辩,仍然宣判她应被绞刑处死。按照伊朗对贞操严格的规定,就算法特希和侄女不反抗而让淫徒得逞的话,她们也将被处以100下的鞭刑。

2006 年5月,法特希的案子被送往德黑兰的伊朗高等法院复核。法特希听说后,想办法给家人打了个电话,请求他们到监狱看望她,因为高院可能很快就会做出决定她命运的最终判决。很快,父亲来监狱探视她了,法特希哭着不让父亲走,“我害怕极了,爸爸,”她哭着说,“不要把我丢在这儿。”

紧急救助网上求援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因为法特希的刑期日渐临近。“她还年轻,当时完全是为了自卫,她不是罪犯,而是受害者。”娜扎宁在一次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

“加拿大小姐”娜扎宁委托与她相识的移民律师阿兹穆德紧急查阅伊朗相关律法,结果发现条条都对少女不利:伊朗刑法第16条规定:“可处刑之年龄,男性须在15 岁以上,女性须在9岁以上。” 尽管该少女是出于自卫,伊朗的法律却不站在她这一边;伊朗刑法第14条规定:“正当防卫,非必要不得为之。” 阿兹穆德就直截了当地告诉娜扎宁:“根据上述法律条款,如果那个少女被杀,杀她的男人绝对不会被判死刑,因为他的命比少女的命值钱1

这一情况反而激起了“娜扎宁更高的热情,她发誓:“我一定要找到足够的人参加营救行动,只要不放弃,她就能重获自由1了解到伊朗法律禁止对18岁以下少年判处死刑,她自掏腰包,为法特希请来伊朗最好的律师;接着又紧急飞赴世界各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发表演讲扩大影响,再征得伊朗少女家人的同意开设了HelpNazanin.com网站,发动全球性的请愿活动, 向伊朗政府施压。

娜扎宁在网站上表示,开设网站的目的就是要获得全世界人的支持,大家一起发动联合署名,通过联合国向伊朗表达强烈的意愿,将法特希从绞刑架上解救出来。

另外她还想方设法联系伊朗相关官员、大赦国际组织、加拿大国会议员、欧盟、联合国以及其他国际力量,共同向伊朗官员施压。此外,娜扎宁甚至还主演了一部名叫《两个娜扎宁的故事》的纪录片,以期能尽可能扩大本案的国际影响。

刀下留人30万人同请愿

娜扎宁的努力感动了许多人,一些专家向她献计献策说,要救伊朗少女,需发生三种情况:第一是联合国要感到很大的舆论压力,非做不可;第二是联合国要让伊朗政府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们改变态度;第三是舆论都很关心这件事,有国际人道团体出面,妥善安排伊朗少女出狱后的未来生活----不论留在伊朗,或去愿意收容她的国家。当然,这三件事要发生,就得有无数的人参加。

娜扎宁的努力引起了巨大的国际反响,特别是加拿大主流媒体都用重要版面纷纷报道,甚至派多路记者专程赶赴伊朗,追踪报道事件的进展;加拿大联邦国会议员施当娜和阿克沃斯也先后表示“非常关注”,并且致电伊朗政府;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相关机构也通过各种渠道与伊朗政府进行沟通;欧盟也公开谴责了死刑,大赦国际组织也在游说释放法特希。

舆论之下法院改判

在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下,2006年6月1日,伊朗最高法院宣布暂缓对法特希处决,并要求将此案重新审理。2007年1月10日,负责重审此案的5位法官发现,此案男性证人的证词中有前后矛盾的现象,并一致排除了谋杀的可能。法官判定,当时17岁的法特希的行为属于自卫,其谋杀罪名不成立,属于正当防卫。不过,法院仍然认为法特希在自卫时方式过激,不肯无条件释放她,而是要求必须支付4.3万美元才能出狱,以作为对死者家属的赔偿。

终审判决让法特希一家忧喜交加,喜的是女儿终于沉冤得雪,忧的是这4.3万美元的赔偿金无异于天文数字。法特希家共有6个孩子,家境贫困,根本不可能付得起这笔钱。怎么办?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娜扎宁再度伸出了援手。她为拯救法特希出狱发起了网络募捐,在世界各地善心人的帮助下,很快筹齐了这笔巨款。2007年1月31日,被无辜关押了两年多的法特希终于无罪释放,回到德黑兰与家人团聚。“我太高兴了,自由于我就像一次重生。”法特希说道,“在我被关押时,我根本没想到这一关就是两年。我是清白的,但法官并不相信我。直到重审时证人说出事情真相,法庭才改变主意。”而这一刻,远在加拿大的另一个娜扎宁也期待已久了。

无罪释放有如重生

在得知法特希被释放的消息后,娜扎宁在自己的网站上第一时间公布了这个消息,毫不掩饰她的兴奋心情。“我很高兴地宣布,娜扎宁・法特希的死刑判决已被推翻,她已经被释放出狱,与家人团聚了1她写道,“发生在这个和我同名的小姑娘身上的不公平待遇牵动了我的心,促使我发起请愿运动,希望能拯救她的生命。终于,在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娜扎宁・法特希一案得以重新审判,并且终于还她以清白。”

随即,她立刻与刚刚出狱的法特希通了电话。娜扎宁激动地告诉对方:“你现在能在电话里听到我的心跳加快1

法特希表示,她在狱中听说了另一个娜扎宁为她奔走的消息,并对此感激不荆“我感谢娜扎宁以及所有为我奔走的人,还有那些慷慨解囊为我筹集保释金的人。”她说,“我希望自己能报答万一,但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在谈到死刑判决下来后她的感受时,法特希说道:“当时我完全崩溃了,我宁愿死也不愿被押上绞刑架。”所以对她而言,远在加拿大的同名恩人无异于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法特希表示,她对未来的打算是希望能重新回到学校完成学业。

这桩“美人救美”的传奇故事,立即成为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焦点,而美丽的娜扎宁更是被加拿大媒体誉为“美丽与善良同在”的化身。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