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段峰竹专栏】疯老人退党后安静离世

2007-03-05 20:08 作者:段峰竹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推荐《震撼我心灵的一件事》

明慧网文《震撼我心灵的一件事》,讲述法轮大法一警察弟子迷途知返后劝退一八旬疯老人故事:老人每天在火车站候车室叫喊要办证明退党,无人理睬和喝彩;老人记住这位大法弟子所说“法轮大法好”并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党后,不再去车站打人和砸物了,三天安静地离世。此文值得细读揣想,特此推荐。

法轮大法弟子“促退党”活动已经开展两年多了,有积极响应者,也有消极回应者,更有麻木不仁者。殊不知却有一80多岁的老人天天在原单位的公共场所叫喊要“退党”,不退就烦躁,就打人和砸公共物品……据说此老人“小脑萎缩”,世人视之为神智不清,是疯老人。然而,在“退党”问题上此老人神智却如此清醒,执拗地天天寻觅退党之路。谁是真疯子,老人?世人?

疯子,我这一生见了不少,从没见过为不能退党而烦躁的疯子。我可以想见,这位老人以前应该是位正直真诚的人,入党之后历经从土改(也许还包括更早的延安整风)到镇压法轮功的各种政治运动,大脑还没有被共产党的邪恶改造过来,退休后的某一天可能突然想到此生入党是历史耻辱,是步入了政治邪教,很难受。他的心灵不堪重负,也许为入这个党,他付出太多、太多,突然之间,他疯了。疯之前,他牢记的是入党是步入了邪路,他想求死得安心,所以每天闹退党。

或许这位老人是负有特别的历史使命来人世间的,却误入共产邪教而迷了本性和忘了使命。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安排他来中国、来世间的神佛因为他陷溺得太深,其生命又相当可贵,迷途中正直和真诚的品质还在,再要他做什么“疯僧扫秦”的事可能做不成了,只有将他从共产党邪教中救出来,让他还可以干干净净地转世,来世做个清白人,不枉承受世间苦难几千年。于是他胆怯和理智的脑区某日便突然被闭塞了。看上去他疯了,却清醒地说出了很多世人心里在想却不敢表露的心声:我要退党!这位大法弟子,遇上这位老人也非偶然,应该也是特别的安排,让他的心灵由此事而震撼而不怕了,从此真切地明白:退党实实在在是在救人,劝退的责任沉甸甸的,时间紧迫、刻不容缓。

我向世人推荐此文,由衷希望未退党的读者细心揣想这位疯老人故事的意义:世上哪有这样的疯子?如果一个人在以“疯”求退党,退了便宁静,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脸上淌下清泪,得以安静的离世,那么我们没疯的人应该作何反应,才是真正理智的和是在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呢?细读揣想吧。


附《震撼我心灵的一件事》全文如下:
我是96年得法的一名不精进的大法弟子。刚得法时,由于自己干事心太重,在考入公安学校后,学法修炼就一度松懈下来。“7.20”以前的学法不深,就造成了“7.20”以后对邪党恶毒污蔑大|法_的谣言轻信。从一开始的迷惑、彷徨以至中断了修炼近4年的时间。在中断修炼的时间里,离开大|法_的生命的痛苦无以言表,我戒了的烟酒又重新拾起来,甚至比以前更凶。一天两顿酒,就不愿清醒,整日醉生梦死,就像一个被无形的鞭子抽打的陀螺,茫然奔波着而又不知道到哪里去。在家人(大法弟子)的帮助下,当我又能捧着师父的新经文学法,又重新沐浴在师父慈悲浩荡的佛恩中时,内心的感激时时化成点点泪水。

在过去的几年里,自己磕磕绊绊地跟随在证实法的进程中。自己也逐渐建立了小的家庭资料点,做着刻录、发放光盘等真相资料的工作。但是,自己始终在讲真相和劝三退中面对面的“讲”和“劝”中,没能完全去掉怕心,走出来。直到前几天在工作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我的心灵震撼着并深深地感受到了师父的苦心点化,救人的紧迫。

在刚回来的一次执勤中(前一年在外地),候车室里蹒跚着走进来一个老人,这时,有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说:“快点躲,这个老头好打人!” 我没有动。

那个老人手里拿着一把破伞,凌乱的白头发竖着,当时天很冷,脏乱的衣服露着前胸。他开始用伞敲打桌子,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谁管?!我找你的领导开证明,我要退党!”喊完后又开始打自己的脸。我一下子愣住了,直到老人挪动着走开,我才缓过神来。旁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他是个老退休工人,80多了,脑子不清醒了,小脑萎缩。今天还算好的,原来都是拿个拐棍,看见啥都砸,整天咋呼着退党。”看着老人远去的背影,我久久不能平静。同时,我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个老人。后来连着几个班,老人都来。但是,当我穿着警服站在老人面前时,怕心和顾虑心始终封住我的嘴,我只是对他说着关心体贴的话,讲真相的话始终说不出来。

直到前几天一个白班的中午,老人又来了,当他再次喊着要证明时,我想我不能再失去这个机会了。我开始平静地对老人说:“老人家,您向它们要退党证明,它们能给您开吗?”老人烦躁的表情开始平静下来。

猛然间,我感觉那一刻自己没有了一点怕心和顾虑。我对老人说:“退党是您自己说了算,您只要从内心想退党,就退了,我可以帮助您声明。”

随后,交谈中一向言语不清的老人开始把他的姓名、小名、年龄包括名字怎么写都详细地告诉了我。工作人员都远远地看着我俩,那一刻,我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慈悲感。我趴在老人耳边大声地说:“老人家,别管到啥时候,您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了您就是最有福的了。”

听到我说这些,老人的脸上开始涌出笑容,一行清泪漫漫地从老人脸上流下来。他的眼神看得很远、很专注,像是看见了什么,嘴里不断地说:“呵呵呵、好、好!”当天晚上,我把老人的退党声明发了出去。

第二天,碰到了老人的儿子,当我问他:“老爷子怎么样了?”他儿子说:“比以前稳当多了,也不闹了,我今天刚带他洗了个澡。”第三天,老人安静地离世了。从给老人发出退党声明到老人离世,刚刚三天的时间。

这件事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慈悲的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我面前,在让其听到福音的同时,又帮助我修去了怕心。而那个老人能在生命的最后得以退出恶党并且能了解到大|法_好的真相,其生命明白的一面又为之付出了多少?受了多少罪?如果我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失去的又将是什么?我深刻感受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上沉甸甸的责任。然而,从给老人发出退党声明到老人去世仅仅三天的时间,更让我深深体悟到时间是何等的紧迫。

看中国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