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湖南三玩市长:郴州数贪官,我只能排第12

2006-09-17 21:4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此前5月,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被湖南省纪委召至长沙接受调查,随后即被免除一切职务;8月,该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樊甲生亦被“双规”;李、樊的相继“落马”,又牵出了158名党政干部和民营企业法人

雷在一封“忏悔书”中说,“人家背后议论我是‘玩权、玩钱、玩女人’的‘三玩’干部,我认为名副其实。在郴州要数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2位。”

雷在郴州能指名道姓的情妇就有9人;二是早在他任永兴县书记的时候搞了个“人民大会堂项目”,该项目效仿北京的人民大会堂,除一大礼堂外,还为全县20余个乡镇各单设一间会议厅,工程款则由各乡镇承担

2003年12月,郴州市发生了一起案件,郴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肖鹏金在郴州某宾馆内遇害,而由这一桩离奇的杀人案却牵出了轰动全国的“住房公积金案”

李大伦“双规”后,樊甲生签发了一个“三不准”文件:不准给外来媒体提供新闻线索;不准接待外来媒体记者;不准与外来媒体记者串联、合作等。在湖南,樊被媒体称为“矿难新闻灭火队长”。知情者反映,当一些非法矿发生严重矿难事故后,樊在第一时间对消息进行封锁

9月5日,“秋老虎”天气没能阻挡住人们对于郴州“三玩市长”雷渊利的关注。上午9点,长沙市中院对雷渊利一审判决之前,宽敞的审判厅早已挤得水泄不通。大家感兴趣的,似乎不仅是对雷渊利的量刑。

此前的5月,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被湖南省纪委召至长沙接受调查,随后即被免除党内一切职务;8月,该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樊甲生亦被“双规”;李、樊的相继“落马”,又牵出了158名党政干部和民营企业法人。

雷渊利曾在受审时感慨,“在郴州要数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2位。”如今看来是一语成谶。

“三玩市长”被判死缓

下了京珠高速,一脚踏进湖南的“南大门”──郴州市,随处可见“粤A”“粤B”牌照的车辆在城市里穿行。与《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同行的一位官员说,这几年,郴州发力打造“粤港澳后花园”、“粤港澳产业梯度转移的‘二传手’”,“他们算是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据此,人们很难将这个颇具经济活力的城市与这次郴州官员“前腐后继”的大塌陷结合起来。

2003年12月,郴州市发生了一起案件,郴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肖鹏金在郴州某宾馆内遇害,而由这一桩离奇的杀人案却牵出了轰动全国的“住房公积金案”。

来自湖南省公安机关的消息显示,肖鹏金被害当天,时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主任的李树彪也住在该宾馆,肖曾去过李的房间,因而李树彪被专案组列为嫌疑调查 对象。当专案组调查人员找李树彪核实情况时,李如惊弓之鸟,将自己挪用1.2亿元公积金豪赌事件和盘托出,并牵出了其“顶头上司”原郴州市副市长雷渊利。

雷渊利在郴州“名气”很大。一是他在郴州能指名道姓的情妇就有9人;二是早在他任永兴县书记的时候搞了个“人民大会堂项目”,该项目效仿北京的人民大会堂,除一大礼堂外,还为全县20余个乡镇各单设一间会议厅,工程款则由各乡镇承担。

“人民大会堂”项目为雷带来了政绩,2002年,雷调至郴州任副市长,主管城建、消防、公安。直到2005年4月,雷渊利被“双规”。

东窗事发后,雷在一封“忏悔书”中说,“人家背后议论我是‘玩权、玩钱、玩女人’的‘三玩’干部,我认为名副其实。”

9月5日,雷渊利因用利用职务之便,在承揽工程、解决政策优惠等方面贪污及受贿700多万元以及挪用公款2650万元被长沙市中院一审判处死缓。

2005年雷曾在一次受审时感慨,“在郴州要数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2位。”

继李树彪之后,会否是雷渊利牵出的李大伦和樊甲生?雷所称的其他贪官又是哪些?但记者从长沙市中院一审审结的情况看,并无发现蛛丝马迹。

此前,外界盛传“李大伦案”的浮出,与有人举报、高层领导亲自批示要严查“卖官”真相。9月6日,《中国经济周刊》从湖南省检察院一位官员处获悉,“雷案与李案有一定的关联性。”

“难得清醒”的市委书记

就在雷渊利被“双规”的消息见诸《郴州日报》当天,李大伦在该报副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难得清醒》,似是有意撇清与雷的关系。

但李大伦到底也没躲得过。2006年5月23日,湖南郴州五连冠酒店。全国散文期刊主编及散文作家来郴采风座谈会在此召开,身为湖南省作协成员的“官作家”李大伦亲自与会并致词。

据当时与会的人士回忆,期间,李大伦接了一个电话后,与在场的宣传部长樊甲生耳语了几句后,旋即匆忙离场。10天后,在郴州市委召开的全市领导干部会议上,李大伦被免去郴州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接替他职位的为原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葛洪元。

一份形成于7月4日,李大伦案移交检方之前,由湖南省纪委、省检察院联合完成的《关于李大伦案初步调查报告》称:据李大伦及其妻子陈立华交代,两人共收受贿赂1325万元;另有党政干部以拜节、贺寿、出国、儿子留学等名义所送的600多万元,未计入贿赂总额当中,李大伦家庭“来历不明”的存款高达3200 万元,目前已冻结其中的3155万元。


宣传部长的“三不准”

刚经历“碧利斯”的灾害,7月下旬,来不及重建家园的郴州人民又遭受“格美”带来的暴雨袭击。两次热带风暴,造成数百人死亡、数亿元经济损失。没过多久,来不及喘息的郴州再次传出官场“风暴”。

8月9日,郴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樊甲生接到湖南省委开会通知,匆匆赶至长沙,下车后即被专案组控制。同时被带走的还有郴州市国土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杨秀善。

目前,侦查樊案犯罪事实的为该市某区检察院。据该案一名副检察长透露,樊甲生向省纪委供述的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

“樊是坐直升飞机登上市委宣传部长的‘宝座’的。”在原郴州市政府大院,一位“看着这个伢子长大”的退休老干部向《中国经济周刊》说。

现年52岁的樊甲生出生在资兴市兴宁镇光明村,“人比较能干,集体出工总走在前面,在大队的组织能力也很强。”早些年担任过民兵营长,后经过党校培训调任郴州地委办公室工作,1986年任安仁县委副书记。

在这位老同志的眼中,樊过于“包装”自己。“头发疏得溜光,还注油;走路像在戏台上,迈慢方步;在老百姓面前开口说话,像在台上作报告。”

由于樊“活动能力强”,他在安仁县相继被提拔为常务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2003年,李大伦将其上调郴州市委常委班子。

2005年5月,樊甲生的政治生涯达到顶峰,被任命为郴州市委宣传部部长。

但樊之人品及业务,在郴州并无好评价。其下属讲述的笑话是:一次市委宣传部举办大行文艺晚会,樊看到节目单中有京剧《打虎上山》后说,“老虎是重点保护动物,怎么能打呢?”随即删去此节目。

6月1日,李大伦“双规”后,樊签发了一个“三不准”文件:不准给外来媒体提供新闻线索;不准接待外来媒体记者;不准与外来媒体记者串联、合作等。

“三不准”禁令的原型源于“住房公积金案”。2004年3月8日,“住房公积金案”被媒体曝光后,郴州市纪委、市委宣传部共同下发《关于接受新闻采访、提供新闻线索及新闻发布的有关规定》。

在这份编号为“郴宣联[2004]1号”的文件中提出“四个不准”:即在未经市纪委或市委宣传部的批准下,各单位一律不准接待市外媒体记者;不得通报重大案件、突发事件的进展情况,不得对外提供新闻线索,不得随意召开新闻发布会。

郴州市委一位副厅级官员介绍,樊甲生的“封杀令”及“郴宣联[2004]1号”文件,均体现了李大伦的执政意志与风格。

在过去7年里,李大伦出过两本书,其中,诗集《岁月如诗》定价38元,《大伦书法作品集》,定价418元,均通过市委宣传部向党政机关摊派。

做工程,开矿山,发大财

与雷渊利如出一辙的是,李大伦、樊甲生等人主要对工程建设、矿山抱有极大“兴趣”。

郴州“主政”期间,李大伦主持开发了武陵广场、兴隆步行街、市政府移建工程等一系列重点工程,并且鼓励各县大搞此类工程,每个县拿一个试点。

李大伦还在一次全市重点工程建设工作大会上,喊出了“谁影响城市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的口号。后来属下一些县甚至把这句话贴到了公路两旁,此言后来因“嘉禾拆迁案”而被国人所知。

事实上,重点工程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共同特点:项目均未经招投标,由市委核心成员指定开发商。

在郴州,路人皆知的是,全市活跃着一帮湖南常德籍的建筑老板,他们与出生于湖南桃源的李大伦一样,操一口标准的“德语”(湖南人戏称常德方言为“德语”),其中以邢立新最为着名。

邢立新平时有和李大伦一样的爱好,喜欢舞文弄墨,二人私交甚笃。1999年2月,李大伦“入主”郴州,邢立新“尾随而至”,在当地经营房地产项目,个人总资上亿元,是“念经念得最好的‘外来和尚’”。

2005年5月,永兴县县委下发红头文件称,幸福花园是全县规划的公务员小区,为方便单位职工建设,现各单位按公务员指标比例购买。

文件下发对象包括县级党政机构、乡镇、及包括学校在内的事业单位。文件要求各单位“一把手”负责,需在半个月内将购房定金打入指定银行账户。

“这不是明摆在抢吗?”永兴市财政局一官员郁闷地对《中国经济周刊》说。按照当时市价,永兴县最高房价仅为每平米500元,而幸福花园地段偏远,每平米却卖到了700元。小区小户型面积达125平米,大的近300平米,仅小户型计算要比市场多支2万余元。

来自工商局的资料显示,幸福花园的开发商为郴州名锐置业,注册资本800万元,其中邢立新及家人占480万元,长沙名锐实业占320万元。而长沙名锐实业与郴州名锐置业的法人代表均为邢立新,其中,长沙名锐的500万元注册资本中,李大伦的妻子陈立华持有75万元。

经湖南省纪委查证,李的“贤内助”陈立华先后收受邢立新等人贿赂430万元,这尚不包括陈立华以长沙名锐实业股东之名所获红利。

樊甲生亦是对项目的开发“情有独钟”。2005年8月,樊甲生打着“为提升郴州的城市品位,加快推进郴州信息化建设的步伐”的旗号,在五岭广场兴建了面积约200平方米的超大全彩电子显示屏。

“这个大型显示屏原价是180多万,到结算时,竟然支付了660多万。”8月24日晚上,陪同记者来五岭广场的郴州某官员指着显示屏气愤地说,“钱到哪里去了呢?”“胆子也太大了。”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此笔费用全部由郴电国际(45%)、市广电局(25%)、市电广宽带公司(30%)共同投资组建的郴州辉煌电子公司支付。

郴州矿产资源丰富。以储量占湖南省1/3的煤炭来说,目前郴州全市有556家煤矿企业,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仅有21家,这一数据还不包括非法煤矿。

丰富的矿产资源给他们提供了谋取私利的机会。樊甲生的升迁,使一些“嗅觉”灵敏的商人也紧随着投靠其“门下”。

今年43岁的周湘安原系安仁县电力局局长,后在樊的栽培下,当上了副县长。樊升任市委常委后,周主动离职,随同樊来到郴州,利用樊掌管矿山大权先后在永兴县塘门口镇开办了4个矿。随后,周又将这些办矿手续低价转让,两人获得巨额利益。

在湖南,樊甲生被媒体称为“矿难新闻灭火队长”。知情者反映,当一些非法矿发生严重矿难事故后,樊在第一时间对消息进行封锁,樊及其同僚因此也获得部分矿山的干股或现金回报。

据省调查组查实,李大伦也是泥足深陷于矿山开采与管理,其中永兴县铅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彦富等人,就向李行贿800余万元。永兴县为“中国银都”,曹利用同为省人大代表的身份与李“搭上了钩”。

知情人士称,郴州官场由于各种利益的纠结,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日渐张狂,最终裹向了自己。

经联合调查组查实,雷渊利案,牵出党政干部和企业法人39名。郴州市委组织部长刘清江,系李大伦亲家。而邢立新走的则是李大伦妻子陈立华的路线。

已闲赋在家的陈立华“偏好”打牌。而邢立新如同一掮客,源源不断地给陈立华介绍牌友,后者则多是意欲攀上李大伦的党政干部和企业老板,郴汽集团董事长黄兆林就是通过刑、陈二人靠上了李这棵“大树”的。

郴汽集团是一个总资产超过5亿元的大型企业。因为黄所在的集团囤积着大量地皮,邢先后从黄手中获得了国际福云公寓、天龙汽车站等项目的承建。郴州名锐公司的注册资本中,用以充抵50万元股金的一块地皮是由郴汽集团提供。

去年国庆期间,湖南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通过决定,许可对涉嫌受贿达35万元的黄采取刑拘。就在郴州市检察院着手调查黄兆林时,市委书记李大伦出现了。

据当时一位办案的检察官透露,案发前,黄听到风声立马退还了脏款。李大伦以此为理由,强令检察院不能提起起诉。“李倒台后,该案马上提起上诉。黄还有其他重大问题。”

李大伦之所以力保黄兆林,经联合调查组查实,除多次向李妻行贿外,还因为李和黄的儿子都在国外读书,其费用均由黄来承担。李大伦夫妇向联合调查组交代的1325万元贿赂款,仅落实经陈立华头上的就有500多万元,涉及10余名党政干部及民营老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