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甘肃徽县铅中毒事件真相一再被隐瞒(组图)

2006-09-12 02:2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铅中毒

检验单检测显示,全家人都是铅超标。

铅中毒

当地孩子们生活在“铅恐惧”中

9月10日傍晚6时许,天空微暗,甘肃徽县水阳乡新寺村的一个小院子内,5岁的周浩拿着一个红色的塑料袋,调皮地举在头顶满院子跑。

“他才懒得管什么叫铅中毒呢!”其父周永杰忧心忡忡地对记者说。这位小男孩因为第一个被检测出“铅超标”而成了新闻人物,而也因这次“偶然事件”揭开了全村人多年遭受铅污染的事实。

令人遗憾的是,截止到昨天为止,当地这家被认定是污染源的冶炼厂尚未给1800多名村民们任何解释,更未表达自己的歉意。而因为企业与当地相关部门的回避与轻视,真相直至最近才被群众一点点掌握。

"西京医院的化验不标准"

“西京医院的化验不标准,没什么大不了的!”8月18号上午,甘肃宏宇有色金属冶化有限公司的经理对郭勤如此说。郭勤今年57岁,是水阳乡较早查出的铅超标者。

转述起自己与这家污染企业的第一次接触,郭大爷至今仍记得这位王姓经理傲慢的态度。

郭大爷在村中口碑很好,平时主要以种菜为生,两亩多菜地和宏宇公司仅一墙之隔。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听说同村周浩被“意外”查出铅超标后,郭大爷首先想到了自己以及其孙子郭文。

昨日下午,郭大爷告诉记者,其实以前和冶炼厂也打过不少次交道。冶炼厂开工时,每天都会排出大量的烟以及难闻的气体,郭大爷的菜每年都会熏死不少。

今年3月份,郭大爷1000多苗四季豆又遭此厄运:叶子全都枯掉了,半膝深的豆苗拔起来时,根全都烂掉了。郭大爷心疼不已,背着一捆豆苗就找到厂里,厂领导一看也没说什么,现场就赔了两百块钱。

而让郭大爷起疑心的还有其孙子郭文,这个小男孩几乎每年都会因抽风住院一次,孩子平时就嚷肚子疼,每次发病时高烧不退,想说话也说不出来,“真是可怜死了”。

“多半都是铅中毒的原因”,郭大爷推测认为,于是乎8月上旬,郭大爷带着老伴、两个孙子和另外两户村民一起坐车去西安西京医院检查。

当村民们拿到化验单时,全都被吓住了,11个人去检测11个人全部超标。西京医院的医生也有些生气:你们怎么弄的?连小孩也超标这么多?得立马住院治疗!

因为没钱,11个人还是回到村里。次日,三户人家便拿着化验单找到了宏宇公司,希望能给一个说法,没想到吃了一个闭门羹。

据村民转述,等郭勤等人走后,这位王经理还从电脑上打出了一份资料,大意是血铅含量每升在400—600微克以内都是正常的,村民们大可不必惊慌。

突发的"死黄豆事件"

8月18号当天,眼见和公司直接交涉无效,郭勤等人带着西京医院的检测单,来到了徽县信访局,请求得到政府部门处理。

此前,郭勤等人还找到了村、乡两级政府部门,但从那里得到的答复是,宏宇公司所有手续都是合法齐全的,所谓污染环境也不存在,因为该公司每年都有环保部门的合格认证。

“事实上那时不仅是政府,即使村民对铅污染都还未引起重视”,昨日42岁的张兴国告诉记者,他是第一批和郭大爷一起去检测村民之一。颇为巧合的是,8月份冶炼厂的一次污染事件,引发了全村人对铅污染的关注。

该村几乎每家每户都种有黄豆,而从今年7月底开始,细心的村民发现黄豆开始出现蔫叶、苗发黄等症状,最后发展成一片片死掉。村委会最后统计,全村1600多亩黄豆死掉了一大半。

此事最后以冶炼厂按每亩黄豆赔偿15元了结,但生活在工厂周围的村民们,开始怀疑自己也是不是“被污染了”。

令乡亲们颇为不解的是,“黄豆污染事件”发生后,当地相关部门仍然没有足够的重视,相反仍在坚持所谓“每升血铅含量400—600微克都是正常的”,更是有人表示,西京医院的医生都唬人的,“他们有经济利益,当然希望你们住院了。”

而对于孩子们为何“中毒”较深,相关单位的托词是,农村妇女不爱干净,手指甲黑黑的,做饭也不洗手,致使小孩吃了不卫生的饭菜。

“假如政府这个时候站出来,科学地协调,积极地引导群众,此后也就不会发生村民们的‘铅恐慌’了。”新寺村一位在外工作回家探亲的人士昨日对记者说。

怒堵冶炼厂大门

和冶炼厂的几次接触不顺利,加上对铅中毒的无知,新寺村人谈铅色变,各种可怕的传言开始流传,更有情绪激动者产生封厂等过激想法。

几位到西京医院“见过世面”的村民,把自己的化验单复印了不少份,贴在了村口以提醒村民们的注意;郭大爷也在县新华书店花九块钱买了本书,书名就叫《谨防儿童铅中毒》,老人将其复印了20多份,贴在村子里宣传。

另一方面,从7月底开始,村民们开始三三两两地自己凑钱去西安检测,结果都在意料之中,基本上都是超标。不断反馈回来的信息都是负面的,因为铅污染全村人人心惶惶。

8月中下旬,去西安作血铅检查的村民达到高潮。“每天都会有七八十人去,九成以上都是超标,近千人的检测者中,血铅含量100微克/升以下者(国际正常标准),只有周家庄陈生强的妻子一人,她是90多。”村民郭江介绍。

因为冶炼厂迟迟没有回应,村民们对这个原本有些羡慕的企业(这是该村成立的第一家企业)开始抱怨声不断,而该厂8月27日的一次反应彻底激怒了村民。

当天早上,有村民得到消息,说冶炼厂准备转移存在厂里的铅粉和铅锭。半个小时内,200多村民便从四面八方赶到了厂门口,看见门口果然停着7辆大卡车。“不能让他这么走!”有村民当即高喊。即使这样混乱的场面,村民们并未和厂方发生任何正面冲突。

被轰走的"假专家"

“堵门事件”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不多天两位自称是专家的人士来到村中,表示西京医院的检测不可信,他们来做一个权威的检查。果然和西京医院的检测结果相反,受检测的村民中少有超标者。

后来有村民了解到,这两个专家竟然是县一家矿产公司的医生。

9月1号,对当地政府不再信任的村民聚集在县政府门口,受铅污染最重的新寺村、牟坝村两个村的村民最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