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南大学生因邻里纠纷连杀7人

2006-09-12 00:3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不到20分钟,连杀7人,这是一位大学生的血色暑期

2006年8月8日,星期二,农历丙戌年7月15日,中元节,民间的鬼节。

大学生李征从家中拿起一把镢头,走了出去。当日气温35℃。

一群村民习惯性地聚在李培敬、朱焕敏这对夫妻家门口,那里有一片树荫,很凉快。李征也坐在边上,有妇女问他“李征,拿镢头干么去啊”,李征闷声闷气地回答“锄地”,到后来,人们再问他何时开学,他几乎不愿意搭理这些人,闷声坐在一边。下午两点半左右,李培敬和女婿两个人出了门,不久,李征拎着镢头冲进了院子。

杀戮

那一刻,李征像是着了魔。

他冲进院子,抡起镢头,对准看着他从小长到大的邻居朱焕敏的头部,砸了下去,血立即喷了出来。

朱焕敏的女儿李瑞哭喊着扑了上来,怀里还抱着个6月份才满一岁的女儿,李征又抡起了镢头,对准的也是李瑞的头部。

对李瑞的女儿,身高一米八多的李征也没有放过,镢头砸的还是头部。

门外准备打牌的几个妇女已经哭喊着,飞一样地分头跑开了。

还有四个60多岁的老人跑不动。“你这娃怎恁狠哩?”和李征有点亲戚的李培珍话音刚落,回应他的是狠狠的镢头,砸中的也是头部,67岁的他倒在血泊中。

64岁的李成新和年纪相仿的李天明想跑,22岁的李征的镢头更快,59岁有偏瘫的李玉狗刚跑到厕所边,被李征赶上了,无一例外,镢头打中的都是头部。“一边杀人,李征一边说一个活口都不留。”村民们说。

此时,李培珍的妻子王改英正在自家厨房里忙活,她听到一声惨叫,极难听,不像是狗咬人的声音。有户李这个庄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狗,生人一进村,狗叫便响成了一片。王改英跑了出来,不应该是狗咬人,她这样想。

跑出来看时,第一眼,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其他人都没注意到”。丈夫倒在路上,“耳朵那里有个血窟窿,身边流了两三尺长的血”。她赶紧把丈夫抱在怀里,“救命啊!救命啊!”她大喊起来,这时,她又看到李玉狗倒在一边,喉咙里呼呼噜噜正响。

很快,李玉狗的妻子也赶到,把丈夫抱在了怀里。

地上到处都是血,有户李村的人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多人的血——在地上都流成了小溪。

2006年8月8日,从此定格在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新甸铺镇这个小村庄的记忆里。

死亡

新野县中医院120急救电话记录显示,下午3点26分接到有户李村的求救电话,120急救中心紧急出动两部救护车赶到事发现场。

到了现场后,医生们发现,朱焕敏及女儿李瑞已基本丧失生命体征,李瑞一岁多的女儿被拉到镇卫生院时也不治身亡。

为抢救父亲,李玉狗的儿子李培钊还和急救人员吵了一架,"他们当时就说我父亲不行了,没必要送医院了。我不同意,和他们吵了一架才被抬上救护车。"

李成新、李玉狗、李天明、李培珍等四人分别送到新野县中医院和新野县人民医院急救室,当天下午,李成新、李玉狗、李天明三人均因颅脑损伤、失血过多,没有抢救过来。

新野县人民医院负责抢救李天明、李培珍的医生说,两位老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基本不行了,有一个"脑浆都流出来了",说明行凶者打的"肯定不止一下"。

8月9日,一直因失血过多处于昏迷状态的李培珍也死了。"李征是学医的,很会杀人,都是打头部。"一位实习医生说。

逃亡

用镢头解决了"仇家",还捎带着四个老人,李征并没有立即逃跑,有户李的村民说,在用镢头进行了那场疯狂的杀戮之后,他还用砖头将他的二伯砸伤了,幸运的是,这次他下手并不重。

随后,李征趟河逃窜。

向南两里,就是湖北省的襄樊市,往西就是南阳市的邓州。李征隐身于茂密的庄稼地中。

10日凌晨两点左右,在南阳邓州市魏集附近,李征,这位22岁的大学生被警方抓获。据说,逃亡了30多个小时后的李征,在炎热的庄稼地烘晒得又渴又饿,见到警察的第一句话就是"有吃的吗"。

恩怨

死亡的7人中,除去朱焕敏、朱焕敏的女儿李瑞、李瑞女儿姚某一家,在外人看来,和李征家有一些小恩怨外,其他四位遇害者均因为在一旁乘凉而无端遭难,和李征及其家人无任何过节。

而李培敬和李征家的恩怨之小,在村民看来也根本不足以引发血案——2004年夏季麦收,李征家的麦子用联合收割机收割了之后,由于自家没有车辆,就请有车的前院邻居李培敬帮忙将麦子运回家。

当年放暑假回家时,李征的父亲李玉星告诉儿子,去年李培敬帮忙运输小麦的时候,曾经偷了自家一袋小麦。

村民们说,李征因此对李培敬家极其不满,先后两次用石头砸李培敬家的房屋,第一次砸,李培敬没有找到是谁干的,在第二次用石头砸时,李征被李培敬当场抓获。

李培敬不同意村民让李征赔礼道歉、赔点钱的调解,坚持要到公安局报案,追究李征的责任。李征因此而被公安机关拘留、罚款,一个无法证实的说法是还被通报到了李征就读的江西中医学院。

今年暑假,李征回家很晚,7月下旬才到家,但他很快知道了"李培敬家种的玉米影响了自己家的花生(两家的田地相邻)"。一怒之下,李征将与其相邻的李培敬家的那行玉米全部拔掉。

事情发生后,李培敬请李征的二伯出面调解,未果。

8月8日,血案发生。

沉默的大学生

在有户李这个村庄中,村民们说,年龄相仿的同村伙伴中,李征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他是个沉默的青年,当然,人们也并未给予他更多的关注,因为"他常年在外面上学,后来又考上大学,见面只是打个招呼"。

能劳动的壮劳力全部出外打工了,李征考上大学虽然不错,但现在上大学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谁会留心一个青年的心事呢?

之前几天,李玉狗的二儿子还在路上碰到李征,因为是同龄人,都在外面上学,相互打了招呼,有说有笑,"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李征的父亲李玉星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嫁到了临村,儿子李征2004年考上了江西中医学院。2005年,老伴去世了。

李征放暑假回家后,孤单的李玉星"不免会向其讲一些家长里短"。在村民看来,小麦被偷、玉米影响花生之类的事,如果李玉星不说,李征怎么可能知道呢?

李征的大学同学说,在大学里面,李征性格也很内向,不爱和人玩,常常一个人躲在宿舍里看小说,刚入学时曾参加过书法协会,但很快退出了,至于谈女友"那更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根本不和女生接触"。

李征家的房屋用土垒成,院墙上爬满了植物。血案发生后,李征家已是无人居住--李征被抓、父亲也被公安部门控制,只留一条狗,当有外人来时,不停地吠叫。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