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所知道的东莞镇长书记们 让人瞠目结舌

2006-08-16 19:2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东莞塘厦镇原镇长李为民,挪用公款赌输了一个亿,本己是奇闻,但更奇的在后面,李为民动用“自己的”老本,竟然能够还清 8000多万,还有2200多万也可以陆续还清,这个东莞镇长的家产与能耐,让人瞠目结舌。网民都奇怪,东莞一个小小的镇长,怎么竟然有这么丰厚的财力。这种奇怪真是不在此山中,如果在东莞呆上一段时间,就知道东莞镇长书记中李为民式的富翁多着呢,偶恰好在东莞呆了一段时间,跟不少镇的头目有过交情,就说些内幕给大家听听。

  一、开场白,东莞的这些牛镇

  奥一的很多网友可能还不太熟东莞。东莞,是广东这几年窜出来的一颗明星,GDP是近 3000个亿,出口是全国地级市中第二,仅次于苏州,是一种典型的镇域经济城市,与中山一样,它没有县的建制,由市直辖32个镇(区),这些镇大约分为四个等级:

  超强镇:长安、虎门、厚街、常平、塘厦,这是处于第一梯队的。超强镇的主要特点,就是依靠三来一补型的外资企业,发家致富很早。东莞的经济有两条主脉络,一条是沿国道107沿线,个个镇都是超强无比,另一条是沿莞深公路。虎门号称中国第一镇,财政收入年入十个亿,居民仅现金存款就超过200亿,历害得让人咋舌。但熟悉东莞内情的人都知道,虎门其实比不过长安,长安其实是最富的镇,一个乌沙村村民年终分红,只要有村里的户口,不管男女老少,都有十万元以上。李为民所在的塘厦,只是最靠近深圳的,近几年来随着深圳的一些产业迁移到塘厦,塘厦在东莞镇区中上升得很快。

  强镇:樟木头、清溪、凤岗、石碣、南城区、东城区等等,这些镇实力都比较强,但也强得不太突出,樟木头、清溪、凤岗的发展潜力有限,两个城市新区南城区和东城区主要是以第三产业、房地产为主导产业的镇区,还有很大的上升潜力,即将挤入超强镇。

  中游镇:不好也不坏的,比例比较少,比如寮步、大朗、大岭山、石龙,实力不差,但比不上前面所说的镇牛B,即便如此,也比内地的一些县要牛B很多,财政收入一年三四个亿是不成问题的。

  欠发达镇:在东莞这个地方,也有很大的两极分化,也有很穷的地方。当然,这个穷并不象山区一样连吃饭都没有着落,但是除了吃饭也就没有其他什么好玩的了,主要分布在水乡和东北部的丘陵,比如麻涌、沙田、企石之类,在东莞,这些镇也是弱势群体,跟内地的镇差不多吧。

  镇长,实际上就是东莞的第二层主政者,诸候霸主,这个地位很特殊,所以故事就有了。

  二、当个镇长书记们不容易

  奥一的网友很多都是深圳的,大约对龙岗这些地方的镇很熟悉。与龙岗一样,东莞的镇长和书记,可以说是地方诸候,都比较牛B。市直属的单位,除了教育局、建设局、公安局(尤其是交警支队)、卫生局的局座,其余的单位头目,做梦都想不到在镇里当头目的实惠,因此到各个镇里当镇长书记,这是大家打破头都抢的事。

  东莞的镇长书记,都要拿到市委市政府联席会议上来讨论,当然,这是浅表层面的,对于一些超强的镇,那就是走一个形式。大镇、强镇的班子,这是一个极大的肥缺,要定下来班子,幕后组织部的活动,远比台前组织部做的要多,没有超强的背景,想也别想。

  虽然镇是科级,但东莞的镇长书记,一般都是处级干部,也就是县长县委书记一级。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是,因为90%以上,是东莞本地人,必须异地做官的规定,还是规定到县委书记(处级),镇委书记从镇的级别上是科级,从行政级别上是处,就逃过了这个环节。

  对比深圳和广州,从镇委镇政府的干部配置上,就看得出来东莞政局浓厚的地方主义色彩,与国际化大都市的距离差得很远。“东莞人的东莞”这句口号,还有很深的历史遗留。近两年来,一些外部势力对东莞也有渗透,偶尔你发现有一些镇长书记不是东莞本地人,那就得明白背景相当深了,比如某水乡镇的书记,那就是原市委书记的秘书,某超强镇的镇长,东北人,那也大有来头。

  镇长书记的年龄,大约分为两种,50岁上下的,一般是从村干部、镇干部一级级干出来的,或者是当过老师再转行官场。另一种是40多岁年纪的,则有不同,常常是从市直属部门下去的。东莞2003年曾经下放过一批“两本干部”——本地人,本科学历,财政局、市委办是抽调最多的。相对来讲,这批干部素质都比较高,年轻,属于年富力强的那种,从发展的眼光来看,倒是对的。

  三、镇长书记们的财路

  奥一网的网民们会骂我讲这么久还不切入正题了,当然,大家最想知道镇长书记们的财路,跟大家说一说。在一个经济发达地区当镇长书记,别说“十万雪花银”,套用一哥们的话说:“想不成千万富翁都难”,镇长书记们的财路大约有这几个方面:

  基本工资。这个不用说了,几千大元,按国家标准再加一点补贴,不值一提,到东莞一家普通卡拉OK包房喝酒都不够。

  孝敬费。孝敬在东莞是人之常情,东莞人挂在嘴边的就是“东莞是个人情社会”,说是人情,实是钱情,有了钱就有了人情。

#p#孝敬有“节敬”,三节是不能少的:端午节、中秋节、春节,逢这三节,专门打理这些事务的人特别忙,忙着准备现金。这种礼说出来能把人吓死,不是用小信封装,不是用大信封装,而是直接用手提箱一箱箱送。

  我有个哥们曾在东莞政府部门呆过,说了一件事:有一次过完年去一个下级单位走走,发现大家这一天都不喝水,问为什么?答怕一喝水就耽误收礼金了,可见这个钱确实是拿到手软的,一个镇委书记或者镇长,每年三节只要胆子够大,手段够高明,收个百把万那是小菜一碟。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礼金收到手后,很大一部门也就是过过帐户。镇长书记们收了礼,回头自己也有庙要拜,左手收进、右手送出了,按照金字塔原理,管镇长书记们的集团人数更少,那么可以想得出来这个集团收的钱自然是更多了。

  孝敬还有不定期的,遇事则送式的。镇长书记在镇里那是山大王,所有资源都控制在自己手里,批地、批项目都是有油水的,这个孝敬不是那么有周期性地爆发,但更隐蔽,更不可计数。但有一种是可以确定的,每次看到镇长书记们为哪个商业项目剪彩,起码剪彩的孝敬是绝不可少,我见过一个商业城开业,剪彩后那边大纯金剪刀就孝敬了剪彩嘉宾,重量?大约也就是 1300多克吧,合人民币十万元!

  房产。当镇长书记,象李为民那样挪用公款的家伙,是彻头彻尾的傻B。聪明的人才不这样干,直接要地了。土地是东莞最值钱的财富,也是政府直接可以控制的资产,在土地上做文章,镇长书记们不会放过。胆小的,农村的宅基地,拿上个十几亩,建上个七八层,拿来出租,每月几十万就到家了。胆大的,找个傀儡转手一下,拿下个几十亩上百亩土地,建个厂房或工业园,招商引资时优先到咱家厂房里办厂,李为民的所谓产业,就是这么来的。

  房产地租,是镇长书记们最常见的聚财术。然而,这些房产,在镇长书记们的名下,是看不到的,因为都有中间人,都有替死鬼和傀儡,或者是家族中人,或者是那些想从政府获利的老板。所以在帐面上,一干二净。

  行政垄断收益。东莞这个地方,说是发达,其实市场经济有极其严重的行政垄断弊端。某些项目,虽然名为竞争,也好象有几个实体,但镇长书记大人们的或明或暗的一些指示,实际上就变成一个主体了。举个例子,某镇加工业很发达,每年有几千万元的工业废料市场,镇长当然不会放过,让自己的亲戚注册一个公司,然后把这一块的业务交给亲戚做,自己也实际上有股份,作为股东年终分红,那是大暴利。

  股份或干股。上面说的是实股,这钱拿着烫手,现在查得也慢慢严起来了,更多的是干股,干股这玩意,不要镇长大人们投资,只要或明或暗给予支持,有的甚至就是避祸,这一部分的收入有多少,想想东莞的娱乐业、酒店有多发达,就会了然于胸了。

  买空买空的生意。东莞的人很有经济头脑,尤其是买空买空,尤其体现在房地产这一块。举个例子吧,某个房地产商要开盘买房子或者卖铺子,镇长书记们会说,有没有机会啊,地产商心知肚明,最好的房子或者铺位就预定了,成本价15万吧。但镇长书记位并不是真心想要做业主,房子也不是按成本价来卖的,原来一套15万成本价,上市时会是50万、100万,那么再转卖一次,按照市场价,一大笔钱就这样到手了。

  政府公帑消费。这笔钱没有进入口袋,但是如果从实际使用者来讲,也是其收入一部分。东莞的镇长书记,很多镇都没有规定消费上限,实报实销。我的一个哥们做副镇长,一年签单签了100多万,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看官会问,不是别人请的多吗?哪会用这么多呢?你当花这么多钱是请老百姓吃饭?都是接待上层高官,培值自己的关系网!

  上面讲的,就是镇长书记们常见的聚财术,所有的钱财,都逃不出这些手段。不过有一点一定要知道的是,从财务帐面或银行存折上,甚至老婆孩子等直属亲戚的帐户上,都是看不到的,是干净清白的,都是中等小康家庭式的。因为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代理人,有傀儡的,或者在非直系亲属的名下,,或者就是一个陌生人的身份证号码而己,在不在自己的名下并不重要,关键是自己随时可以调用,密码在自己手中,纪委来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很多奥一网愤青对深圳市纪委有意见,实在大错特错,实际上,东莞市的纪委,是我所见到最无为而治的纪委,别说打老虎,连苍蝇都不打,镇委书记、镇长是绝缘线之外的。李为民的事,早在03年大家都知道了,当时一个副书记还专门谈过话,如果不是玩得太大了,盖不住了,还不会抓起来捅出个天大的漏子。纪委每年不管四季春秋,都在冬眠,抓抓镇社保局的小办事员,或者某个国营企业的老总,就凑合了,看看每年的纪委工作报告就是了,相比起来,深圳的纪委还是做了不少实事的,这一点,深圳还真体现了深圳的优点。

  四、镇长书记们的作风

  镇长书记们敛财,大家都知道,但似乎没有象其他地方那般如此惹来巨大的民怨,虽然不合理,但大家都能忍受,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要在深圳,估计早被奥一网的愤青们骂死了,这要归因于两个原因,其一、在东莞,赚钱是一种文化,只要大家能赚到钱,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只要经济发展,那么可以容忍领导干部们的敛财,反正钱也一个人赚不完,其二,在东莞官场,有空前的团结之风,虽然内部也争斗,但对外团结一致,大家都是这个利益圈里的人,互相咬没什么好处,所以这么多年来,除了欧阳德成了祭品,其余都相安无事。

  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东莞有一种非常务实的文化,书记镇长们虽然自己也积极捞钱,但绝不昏庸,绝不会忘了正业,都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基本意识和务实的工作作风。每个书记镇长都会想到如何去发展经济,如何多招商引资,这是东莞的文化传统,也是改革开放的传统,没有经济上的政绩,就不会有自己的位置。

  所以很多镇长书记工作其实也是没日没夜,有一次我去找一个做副书记朋友,半夜十二多钟还在加班。东莞的社会问题多,政府规模小,工作压力很大,做领导的人还是蛮负责人,这一点颇让人肃然起敬。就凭这一点,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东莞没有成为安微阜阳,为什么东莞没有出个王怀忠。东莞的官员,在工作作风上远远胜过王怀忠之流。王怀忠是既贪且昏,而东莞书记镇长们却是只贪不昏,而贪也不是直接伸手到国库里拿。所以李为民犯事之后,个个都骂傻B,就是这道理,奥一的愤青们可能很难理解,不过到东莞去呆上一呆,大概也能领悟这种特色文化了。

  03年之后,东莞抽调了一批年轻、高学历干部到镇里挂职,对于干部队伍有一定提升,在客观上也起到了洗牌的作用。但是原有的一些毛病没有改,最大的就是赌,东莞人好赌,官员之间赌博也不是新闻了,李为民就栽在这上面,建设局一个科长因为赌博甚至被大耳窿给绑架了。

  现在东莞官场又出了一种新的现象,就是喝酒。东莞人其实是不擅喝酒的,但近年来官场刮起了一股酒风,越演越烈,一个年青有为的镇委书记,去年就是喝酒给活活喝死了。酒风日盛据说原因有三:其一、东莞名气大,各类接待活动越来越多,不喝不行,我一个做副镇长的朋友,跟我说一个月只有十天是清醒的,十天中另有八天是双休日,其二是压力大,喝酒来麻醉,第三个原因就是外地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北方大汉,特别能喝,带动了东莞的酒场,提升了东莞的整体酒量,真是搞笑的一个理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