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家养的一条狗

2006-08-08 01:5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家养的一条狗——一段感悟,与大家分享

我出生农村,可能由于农村养猪、养羊及各种牲口,慢慢养成了各种动物都是为人所用的观念。因此我对动物少有怜悯。当然,当老母猪产下一大群白白胖胖的小崽子,我特别喜欢,看到给小猪冲洗完厩,铺上新干草,它们高兴得来回乱窜,我也体会到动物的快乐,当小猪长大后要被宰杀,我也有失落和难过。

父母不因我的失落和难过而不杀猪,所以我对动物的爱心也就慢慢泯灭了。

但是,三年前我家养了一条狗,它改变了我。

这是一条特殊的狗——它没有尾巴!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老婆去菜场买菜,见一人在墙上钉了四只刺猬,案板上胡乱绑了一条狗——这是一条不值钱的京巴狗,它的尾巴已被剁下,血淋淋的,狗被打得奄奄一息。有几个人在围观,我老婆看到了,就和那变态男人吵了起来。我老婆非要买下不可,但那人不卖,关键是我老婆搜遍全身只有四十多块钱,并且要连带墙上四只刺猬一起买下,那人却要四百元。最后在旁人的一片遣责声和我老婆平身的第一次耍泼中,她买下了这条狗和四只刺猬(那男人多次故伎重演,曾被《华商报》报道过)。

四只刺猬后来死了三只,剩下一只吃了几十个鸡蛋,养好伤后,被送进了秦岭,这就不说了,单说那条狗。

在旁人的帮助下,我老婆把狗和刺猬用筐抬回了家,我不喜欢动物,但这次我不但没责怪老婆,还说了几声好。

狗躺在我家地上,闭着双眼,除一息尚存外,一动不动,我们喂它水,它不喝,我去买了几根火腿肠,它不吃,但当我老婆站起来,说要上厕所,它竟也站了起来,歪歪斜斜跟了几步,倒了下去,我老婆愣是憋着,没上厕所……

让我感动的事还在后头。

狗身体慢慢恢复,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我老婆给它起名幸幸,意为它今后一切幸运。

幸幸的尾巴脊骨已断,并已溃烂,无法愈合,我老婆把它送到宠物医院,做了个手术,把尾巴割了,只剩二公分的尾巴根儿。

一到晚上,我坐在书桌前看书,幸幸便常在我身边,当我一拍大腿,它便迅速跑过来,讨好似的把前脚搭在我腿上,头靠在我大腿,那眼神,让我情不自禁轻轻抚摸它的头。幸幸感受到我对它的怜爱,拼命摇动尾巴——但他已没有尾巴,只有那二公分的尾根在扭动。我说声:“幸幸,自己玩去”,它便乖乖地到一边,两眼盯着我……

我看了会儿书,回头看它一眼,幸幸的举动让我震惊。

幸幸在那里,由于极力地去舔尾巴的伤口,身体打成了一个圈,它闭着眼睛,一种忘我的神态,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情不自禁叫了一声“幸幸”,幸幸被我激动的喊叫吓了一跳,惊恐地望着我,我过去抚摸它,它耷拉着两耳,压着头,当我手触摸到它时,它的身体竟为之一颤……

作为读书人,它让我想起我和我父辈知识分子的命运:我们在惊恐中活着,即使我们想摇尾乞怜,也没了尾巴。我们只能默默地舔着自己的伤口,即使这,也变成了一种享受。我们注视着别人的一举一动。揣摩着别人是高兴还是愤怒,是爱抚还是呵斥。当被摸了一下脑袋,我们便欢欣鼓舞,歌颂平易近人,歌颂伟大。

我脾气暴躁,但从那以后,我不再大声吼叫了。

我岳父母也养了条狗,叫“腊肠”什么的,其品种要比幸幸高等一些,有一次,我对丈人说:对我来说,幸幸是世界上最好的狗。我便给丈人讲了幸幸给我的感悟。我丈人竟在我肩上重重一拍,良久无语。

父辈知识分子行将就木,回首一生,他们常长吁短叹,对此,他们的感受又比我等更深切。

幸幸现在和我们一起生活,它已是我们家不可分离的成员,我们常带它出去散步。有一次,我和老婆去菜场,但它死活不进去,我惊奇它也有如此好的记忆——也许是鱼肆的气味,勾起了它刻骨铭心的记忆。

我尊重它的意见——那是他的死生之地啊!菜场又不是它的祖国什么的,它也决不会说那男人是它的父亲或母亲!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