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为凑钱密谋绑架弟弟 电话勒索父母3万被抓

2006-07-12 10:4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7月4日是钟山县城圩日。家住县城广场路的商贩陶某和丈夫陈某吃过早饭后,就到市场做买卖去了,而他们在县城一小学读四年级的小儿子阿平则到学校领期考成绩单。

  晚上8时许,陶某夫妇收工回到家,习惯性地叫儿子开门,但是没有听到儿子答话。陶某觉得很奇怪,平时儿子放学回来后都是在家里玩的,怎么没有听到应声呢?开门后,陶某将随身携带物品放好后,逐个房间找一遍都没有见到阿平。于是陶某急忙打电话给熟人和阿平同学的家人询问是否见到阿平,但大家都说没见到阿平本人。陶某脑子里出现一种不祥预感:会不会是阿平出了什么事?这一夜,陶某夫妇彻夜未眠。 绑匪打电话索钱

  7月5日下午2时许,陶某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陶某看了一眼手机显示屏,发现这个电话号码并不熟悉,但陶某还是接了。电话是一个陌生男子打来的,这名陌生男子对陶某说:“你是阿平的妈妈吗?”“是。”陶某答道。“你的儿子在我们手里,你赶快寄3万块钱来,不许报警,我们保证你的儿子没事,不然的话就别想要回你儿子”,之后陌生男子就挂断电话了。

  陶某心里忐忑不安:天啊!阿平被人绑架,这可怎么办?陶某想到了报警。收拾好手头上的活儿后,她与丈夫陈某一起于下午4时到钟山镇派出所报案。在报案中,陶某又接到陌生男子打来电话:“过一会儿,我用手机发短信给你,把银行账号和用户名告诉你。”陶某说:“我要听到我儿子阿平的声音后才能寄钱给你。”“可以,没问题。”几分钟后,陶某终于从自己的手机里听到了阿平的声音,母子二人刚讲几句话对方就挂断电话了。一会儿,对方用手机发来短信:“邮政局储蓄所账号6221886225000409399黄文你别无选择,四点钟到钱后放人”。

    下午4时40分,陌生男子又打来电话问陶某要钱,并叫陶某赶快把钱打入卡里,否则后果自负。陶某告诉陌生男子:只凑到12000元钱,要过一阵子才能凑齐。20分钟后,陶某将钱汇出并打电话告诉对方。通过调查访问,陶某的丈夫陈某向专案组反映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其友仔阿伟有可能参与绑架。

  阿伟,男,35岁,原籍广东珠海,现随母亲住钟山县城。两年前阿伟在钟山县城认识做杂货生意的陈某,一来二去,两人以兄弟相称,阿伟帮陈某打工。今年6月份,阿伟在陈某家住一段时间并多次向陈某借钱,陈某借口生意不好资金周转不过来没有把钱借给他。7月5日下午4时,阿伟用手机发短信给陈某说:他和阿家(陈某的长子)在广东珠海。而阿伟到广东做什么事情并没有告诉陈某。当晚9时陈某打阿伟的手机,手机通了但没有人接电话。通过对陶某手机与对方通话记录情况分析,结合调查访问取证情况锁定涉案嫌疑人在柳州市三江县。

  7月6日上午10时许,嫌疑人阿伟、阿家二人带着被绑架的阿平出现在三江县汽车站候车室门口,阿伟、阿家被抓住,被绑架的阿平被救出。根据阿伟交待,在三江县城一私人房内将阿伟的同伙阿粟(男,38岁,三江县人)抓获。

  密谋绑架弟弟

       经审讯,阿伟、阿家和阿粟三人均交待了他们的犯罪事实。一个星期前,阿伟、阿家二人到贺州信都卖杂货,阿伟、阿家均从阿家父亲手中拿了几千元钱的货款。但因生意难做,阿伟、阿家二人商量趁机利用货款到梧州玩几天。两天后,两人身上的现金都差不多花完了。阿伟问阿家:“我们把钱花完,怎么办?”阿家说:“回去后把我弟弟带出来,让我爸爸妈妈着急,然后找个人打电话叫爸爸妈妈拿钱来赎回,这样我们就有钱用了。”阿伟听了后同意阿家的做法。

  7月3日上午,阿伟、阿家悄悄回到钟山。7月4日上午8时,阿伟、阿家到阿平读书的小学找到了阿平。下午4时,阿家将弟弟阿平接到阿伟所住的旅店,接着,租车来到贺州的一家宾馆住下。吃过晚饭后,阿伟打电话给友仔阿粟,阿粟答应帮打电话索钱。得到阿粟的答复后,就带上阿平赶往三江与阿粟会合,由阿粟打电话给阿平的妈妈陶某索钱赎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