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预测中国的未来——中国面临的四种景象

2006-07-11 22:12 作者:马丁·沃尔夫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当一个共产党威权政府领导一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体时,会发生什么?它们是否能一直彼此相安无事,抑或是一方毁掉另一方?

最近一次北京之行,加之阅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美籍华人学者裴敏欣一本发人深省的新书*,促使我提出了上述问题。事实上,自从拜读了芬纳(S. E. Finer) 有关中国政府史的颇有启发的探讨**后,这些问题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徘徊。按照这部杰作的说法,今天这个一党制的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另一个20世纪版的王朝。

秦朝与古希腊的差异

芬纳认为,就意识形态而言,与西方的鼻祖希腊及罗马共和制国家相比,两千两百年前取得中国统一的秦朝,可总结出如下特点:“集体及相互的责任,而非个人主义;威权主义、家长制与专制主义,而非自决自主;不平等与等级制度,而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臣民,而非公民;责任,而非权利。”读了这个列表之后,谁能否认这些差异依然存在呢?

不错,1911年以前,在中国,权力是以某个统治者的个人名义行使的。而今天,则是以共产党的名义。然而,这两种政体的共同点是官僚机构的权力。在中国的帝制时代,强势的统治者能让官僚们屈从自己的意志。这在每个朝代的初期最容易做到。然而,官僚们早晚会把君主推向一种象征的角色:随之而来的就是僵化。(见图表)



相同的是,毛泽东和邓小平是共产主义王朝的“君王”:前者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是对官僚机构的打击;而后者则终止了这一政策,并将中国带入了全球经济体系。毛泽东和邓小平拥有自行决策的权威。而目前,统治中国的是一种集体领导。这与控制着软弱君主的官僚统治相比,其区别当然不大。

“山高皇帝远。”这句中国谚语道出了司空见惯的情形。如果君主较弱,决策就难。官员们只关照自己和家人。随之就会出现意志涣散、腐败、无力保卫国家的情况。或早或晚,这个王朝就会垮掉,并由另一个王朝取而代之——其间往往会经过一段混乱期。

裴敏欣运用政治学的分析方法,描述今天的“王朝”正处在这种官僚僵化期。他指出,如今中国出现了“权力分散、弱肉强食的”状态,官员们以国家、经济和人民利益为代价,追求一已私利。

世行:中国反腐败表现退步

相关的症状包括行政成本和腐败行为呈爆炸式增长。在一个疆域广袤、经济不断扩张的国家,意识形态趋于衰落,机构间又缺乏制衡,腐败行为因而剧增。世界银行(World Bank)称,1998年至2004年期间,中国的政府治理质量严重下降。在控制腐败方面,中国的退步尤其巨大。(见图表)



此外,裴敏欣还提到正走下坡路的中国公共教育及卫生质量、环境退化的规模,下滑的财政能力(包括不能从政府拥有产权的国有公司那里获得收益),以及共产党自身政治合法性的削弱。他提出,政府和社会间的紧张正在加剧。

裴敏欣颇具说服力地论辩说,中国的渐进改革经常被视为优于前苏联尝试的激进改革,但这一改革既是经济策略,也是政治策略。其目的也是为那些拥有政治权势的人,加上那些支持政治权贵的人“寻租”——权势人物要保持其地位,就需要这些人的支持。按照这种国家观(vision of the state),政府并非中国传统思想和当代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所宣扬的那样,是实现公共福利最大化的工具,而是一种竞争性的“寻租”工具。渐进式改革通过保留有利可图的市场扭曲,创造了“租金”。经济越有活力,“租金”就越多。但市场扭曲越严重,经济越发可能失去活力。中国政府正在走钢丝。

中国的现状与过去明显存在一个巨大差异:活力四射的经济。通过向世界提供廉价且勤恳的劳动力,以及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近一半的投资额,使中国成功地脱离了长期贫困的状况。中国社会正日益城市化,更文明开化,对世界更开放。

四种未来情景

这一切对于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前景意味着什么?对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又有何影响?我为此设想了4种可能的情形。

第一种可能,改革继续进行,经济继续增长,政治改革重新启动。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在未来数十年内平稳地形成。

第二种可能,在一个不断改革的共产党领导下,中国成为一个繁荣的市场经济体。届时,一个威权的超级大国将改变世界的政治平衡。(见图表)



第三种可能,事实证明中国无法推行必要的改革,最终阻碍了这一经济体的进步。中国变得更有压制性,中国成为发展失败的伤感案例。

第四种可能,经济增长放缓导致政治危机。动荡随之产生。不过,最终诞生一个民主制度。

我发现,很难相信会出现第一种情景中的平稳过渡。同样,要相信共产党威权政府会带来一个先进的、国际化的经济体,也很困难(尽管愿望可能成为思想之源)。第三种情景看起来也难以置信:很难相信中国人会容忍任何东西阻止他们继续致富。最后一种情景倒是更容易想象。

我并没有预测中国近期内会发生政治危机或者经济骤然滑坡。中国经济可能将继续快速增长很多年。不过,市场化的经济与官僚威权的结合,看来并非长久之策。不可抗拒的市场力量将会与党的不可动摇的立场碰撞。有朝一日,肯定有一方要作退让。

*《中国转型的陷阱》(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哈佛大学出版社(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6

**《政府的历史》(The History of Government)牛津(Oxford),1999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