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师大教授又出名言:我不知道老百姓是谁

2006-07-11 00:08 作者:侯宁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最近我被一顿猛批,我很意外,像我这样的人还会被人批!”这是北京师范大学钟伟教授在表白“经济学者一定要替百姓说话吗”以后,出现在博鳌房地产论坛上时的开场白。

 “我不知道老百姓是谁”,则是该经济学家的最新言论。正是以这样的经济学家观,钟伟教授一屁股坐在了房地产资本一边,认为房地产泡沫不能破灭,而且正是房地产行业缓解了银行流动性过剩危机。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房地产泡沫,银行也许早就完蛋了。

 谢国忠在接受今日沸点采访时曾经说过,经济学家就像演员,就看出场的次数多少,多了就自然成为经济学家了。问题是,为什么这样的“非百姓”代言人现在越来越多了?经济学家为了达到出场多的目的,就可以故作惊人之语吗?

忍着性子看完钟伟先生在博鳌论坛上的演讲录以及发表在《英才》杂志上的文章。看后的感觉首先是头疼,然后是觉得钟伟先生的“大白话”实在是可爱;三是钟先生这样的在高校独当一面的金融中心主任,其距离经济学家也实在是有距离的;四是觉得国内不少经济学家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自己还在“找北”,找不到便先投靠一个小圈子图些实惠。

 谈到“头疼”,我指的是钟伟先生演讲文稿的混乱。

 然而钟伟的演讲也有妙处。比如开篇他便谦虚地表示:“接下来的演讲不代表真理,道德水平中等,研究的水平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已经尽到了我的专业水平,尽管如此仍然有可能是错误的。”接着他又有些委屈地说:“最近我被一顿猛批,我很意外,像我这样的人还会被人批。”如此等等,倒是能说明钟伟还是个坦诚的人,想什么说什么。

 而在谈到“市场和政府的分界”时,钟先生的“大白话”便说得矫情了。他说:让“潘石屹先生不想挣钱,就和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基于自私自利的出发,最后导致地球的发展。像我当老师的,教好我的书,写好我的书,可以偶尔在上面胡说八道,是尽到我的本分”。这话听来有理。但钟先生却忘了,地球人都知道他不是个“本分”的老师,教书、写书之外,他还兼职安邦资讯、长城证券等,忙了去了。倒是“偶尔胡说八道”说得有些逼真,否则,怎能激起那么大的民怨?

 众所周知,钟伟先生的名言是“经济学者不一定要替老百姓说话”。这一次演讲,他总算把这话的深刻含义用大白话表达得清晰了些。他说:“我想讲在中国这个过度尊重个人公民对土地使用权的物权性拥有,这是不可剥夺、不可让步的。这是我为什么不想做民意代表的原因。你让我代表的时候,我是不是始终会坚持你的利益,我应该支持谁?我不知道老百姓是谁。我只知道特定的群体应该做什么。”

 看到了吗?语言虽罗嗦,但钟伟先生这次表述得已很清楚了。那便是,由于改革过程中对土地等的使用权、所有权的界定并不清晰,所以作为学者的钟伟搞不清他该代表谁,所以他便只能像叶檀博士指出的那样“出尔反尔”,最后当然便迷糊到“不知道老百姓是谁”了,而只能“知道特定的群体该做什么”!言外之意,“我就只能为特定群体出谋划策”了。

 总之,钟先生的坦诚令人钦佩,局限却是明显的,其得出的结论也往往“词不达意”。当然,他也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改革过程中的利益分化已经成了一种结构性固化现象,许多“经济学家”根本无力或者也根本不想再去承担起为国为民经世致用的重任了。

 钟伟先生的现身说法已经清楚地表明,利益分化,群体分层,“非百姓”代言人也必将越来越多。这似乎已是一股不可遏止的“历史潮流”。百姓愤怒可以理解,但政府如何理解、如何疏导这“潮流”,却显得更加重要。这,或许也是钟伟们给社会的一大贡献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