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人的智慧令人震惊

2006-05-04 09:4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但中国为什么不强大?说中国人脑瓜聪明,大概没人有异议。甚至有一种说法认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就是犹太人、日本人和中国人。究竟谁提出了这个说法,准还是不准,都无从考证,也没必要考证,反正中国人聪明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摆在那儿,四大发明摆在那儿,李约瑟博士的《中国科技史》摆在那儿,不承认中国人聪明,要么是无知,要么是睁着眼说瞎话。

不过,这些年来大家对咱们中国人的聪明也发生了动摇和怀疑。

原因是:国内科学家和文学家至今无一人获得诺贝尔奖,连国内设置的中国科技大奖也是一连三年空缺;科研和生产领域凡是先进的设备,绝大部分是引进洋人的;咱们的大学教材更被人戏称“文物”,比发达国家落后一大截子,以致不少高校不得不引进外国教材;咱们的国民素质、国际竞争力、科技竞争力排名一个劲儿地往下掉,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打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中国人变得不聪明了?

琢磨了一下,得出了一个不知正确与否的答案:不是中国人不聪明了,而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人把自己的聪明才智转移到了以下项目的研究和实践上,并取得了相当可观的经济效益:

往油条里掺入洗衣粉,可以少用面粉而使油条炸得肥大好看又好卖;

往猪肉、牛肉、西瓜、西红柿里注水,可以让水卖出个肉价、菜价来;

在猪饲料里掺上瘦肉精,猪可以长得快而且瘦肉多,毒人不怕,好卖;

在羊被屠宰前为其注射阿托品,能使肉质显得鲜亮,还可使羊因口渴而大量饮水,毒人不要紧,可以多赚钱;

在质次的沤黄米米粉中掺入有毒的甲醛次硫酸钠,可以做成洁白晶亮的“上等”米粉;

在面粉里掺上廉价的滑石粉或大白粉,既增加了分量又使面粉雪白好看又好卖;

用工业酒精兑上水,当白酒卖,简便又赚钱;

给陈大米抛光涂上工业油,毒人不怕,能卖个新米的好价钱;

给陈小米和玉米面染色,效益与制造毒大米不相上下;

撒泡尿把桃、杏泡上,个沉又漂亮,价钱自然就上去了;

用硫磺把白木耳熏得更白,毒人不怕,好卖即可;

用墨汁和其他什么材料把黑木耳搞得更黑更沉,不仅好卖还能多赚;

给弥猴桃施“膨大剂”使其增大,价格翻番;

给黄鳝喂避孕药,速肥,经济效益好;

用牛血兑洗衣粉和味精,做成鲜嫩的“鸭血”,卖给饭馆,废物利用出效益;

用化学添加剂把劣质茶叶炒出顶级毛峰的效果来,经济效益陡增十几倍;

给鸡大腿涂上丰乳膏使其显得格外肥大鲜嫩,煞是诱人;

往大鱼肚子里装进小臭鱼,大鱼更显其大,分量也跟着上去了;

从阴沟里提炼食用油,成本极低而赚头很大;

刻几枚假公章,制作假证件、假发票,一本万利;

把报废汽车鼓捣鼓捣,制成“马路杀手”,不但杀人,还能赚钱;

千方百计缺斤短两,在秤杆子上作文章,据说有200多种花样,经济效益很好,还能获得耍人的快乐;

下大气力钻研溜须拍马、行贿受贿的艺术和技巧,可以快速升官,快速致富。

  这些大多属于傻老外闻所未闻的高技巧,可以申请发明专利,甚至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如果设立一个制假贩假的诺贝尔奖,估计咱们中国人能够包圆了,至少也能把大部分奖金夺回来。怎么能说中国人不聪明呢?

在国外留学的某些中国人也是很聪明的。比如逃个票啦,伪造个电话卡啦,买来衣服白穿一阵子再退掉啦,利用人家制度上的小漏洞钻个空子啦,等等等等,都是小菜一碟,干起来得心应手,驾轻就熟。在那个讲信用的消费环境里,善耍小聪明的中国同胞一边施展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还一边暗中嘲笑外国傻蛋好糊弄,从而获得了智慧的优越感--还是中国人聪明,傻老外差得远了!

  说了这么多,还得回到正题上来。在此正式请教诸位:为什么咱们中国人(至少是一部分中国人),不愿用大智慧而愿耍小聪明,不愿走正路而爱走斜道?更要紧的问题是,怎样才能把咱们中国人的智慧吸引到正道上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