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专稿】“开心”其实很伤心(上) ——记罗织湘遗孤黄颖

2006-03-17 14:08 作者:章海容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图片一:开心亲着妈妈的照片。

【看中国报道专稿】开心,是黄颖的乳名,2001年5月18日生于广州,一个简陋的小门诊部里。

2006年1月,开心和爸爸黄国华被泰国警察押着送到了新西兰。周末的时候,爸爸和爸爸的朋友们带着她去了鸭子湖、动物园和好多美丽的地方,开心喜欢玩水、喜欢光着脚丫跑、喜欢荡秋千、喜欢吃冰淇淋、还喜欢的问带她玩的阿姨“这是什么呀?”。

看起来开心和其他小孩没什么两样。

只是,每次她看到阿姨亲亲自己6岁的儿子时,就会停下正在玩的,跑过来,仰着脸,举起小手叫一声:“阿姨!”。

开心也想要抱抱,但她不会喊错。因为她知道,自己已没有妈妈了。

图片二:孤独的开心

(一)妈妈

开心见过妈妈,出生后的头一百天里都和妈妈待在一起。后来还见过一次,是在妈妈的追悼会上。那时开心一岁半了。

妈妈罗织湘是广州人,工程师。爸爸黄国华,是山东人,因为学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从99年就不断的受到骚扰,被抓被打。他们只能四处漂泊,有家不能回。

没有了工作,也就没有了钱。罗织湘怀着开心的时候,每天只能吃到几毛钱的菜。快要生的时候,广州的610办公室把所有能接生小孩的地方,都通知到了:见到她就抓走,连黄国华的老家山东也知道了。

后来妈妈终于把开心生下来了。颠沛流离中的饥寒交迫,610警察的虎视眈眈,上无片瓦遮身,下无寸土立足,都不能减少初次作妈妈给罗织湘带来的由衷的开心,孩子的乳名于是就叫开心。

2001年8月,奶奶贺光荣把刚过百日的小开心抱回山东老家抚养。

回到山东,贺光荣才知道,老伴黄佃清被抓走了,其实她自己也被抓过。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实话的那次,被抓了回来,上老虎凳,关看守所,打的死去活来,还押着去游街。身上的瘀血块到现下都没好呢。

开心的第一个家是爷爷奶奶的家,是用土坯做的房子,土坯做的门,土坯做的院墙,墙角处裂开了一厘米多的缝,夏天漏雨冬天漏风。爷爷奶奶是农民,没有收入。

开心一岁半的时候,爷爷奶奶抱着她,千里迢迢到广州见妈妈罗织湘最后一面。罗织湘在2002年11月20日和黄国华在住处被抓。绝食10天后,1米58的妈妈只剩80多斤,还怀着孕。610办公室既不放人,又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就让开心的姨妈罗织芬来洗脑班陪护。那时已经有三个610的人寸步不离的看着罗织湘,床上方还有摄像头监视。

11月30日晚上9点,罗织芬喝了点水后,马上就睡着了,和平时不一样是,睡得特别沉。到了凌晨一点钟,罗织芬被脚步声吓醒了,从窗户上看到妹妹躺在楼下的地上,不省人事。罗织芬哭着跑下楼,就看到一个警察只顾着给罗织湘拍照不抢救。后来才检查,发现没有骨折,胎儿也很正常,地上只有极少量的血,头部后左脑着地,皮层内有血肿。可是610的人和保安、医生护士约二十人都进去了,唯独不让罗织芬进去。过了几分钟,就听见里面罗织湘很大一声的、很痛苦的惨叫。610的人说把罗织湘转院了。

在医院里,已经是12月1日凌晨三点多。医生说:“头部有两处伤,在左、右后脑各一处,左处是从三楼掉下来时摔的,但只有皮层淤血。右边的伤很重,大脑已经震成豆腐状。”罗织芬当时就懵了,明明只有一处伤的,怎么变成了两处?那声惨叫是怎么回事?

610警察说罗织湘是跳楼自杀。罗织芬悲痛欲绝,死活也不相信。妹妹前一天晚上还打电话给山东的婆婆说要生下孩子。在洗脑班里,二男一女连罗织湘上厕所都跟进去,妹妹绝食11天,瘦的皮包骨头,怎么就会从三楼跳下去?(待续)


(看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