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美媒体和官员在矿难后表现大不相同

2006-01-06 18:3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06年刚刚降临不久,元月二号清晨美国西佛吉尼亚州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煤矿爆炸事件。12名矿工遇难,一人幸运生还。在事发后的这几天,美国媒体全方位报导抢险工作以及相关情况,政府官员、煤矿主全在现场指挥抢险或者安抚家属。这不禁让人联想起煤矿灾难频发的中国在事故发生后,处理事故的手法与美国是多么不同。

美国西佛吉尼亚州萨戈煤矿发生矿难后,美国各大媒体,包括中国新华社在内的国际媒体,大量涌入煤矿所在地进行全方位的报导。新闻频道CNN 更是几乎24小时追踪报导,抢险现场不时召开记者招待会,西佛吉尼亚州州长和煤矿负责人或是对发生这样的事故表示遗憾,或是介绍抢险最新进展。矿工家属被安排到现场附近的教堂等待,他们出现在电视摄像镜头前的频率最高,向记者讲述他们的感受。

让我们再把想像的镜头,移向中国广西南丹煤矿2001年7月发生的矿难现场。事故发生后被隐瞒了整整10天,才被揭露出来。赶到现场采访的记者受到矿方人员的跟踪、阻拦甚至用凶器威胁。有的记者是冒着生命危险,把事实的真相公布于众。

2002年,山西富源煤矿发生事故后封锁消息的做法如同南丹的翻版,“防火防盗防记者”在这里得到全方位的展示。即使是官方允许报导的矿难,经常也是只有几家官方媒体可以采访,其他媒体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

为什么中美之间在处理矿难的手法上有如此大的不同呢?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政治学教授万明说:“正常民主社会都是属于平民社会,像这种事关系到平民的事里头,其他人会有共感;另外像这种事比较容易吸引观众的注意,所以它是一个互动的关系。”

西佛吉尼亚州的州长曼秦在事故发生后一直在现场安抚家属,他不惧怕媒体的问题和家属的质问。相反,在山西富源煤矿发生事故后,官员把记者隔离在警戒线以外,躲开记者的询问,如果意外碰上记者,也是一问三不知。

万明说,中国官员如此不负责任的表现,是因为他们与煤矿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是当地的官员担心影响自己的政治前途,另外很重要一个,官员和矿主之间的关系属于是腐败性质的。”

但是,万明说,美国的官员就不是这样,因为他们是民选的:“他不关心的话,他肯定会给选下来的,这毫无疑问的。因为选民要求比较高,在民主社会上一般选出来的官员还是有些责任感在里面,因为他的权力来源不一样;官员权力来源是由上级,那你就最担心就是上级认为你没有能力,或者说你给他捅出篓子,所以他要捂着干。”

美国萨戈煤矿事故发生后,媒体已经揭露出,该矿在2005年就受到联邦政府煤矿安全管理部门200多项警告,最近的一次警告就发生在去年12月底。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孙雁说,遇难者家属一定会把这家煤矿告上法庭。美国在1909年发生一起重大矿难后,就制定了有关矿工赔偿问题的相关法律。孙雁说,中国应该在这方面学习美国:“首先都要把那些条例都列好,那一方面他们应该负责任的,法律上一定要严密,如果出了事话就要诉诸法律,要罚到他惨,罚到他垮掉。”

孙雁还表示,中国政府应该像美国一样允许媒体自由报导矿难事故:“孙雁:中央好像有这个意图,已经开始说责任事故可以报,但是到了地方上又是二回事,对记者是很粗鲁的,拳打脚踢啊、缴他们的器材啊、人身攻击他们。”

美国在二十世纪初,直到四五十年代,一直都是矿难频发的国家,当时发生死亡上百人的矿难并不罕见,最严重的一次是发生在1907年,360多人遇难。但是自从70年代以来,矿难已经很少发生。

中国安监局局长李毅中最近说,要清洗中国“带血的GDP”。如果中国的媒体不开放,官员腐败问题不清除,GDP上矿工的血又如何清洗得掉呢?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