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鬼佬”论“饿鬼”——老外揭中国大饥荒之秘

2006-01-04 20:46 作者:凌锋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二○○五年十一月月二十六日,近四万民众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举行了纪念上一个世纪三○年代乌克兰大饥荒受害者及其他政治压迫受害者的活动,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参加了该活动并发表了讲话。尤先科表示,原苏联三○年代的大饥荒是反人类的罪行,所有人都应该记住这个悲剧,共产党到现在也没有对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忏悔。

这以前的九月十二日,中国国家保密局与民政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二○○五年八月起对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解密,这是保密局历史上第一次从幕后走到台前,向公众宣布解密事宜。然而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一年中国的大饥荒到底死了多少人,中国官方至今没有宣布,也许因为那是“天灾人祸”,不单纯属于上述的“自然灾害”,虽然以往说那是“三年自然灾害”。而由于有“人祸”的关系,关系到中共的罪恶形象,所以如果中国没有成为像乌克兰那样民主国家,人民也就难以了解事情的真相了。

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一年大饥荒期间,我生活在上海,由于资讯的封闭,加上我当时是“统战对象”的华侨而享受“照顾”,所以虽然知道大饥荒,但是不了解严重程度,更不了解死了人。还在那里“高举三面红旗”,实在愧对死难同胞。七○年代中期到了香港以后,才逐渐了解一些真相,但是始终没有了解“全貌”。中国旅美学者丁抒有“人祸---中国大饥荒纪实”一书,出版于九○年代初,主要从政治因素来描述大饥荒的形成。

其后,当时担任香港南华早报的贾斯柏ܫ贝克出版了“饿---毛时代大饥荒揭秘”(以下简称“饿鬼”),此书最近由在普林斯顿大学任职的姜和平女士译成中文,明镜出版社出版。香港人叫老外为“鬼佬”,中国人是人而外国人是“鬼”,真是大长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洋鬼子的威风。这个大民族主义观念至今未消,支撑着中国的民族主义,当然,有些称呼是习惯成自然,并没有民族主义的感情。但是如果看了贝克写的这本书,我们恐怕更悲哀于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人才是“鬼”,而且是非常难受的“饿鬼”。由鬼佬解开中国大饥荒的真相,中国人应该感到汗颜,而由鬼佬揭示中国的大饥荒,他的视野更广,不但回溯中国历史,还带上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种“比较饿鬼学”,使我们更了解共产党的罪恶。更难得的是,作者还到大饥荒的严重灾区采访当事人。中共说解密并没有解密,而鬼佬在多年前就帮中共揭秘,真是历史的讽刺也。

“饿鬼”主要分三个部分:一,中国:饥荒的国度;二,大饥荒;三,弥天大谎。

第一部分,追溯中国的饥荒历史,也连带观察世界的饥荒情况。谈到中国的饥荒历史,难免会想起一九四九年八月国民党在大陆败退时,美国国务院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其中提及中国的“吃饭问题”。毛泽东因此为“人民日报”撰写多篇社论,在“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一文中表示“革命加生产即能解决吃饭问题的真理”,因此,“在人民政府下,只消几年工夫,就可以和华北、东北等处一样完全地解决失业即吃饭的问题”。不幸的是,十年以后,毛泽东的预言破产,中国饿死了几千万人。

这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讲中国的大饥荒与三十年代苏联大饥荒的关系。本文一开始谈到的乌克兰大饥荒,就是苏联大饥荒的一部分,因为乌克兰当时是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后来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承认:“成千上万,也许上百万人丧生。因为没有人计算,所以我说不出准确数字。我们所知道的是死亡人数惊人。”

苏联的饥荒起于斯大林处死了布哈林等政敌以后,消除阻力,从而得以强制性的推行农业集体化,导致大饥荒的产生。根据历史学家的研究,一九三○到一九三七年,全苏联一千一百万人死于饥荒,乌克兰是五百万。但是也有专家认为乌克兰死亡人数是七百二十万到八百一十万人。一九八八年,美国国会的调查报告判定斯大林明知人民死于饥饿,他和他的追随者们对乌克兰民族犯下种族灭绝式谋杀罪。今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呼吁国际社会承认一九三○年代发生在乌克兰的大饥荒是苏联造成的“种族灭绝”。

作者引用毛泽东的话作为反讽:“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果然二十多年后,中国发生类似事件。第一,强行推行人民公社化运动,事前清除邓子恢这“小脚女人”。第二,明知有饥荒,却整肃提出不同意见的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造成更大的饥荒,因此也构成种族灭绝式的谋杀罪。而后来的中共领导人还为毛泽东掩饰大饥荒的罪行,是为“助纣为虐”,甚至继续犯下其他罪行,那是罪上加罪。

第二部分是中国大饥荒的情况。作者除引用其他专家的资料外,还对饥荒最严重地区的河南与安徽有各自独立的一章分析;西藏因为情况特殊,也有专门一章论述;“其他省份”中,则包括四川、甘肃、贵州、河北等地。作者还有一章叙述劳改营的饥荒惨状。

作者特别指出,中国历史上的大饥荒,几乎都是在社会大动荡后出现的,这次却是在和平时期发生;以前饥荒是局部地区的天灾人祸,这次却是全国各个角落。通过这一部分,我们大致了解大饥荒的基本轮廓:

一,死亡人数

河南省死亡人数是两百万到八百万之数,信阳专区是一百万到四百万;安徽省两百万到八百万,凤阳县八万三千到十一万;四川省七百万到九百万;贵州省一百万;甘肃省七十万到三百万;青海九十万。西藏自治区五十万到八十万。河南、安徽、四川因为死亡人数特多,所以作者不但对信阳专区与凤阳县作了专门研究,对当时的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与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也专门做研究,分析他们当时的表现和责任。至于劳改营情况,有些地区死亡率达四到五成,总的数字大约有两成。


二,饥荒惨状

1,?寻找代食品。除了采用所谓“双蒸饭”来扩大米饭的“体积”外,包括“准食品”(这是本人所定名词)中的老鼠、蟑螂、蚂蚱、蜗牛,还有稻糠、甘蔗渣、玉米芯、黄豆荚、高粱杆、树叶、树皮,甚至锯末和木渣纸浆,最后就是那个著名的观音土。在这个大饥荒年代最特别的是培育“含有极高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和维他命”的“小球藻”。笔者当时工作所在的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丽娃河里就养着这种生物,但是食堂里有没有把它混在食物里给我们吃就不清楚了。刘少奇一九六○年回湖南家乡时,当地干部把被剥光树皮的树干涂上黄泥,再用稻草裹住。

2, 逃荒。作者把“凤阳花鼓”中的凤阳作为典型,因为在饥荒年代那里有“逃荒”传统。但是在共产党统治下,饥民也没有逃荒的自由,必须由党批准。即使如此,还是有不少饥民为生存而逃荒。

3,?吃人。这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根据作者考据,汉高祖曾下令允许买卖或吃他们的孩子。乌克兰大饥荒与纳粹集中营也都出现过。作者对中国古籍中“吃人文化”做了特别研究,例如把人肉作为补品与美食,或把吃人作为复仇手段。对大饥荒的惨状,作者除了搜集资料,还做了调查采访。河南固始县九十万人口官方记载有二百例人吃人事件,党内文件记载凤阳的一个人民公社就有六十三宗人吃人案件。实际上人吃人事件在四川、甘肃、青海、西藏、陕西、宁夏、河北、辽宁也都有,几乎遍及全国。除了传统的“易子而食”发展到吃自己的亲生子女。不知道这是不是共产党宣扬了太多的“大义灭亲”?

三,何谓“饿鬼”

在“剖析饥饿”的一章里,作者专门描述饥饿的现象和感受,也就是“饿鬼”是甚么样子。“最初阶段”是明显瘦弱,腹部塌陷;第二阶段身体开始肿胀,我们经历那个时代的人都不会忘记那时的“水肿病”。甚么“病”?那是共产党下令不准说是营养不良或饥饿导致的。作者引用了许多亲历人士的描述,对“饿鬼”的外形和各个器官所发生的变化有详细的记述。例如:“我们所看见的,那已不是一张张人脸。在人们颈椎上蠕动的,是一副副白纸面具,有点像午夜美国三K党,面具上毫无人血,也无人气,更无人相。人皮直似一层透明薄纸,一扯就破。最突出悲剧性的是双眼,深深凹陷,两粒眼珠,如两颗念佛珠,每副人相全是凄凄惨惨而形象有点狰狞。”但是他们死的时候一般很平静,因为已经饿到要挣扎都没有力气了。

面对大饥荒,中共还制造歪论。一位当时在中国的非洲留学生说,他的一位在美国受教育的生物学教授在学术会议的演讲中说,中国人在生理上与其他种族不同。因为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在人类的新陈代谢活动中是可以互相内部转换的。中国人即使在饮食中缺乏脂肪和蛋白质,也不会受到任何缺乏营养的损害。连中国人所看不起的非洲人也不值共产党的所为!

第三部分的“弥天大谎”,作者挖掘了饥荒造成的原因,以及中共的谎言,从而将“人祸”披露在读者面前。

有关毛泽东知道饥荒情况而死不认错,涉及到党内的权力斗争,书中有所分析,甚至有人怀疑这是毛泽东故意考验各级干部与老百姓是不是真正忠于他。但中共将责任推给“自然灾害”与“苏修撤走专家”,则是弥天大谎。不但那时气候良好,而且中国还有粮食出口!问题主要是各级干部迎合毛泽东好大喜功的“三面红旗”,谎报产量,然后强迫农民缴公粮,手段极为恶劣。可见是“人祸”在作怪。后来中共找了一些基层干部做替死鬼,甚至给他们加上“反革命”的罪名,其实他们是无限忠于共产党,无限忠于毛主席才那样做的。毛泽东才是这场饥荒的设计者。?br>

许多人有一个疑问,这场大饥荒为何没有人反抗?根据本书的答案,饿死的主要是农民。农民们不相信共产党会置他们于不顾,相信只要毛主席了解实情以后就会来解救他们。等到他们到了饿死边缘,要反抗也没有能力反抗了。

作者对曾希圣开始坚决贯彻毛的反右倾指示,后来又大胆推行“三自一包”有特别分析,华国锋这个时候开始被毛泽东所赏识。今年再度成为热门话题的胡耀邦与赵紫阳在当时的表现也被披露。也许他们后来良心发现而坚决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刘少奇对农民的“拯救”,作者颇为赞赏。到最后实际上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要为这个惨剧负责。但是毛泽东因为刘少奇等人的“不忠”而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反攻倒算。然而一直到邓小平、江泽民掌权,仍然在掩盖推行这些谎言。胡锦涛声称“以民为本”,现在看来也还是“以民为笨”,继续用谎言来掩盖历史,目的都是为了维护他们一小撮特权阶层的利益。

最特别的是,作者作为一个“鬼佬”,居然在最后一章写“西方世界的失误”,要西方世界一起来承担责任。中共不愿承担责任,鬼佬却觉得自己“在责难逃”,真是理念上的根本区别。

作者认为西方世界的责任在于虽然台湾的蒋介石确认大饥荒而要部署反共大陆,但是西方国家开始都不相信,特别是美国左翼记者斯诺、英国BBC记者格林、英国的蒙哥马利元帅、后来担任法国总统的密特朗,还有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应邀访问中国后,回来不是大赞中共,就是否认饥荒的存在。而长住在中国的外国专家,如路易ܧ艾黎等,也否认中国有饥荒。到后来发现有问题时,要不要援助又一直争论不休,因为中共也一再表态不会“乞求”而拒绝外援。到一九六四年中共开始大量进口粮食。应该一提的是赫鲁晓夫曾怀疑中国有饥荒,但是毛泽东立刻出口几百万吨粮食到苏联,让他没有话说。毛泽东为了自己的阴谋与面子,不惜牺牲千万条中国的人命。但是还有外国人论述毛泽东是结束中国饥荒的“救世主”。作者认为,在说谎方面,中共比苏共更加成功。

作者在后记“北韩一九九八”里,联系到北韩的大饥荒。一九九六年五月他回到延边调查饥荒情况,“同样有再次进入恶梦的感觉。人们讲述的故事和大跃进年代的故事雷同。那边已经成为历史,这边却正在发生。”北韩也一直不承认有饥荒与饿死人,以维护它的国家尊严,加上援助物质也落在特权阶层和军队手里,虽然联合国与南韩出手相助,但是外界缺乏热心也是肯定的。

一九三二到一九三三年是苏联大饥荒,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一年是中国大饥荒,九○年代中期后是北韩大饥荒。七○年代中期柬埔寨死了三分之一人口,肯定与大饥荒有关,占多少比重则还不清楚。十几、二十几年,“饿鬼”就要跳出来一次。它们都是共产国家,可见共产国家是盛产饿鬼的国家。非洲也有大饥荒,例如埃塞俄比亚、苏丹等,那是它们也在推行具有非洲特色的马列主义,并与中共特别友好之故。由此可见大饥荒与共产专制制度有关。要消灭全球的饥荒,唯有在地球上消灭罪恶的共产制度。

至于这场大饥荒中国饿死多少人,看中国的档案解密后怎么说,问题是许多资料已经被毁灭,也许就永远没有一个准确数字。根据本书作者引用专家们的研究,死亡人数应在三、四千万人之间。这笔血债该怎么认?怎么还?

(“前哨” 2006年一月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