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八十沧桑谈汕尾 一枪惊破看东洲

2005-12-20 09:23 作者:作者:草虾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广东汕尾市旧称海陆丰地区,乃是华夏南方的潮汕文化与客家文化的交汇处,民风好礼而强悍。此地乃是共产党发家的农民运动的策源地,也是痞子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摇篮。

该市东部的遮浪半岛呈人字形,东抱碣石湾白沙湖,西含红海湾品清湖,南临南海。1993年2月23日,半岛的东南角辟为 “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县级编制,人口共约11万人,田干、东洲、遮浪三个镇也都改称为街道办事处。开发区陆路东往汕头200公里,西到深圳210公里。海上呢,东距汕头70海里,西去深圳82海里。旅游者可以从半岛之尖的遮浪角,南望香港,东眺高雄。区内陆续投资建设的大型工程有红海湾大道、沿海国防公路、红海湾供水工程、东洲11万伏输变电站、东洲港码头、白沙湖堤围。可供开发的土地均是平缓山坡地、荒沙滩和旱地。由于三面环海的半岛地形,风力资源丰富和海运条件便捷,开发区可能成为粤东地区重要的电力基地,主要项目包括:东洲11万伏输变电站早巳建成投产;红海湾风力发电场首期工程也已并网发电;汕尾发电厂总投资284多亿元…

2005.12.06深夜一阵枪响,却使得这个美丽的海滨充满血腥,在电厂工地上示威的遭受不公正征地的乡民死伤多人,当局诬称起因是乡民首先动武,又推出一名公安局副局长来承担指挥失误的责任。

然而,这位副局长只不过是一位小角色而已。按照我们知道的共产党的党政军体系惯例,汕尾这样一个地级市,设有陆军的广东省军区汕尾军分区,武装警察部队的广东省总队汕尾支队。共产党汕尾市委书记兼任军分区政委。事发现场出动了一千多名武警,汕头的武警也在待命增援--也就是说,武警汕尾支队乃是全伙出动,经过上级的武警广东省总队的协调,才能调动邻近的武警汕头支队。而武警部队的大规模调动,又必须知会同属军队系统的广东省军区、汕尾军分区。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大军种之一的武警,它的动武也是受到军事条令的严格规定的,何种情况下可以武装(配备真枪实弹)出动,何种情况下可以对天鸣枪,何种情况下可以点射(使用阻击步枪针对极少数暴徒),何种情况下可以扫射(使用自动步枪或者机枪针对大规模冲锋的暴乱阵势)。

这次电厂工地上,公安警察与武装警察属于协同任务,公安局副局长是无权指挥武警开枪的,否则要被武警的支队长敲掉大牙。所以,我们不难得知,东洲血案的首要责任人,乃是汕尾市委书记、汕尾市长、汕尾军分区司令员、武警汕尾支队队长等等地方党政军实权人物。汕尾市委的上层,则是广东省委。张德江2002年11月到任广东省委书记,2003年把汕尾发电厂(正式名称是广东红海湾发电有限公司)列为广东十大建设项目。这个超大型工程,又与李鹏家族的“中电建” 脱不了干系,李鹏正是镇压六四的主要刽子手之一。我们不难发现,东洲血案与天安门血案的手法乃是惊人的一致:深夜开枪,诡称一小撮极少数别有用心的坏人,诬指平民首先动武,戒严现场,封锁消息…只不过实在不好意思追认几个电厂卫士罢了。

东洲电厂血案的凶手名单为:张德江、戎铁文、王蒙徽、张鲁江、丁连军…

汕尾发电厂这样将近三百亿人民币的大型项目,征地成本的预算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要预算的高一些,否则官僚们没有油水。问题是,这笔钱是从广东省财政厅如何划转到汕尾市财政局的(红海湾开发区虽属县级编制,却不具有独立的财政)?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城市和工矿的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的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所以,汕尾官员的说法“土地是国家”,乃是违法的。

看来,汕尾发电厂的戏法大概是这样变的:广东省府的大官们把征地成本从省财政厅划出--毕竟省级机关有些王法,不好直接动手术。手术要在汕尾做,其一他们是基层政府,地方财政的账目可以很容易的操作;其二他们是东洲镇政府的顶头上司,直接唆使镇政府的小吏“代表”乡民“卖地”;其三他们是电厂的父母官,直接经手才能“为电厂服务”;其四他们直接向汕尾军分区和武警汕尾支队“劳军”,可以直接与军分区和武警支队的头目拍肩膀称兄道弟…于是,汕尾市府的官僚集团,承担了“乾坤大挪移”的直接功能,电厂征地费这块大蛋糕也就被汕尾市府以合理的方式分配掉了,最后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却连蛋糕渣渣也没尝到。

共产党的体系之下,市级官员也不敢把电厂征地费直接从财政厅扒拉到自己口袋里,还要变戏法,就是筑坝截流-把应该合理分配给乡民的钱强制性的截流在诸如市财政局的金库里,其中一部分先要“返还”给省领导,比如向省长儿子的公司购买一些进口设备,委托省委书记女婿的公司制作广告,组织一个省级领导为主市级领导作陪的出国考察团…然后呢,要在市里分配,也不能是赤裸裸的,要变戏法,拿这笔钱作为基金,搞些工程,让市长的儿子中标,让市委书记的女婿承包,让军分区司令的外甥猛捞,让武警支队长的小姨子广告…

假设征地成本占到电厂预算的十分之一,就是三十亿。三分之一“返还”省里-一百名省领导每人可得一千万,三分之一截流市里-一百名市领导每人也得一千万,还该有三分之一也就是十亿元流到镇级以下。镇政府一级吃掉一半-五十名镇领导每人也得一千万,还该有五亿最终分给乡民-五千名乡民每人得到10万元,然后流浪进城打工去也。然而汕尾市府的最终方案是每年拿出六十万元分配给几千名乡民。五亿元与六十万,这是什么样的数量级的比较呢?假设银行的定期存款年息为百分之六,那么五亿元的年息就是六千万!汕尾市府给乡民的分配方案,只占五亿元的年息的百分之一!由此可知,汕尾市府的贪婪到了何等丧心病狂的程度!

汕尾电厂工厂的拆迁费,形成了一个营养丰美的池塘,形成了一个食物链。下级官员要吞一百万,就要孝敬上级一千万;上级既然吞了一千万,就要保护下级吃稳一百万...最终,那些乡民们发现失去了世代赖以为生的海湾、山林、田地,代价只是几千人分享六十万…

面对这场已经示威七个多月的农民运动,既得利益者是江泽民集团的铁杆、镇压法轮功的刽子手张德江及其爪牙,新上台的胡记中央没有任何理由下令开枪,只会官样文章地要求广东省委稳定局势、和谐社会。假如在电厂工地示威的农民运动不平息,那么广东官僚集团就会内讧,就会有人向中央密告内情,张德江以下的广东官僚将全伙被胡温藉口端掉。假如广东官僚不顾天下之大不韪而冒险一时,利用地方政府与驻军和武警的鱼水关系把军方拉下水,又让军方(含武警)不必承担责任,再加上现代化的围堵封锁,那么是可以得逞于一时的,胡温也只好干瞪眼。

然而,汕尾既属客家语系又属潮汕语系,还是著名的侨乡,东洲的枪声将给这两大族群造成如何的心惊肉跳?将给这两大族群所联结的台湾同胞、香港同胞、海外侨胞造成如何的震撼?

只是这样一来,就开了一个恶例,为了维护地方官僚的肮脏利益,地方政府可以动用武警,可以决定开枪,可以向民众不宣而战。广州太石村之后有了汕尾东洲镇,那么广东省之后呢,或者湖南开枪在浏阳,或者江西开枪在萍乡…

1989年,只有中央军委的最高领袖才有权下令开枪。现在呢,既然能让一部分地方先富起来,就能让一部分地方先开枪起来…

1925年,共产党在汕尾发动农民运动,1927年建立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风雨八十年…

2005年,共产党在汕尾镇压农民运动,2007年将如何?


(来源:新世纪)(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