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清醒与选择—有感于汕尾当局开枪杀人兼谈六百万退党

2005-12-11 18:17 作者:清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序:古人说:“侧隐之心,人皆有之”。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毕竟还是有许多人关心着百姓的疾苦。谨以此文献给良心尚存、以及为子孙后代考虑的人们。

(一)百姓疾苦

不久前看了一组网络照片,其中有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沿街乞讨。没有讨到钱,便拿出自制的琴,希望靠拉琴能让路人施舍点钱。可是,警察过来将他的琴折断了。伤心而又绝望的老人只好在路边无助的哭泣……

很多人认为中国老百姓日子比以前过得好多了。可是看似繁华的外表却掩盖不住诸多的社会问题:贫富差距日益加大、贪污成风、百姓有冤无处伸、上访被压制、矿难频繁却又不让报导、疫情危机、还有道德危机,等等。

面对这些情况,有人麻木,有人担忧,也有人把希望寄托在中共上。

然而,中共能解决这些问题吗?

据媒体报导,广东汕尾市东洲发生当地最严重的警民冲突事件,逾千名全副武装的军警向数千名抗议被强收土地建电厂的村民发射催泪弹,再以实弹镇压。有消息称目前已知的失踪(或死亡)的村民达三十多人。

汕尾市红海湾东洲,周围共有十条村。村民表示,汕尾市政府在当地收地兴建发电厂,因收地赔偿问题没有谈妥,失去营生土地的村民分文未取,更有官员贪污侵吞赔偿款。自十月开始,不断有村民在发电厂建筑工地外围示威抗议。

12月5日,广东汕尾当局派上百名防暴警察进驻遮浪风力发电厂。几位东洲村民代表6日前去了解情况,但立即就被警方抓捕,面对军警大举出动,电厂门前村民没有退缩,各村共数千人赶到增援,警察向村民射击催泪弹,并开枪射击,打死村民。广东汕尾官方人员随后张贴告示通缉村民代表,试图将责任推向民众,并以各种途径销毁证据。

有村民说,没有想到政府会这么冷血,向手无村铁的村民开枪,他们感到很无助。

一位70岁的老农民说,活了一辈子,没见过这样可怕的事情。“现在是xx党杀人,比日本军进城、土匪流氓还要可怕。”“东洲村的村民是最老实的,又能吃苦,没有想到xx党连这些人都开枪。”

(二)飞腿·尸虫·冰水

从中共的历史来看,它对待冲突的办法,除了暴力,还有什么呢?

更可悲的是,即使在和平时期,中共对百姓也毫不手软,从它对下岗工人上访、失去土地农民的上访、法轮功学员的上访中就可见一斑。此外还要时不时的搞一些运动来清理它看不顺眼的群体,并以此来威慑百姓。可以说,象中共这样枪口一直对着国内的平民、在血腥之际又厚颜无耻的对百姓人伪善、以欺骗为自己开脱,古今中外也是罕见的。

略举几例:

飞腿 白晓钧,东北师范大学哲学讲师、校刊编辑,在书法、诗词上有一定的造诣,1999年7月21日在去北京上访中,被集体强行关押在北京丰台体育场。目睹武警对一位女学员行恶,白上前劝止,被一年轻武警助跑几米用飞腿踹伤肋骨。2000年7月20日,白晓钧再次去北京上访,开始了被迫害致残(腿折)直到迫害致死的悲壮经历。当他两年非法劳教到期时,已被迫害的极端虚弱的他,只因拒绝洗脑,在送“洗脑班”迫害两个月无效后,直接再次非法劳教,直至被迫害致死。

尸虫 据知情者透露,今年6月中旬,江苏盐城市发现大量《九评xx党》的书籍,引起当局恐慌,610办公室与警方联手,突然大范围地搜查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家,凡是搜出有《九评共产党》的一律抓走。估计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抓走,其中一名28岁的学员顾女士,丈夫长期在外打工,她自己带着8个月大的女儿生活,警察不顾她尚有嗷嗷待哺的婴孩和家中无人照看的窘境,强行将其抓走,以致年仅8个月大的孩子无人喂养,活活被饿死。由于天气炎热,尸体腐烂生蛆,蛆虫爬出门外,被邻居发现报警,事件才被揭出。

冰水 2001 年12月22日,法轮功学员何华江,男、42岁,因修炼法轮功,被投入大庆劳教所劳教所,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死神已悄悄地降临。入所当晚9时,现任大庆劳教所二大队副大队长的张明柱,身为“人民警察”,为了向上爬,强制对何华江进行洗脑转化,所谓的“强制转化”就是把人的衣服剥光后绑到椅子上,泼冷水,寒冬腊月,随着一盆盆凉水的泼下后,不时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不要住手,给我浇!看你还练不练了,叫你知道我是谁”,张明柱在咆哮着,惨叫声越来越小了……到11时40分何华江心脏停止了跳动。

强奸 每逢所谓敏感时期,许多法轮功学员都会受到监控、骚扰、绑架乃至酷刑。今年11月下旬,联合国酷刑专员一行正在中国考查期间。11月24日晚,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受迫害政策驱使,寻衅把东城坊镇西疃村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女,51岁)和韩玉芝(女,42岁)从家中抓走。之后,东城坊镇派出所对受害者进行了非法审讯和毒打,25日下午两点许,警察何雪健在所谓的“执行公务”过程中公然强奸了刘季芝和韩玉芝。此事发生在派出所内,而且还有其它警察在场。

(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悚目惊心之余,人们不禁思考: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桩桩人间惨剧?

更令人深思的是,以上几例中的施暴者都是执法人员。当执法者演变成残害平民的工具时,社会的前景不禁令人心寒。

然而,这些警察也是上有父母、下有子女的,究竟是什么因素造成了其今天这个样子呢?

常言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实人性的扭曲也是一步步的走到这种地步的。

细想一下,不难发现,正是中共那残暴的本性与其在学校、社会、媒体的全面灌输中破坏了人性、伦理、与良心,将执法者变成了恶徒。

关于这些,《九评共产党》中都做了详尽的分析,此不赘述。

(四)感恩戴德?

然而,有些人还是受恶党欺骗宣传,认为我们的生活与工作都是它给的,所以有意无意的存在着感激之心,为其辩护。

其实,中国民众辛辛苦苦工作了那么多,恶党只是在贪污与挥霍之余吐出了一些。这种关系真象是渔夫与鱼鹰的关系。

从中共建党以来历届最高领导人的命运就可以看出,跟着中共是最倒霉的:为它卖命一辈子,还得提心吊胆的在运动中不被整;有了功劳都记在它身上,错误却是自己的,而且说你错你就是错;甚至就连死后都不得解脱:西方社会中人死了说是去见上帝,而中共成员则称要去找马克思那儿报到。

从其所言、所行、及种种表现,称中共恶党史为邪灵是很恰当的。它牢牢的控制着其成员向血旗宣誓为其效忠,几十年统治中迫害了几亿百姓的同时,又欺骗着民众为其歌功颂德,而且死后还要为其陪葬(遗体上盖党旗,还要想着阴间去那儿报到)。

这样看来,对恶党有什么可感激的呢?

的确,在其它国家,在人类历史上,没有中共这种现象。它深深的渗透到国家的各个部门,各个阶层。

不仅如此,中共对于它看不顺眼的成员(上至党的最高领导人)还一脚踢开,斥为“反党”;中共也可以在历次运动中数千万人丧生后,通过改写历史、及归错误于“少数分子”等方法,一次次的为自己冼脱,维护自己“伟光正”的形象;中共还可以在抄了你的家,霸占了你的田,屠戮、羞辱你的先辈与家人后,通过“平反”来让你感恩戴德之际,继续服服帖帖的甘心为它卖命……

(五)慧眼识真

有人也知道中共不好,却又在想:现在的中共和过去不一样了,我们应该往前看嘛?

其实,中共邪灵正是利用这一点不断对民众冼脑,才得以继续维持其统治及欺骗的:上自最高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

《聊斋志异》中有“画皮”一文,是说厉鬼披着人皮化为美女骗人的故事。中共的数十年的宣传让百姓如醉如痴,识不清其真面目从而甘心继续被它骗;异史氏曰:“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为美。”

西方《伊索寓言》里有个“农夫与蛇”的故事。寒冷的冬季,一个农夫看见一条冻得僵硬的蛇。农夫很可怜地将它拾起放在自己的怀中。那条蛇得到温暖,不久便苏醒过来。当蛇一恢复本性,就给了救命恩人致命的一咬。那农夫临终时说:“我去可怜忘恩负义之徒,应该受这样的报应!”农夫以性命为代价,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可怜忘恩负义之徒。

更耐人寻味的还有《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白骨精纵然数种变化,终究其本质还是害人的白骨精。所以当恶党许诺什么时,也千万不要为其所骗,否则后悔晚矣!

(六)结语

当文革过后,人们讨论是否有能力防止下一个文革;“六四”过后,人们讨论是否有能力防止下一个“六四”。汕尾当局开枪杀人也许让人们清醒了:只要恶党在,这些都是空谈。

世事有因就有果,恶党坏事做绝必有遭天谴,这也是迟早的事。然而,是摆脱这邪灵的控制,还是跟其一条路走到黑,却是每个人在选择自己的未来。现在已有六百万人退出恶党与其附属组织,这不就是个明证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