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庆大一学生喜着长衫用文言写情书(组图)

2005-11-24 19:3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崇尚国学的谭庄身穿长衫走进课堂


谭庄的长衫让同学们很好奇


穿着长衫进出校园的谭庄很自如

  中庸云,学之弗能弗措也。而余视市场营销专业非乃如此。悬梁演算,只能几纸废稿;刺股推敲,却致一场空哀。心欲成材而智不许,志欲竭力而能未及。落差如是,愫绪死灰。孤悲如此,犹有欣慰,笃好国学,今有小成,贱年十九,两文鳌头。所谓涯际,生有知无,转系中文,意欲深造。探赜索隐,心髓之所向;庚古萌新,魂灵之所想。惶恐陈情,乞望遵允。墨禅拜书

  这是什么?

  转系申请书,文言版,毛笔、竖格写就,作者是一位年方19的青年。

  22日上午11时,一身褐色长衫的谭庄将这份仿李密《陈情表》的《陈情书》交到教务处,要求转往中文系就读。

  谭庄是重庆师范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大一学生,墨禅是他的字。谭庄的理想是像重庆籍长衫教授李浬一样,做国学研习传承者。”

  长衫学子蹭课中文系

  谭庄刚在中文系蹭了两节课。军训结束,到中文系蹭课成了谭庄的必修课,以至于教授都以为他是中文系学生。

  这天,当一袭飘逸长衫、着圆口黑布鞋的谭庄出现在教学楼时,可谓万众瞩目,连西装革履的古典文学老教授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行了好一阵注目礼。

  长衫是谭庄上周在两路口一家卖演出服的小店花100元买来的。在他看来,穿上长衫,能体现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本质,也让自己达到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这天,老师讲的是《苏秦始将连横》。谭庄没有课本,但他还是非常认真作笔记。碰到老师为照顾大多数学生,放慢进度时,他就看自带的《古文观止》、《宋词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是中华书局1969年版,竖行、文言注释。谭庄习惯看这种版本。用圆珠笔作笔记时,他用的是握毛笔姿势。

  “我对市场营销没兴趣,上课就像坐飞机。”谭庄说,考大学的第一志愿是中文系,因种种原因,被调配到市场营销专业。有人劝他转系成功前,还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多少应付一下本专业课程,但谭庄不愿意。“我有自己的理想、目标。”

  来自垫江小镇的谭庄自言是理想主义者,6岁练书法,高一开始迷上古典文学,此后一直自学古文,学校月考作文一律用文言写作,并立下毕生研究国学的志向。

  谭庄自称考上大学纯属侥幸。因为那时他偏科偏得厉害,满分150分的数学,只考了10多分。

  这天,老师称赞了谭庄的书法、文笔,但转系一事得下学年再说,这是学校规矩。“难道就不能灵活掌握吗?”谭庄快哭了,古文看多了,他比一般男生多愁善感。

  文言情书夺得征文奖

  采访中,谭庄习惯用古文回答问题。《论语》、《诗经》、《老子》、《庄子》等典籍中的语句不时成段成段冒出。“同学们都觉得我有点酸,但我习惯说文言,连看书也要看文言才习惯。”

  别人能听懂吗?“听不懂我就讲。”谭庄说。同学去跳舞,别人都是直接祝福艳遇多多,他也祝福,却是用大段唐诗、宋词、诗经。久了,受其感染,大家也知道用“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等经典句子拍美女马屁。

  谭庄的爱情属于婉约派,古典暗恋,文言情书,结果却无疾而终。今年夏天,谭庄托人向心仪的女同学带去份文言版情书《别情赋》。

  “甲申暮,余恋一女。婉娩,恣肆;性异庸脂俗粉,情迥逸蕊清荷。余情之萌也,不过倏忽。那日,女问疑于师,余莫名相凝:蹙眉如柳,垂发似绦;唇细薄不点即红,齿匀溜不厾犹皓。然女质疑师之所言,必衔指于唇吻,欹首答懵懂,颇为天真可怜,荡人魂魄。余对凝许久,不觉心动怦怦,热冒胸膺,汗浸形骸……”这是序,800字左右。

  正文有七八百字:“春寒兮掩夕扉,清露兮泣铢罗。深院静兮小庭空,销魂里兮断肠中。昨夜愁风兮,梦牵魄挂;今宵苦雨兮,影孤情浓。寥落离绪兮,丝丝缕缕悉寂寞;凄凉柔肠兮,寸寸截截只酸楚。自多情兮,多愁多病;女无心兮,无怜无愫。忍泪吞声兮,单厢独眷恋;催杯酌酒兮,两情各区辨。相思相见兮渺其年,此时此地兮是何怨……”

  满纸相思,悱恻缠绵,通篇没一个爱字,女同学没任何表示。“她外语很好,但对古文不感兴趣,估计她只能看懂序,其他部分可能不懂……”谭庄郁闷无比。

  这篇文言情书后来与另一篇《旧雨赋》一起,被谭庄寄去参加中国作家世纪论坛征文比赛,得了一等奖。

  教授指点另类才子

  任管理学院学生会通讯部副部长的谭庄,其实白话文功底不错。以文言信徒自居的他常上网,网名叫“TMD”。熟悉网络语言的他,跟人聊QQ时,仍尽量用文言文。碰到别人使用了不规范语言,他还要指出来,让人改正。

  在一群理科出身的同学中,没有文言语境的谭庄常一人向隅大声朗读,或趁坐车时,背诵经典史籍。

  谭庄一直自嘲说自己很酸,福建籍室友江继志并不这样认为。“不了解他,可能这么看,我们倒不觉得。他思想比一般同学成熟,像老大哥,我们都喜欢听他讲。”

  听谭庄讲国学是寝室的保留节目。尽管大家都支持谭庄转系,甚至准备为此联名上书陈情,但同学们都不希望谭庄因转系搬离现在的寝室。

  多情善感的谭庄常为同学们传道解疑,甚至用毛笔代写情书。同系两名小佳人对他的才气倾慕不已,拜他作了师傅。

  “即使在网络时代,中国古典文化也是不会断代的。”谭庄说,他不会因兴趣爱好迥于常人而孤独,因为从本系学理科的同学身上,他已真切感受到了国学的号召力。那不是一种食古不化,而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发扬。

  非议之外,长衫谭庄也颇得一些教授赞赏。“少年情怀,情真意切,古文水平超过很多大四学生,如果得到正确指点,前途无量。”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唐云非常感动,“学校传播的是知识,而国学传播的主要是价值,希望他不要仅把国学看作一种知识来学,满足于背诵运用,关键是要弄清它追求的境界,提倡的价值。”他向谭庄建议,不能因爱好国学而过分痴迷文言,要避免研习误区。

  重师教授、楚辞研究与争鸣主编黄中模则对谭庄痴迷的文言写作表示担心。“骈文如今没什么出路,其实文言写作也应与时俱进。”两名教授都欢迎谭庄与他们交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研习路子。

  新闻链接

  李浬,28岁,出身重庆,现任教于四川师范大学视觉艺术学院。

  因痴迷古典文化,李浬13岁开始穿长衫。初中毕业后,李浬坚决要求不进学校念书,与传统教育一刀两断。他到大学
图书馆借阅国学书籍自学,同时,按计划背诵大量诸子百家的经典论着。

  读万卷书的同时,李浬一人游历了茅盾的乌镇,丰子恺的石门湾,郁达夫的富春江畔,鲁迅的绍兴,直至杭州上海。

  18岁时,李浬又到了安岳农村,住在一户农家。插秧收谷,挑粪播种,无一不做。李浬觉得古人讲究“知行合一”,乃治学之上法,这一年间的“行”,比读多少书都有效。

  此后几年间,他先后拜望了季羡林、张岱年、侯仁之、贺嘉寅、杜道生、刘克生等国学大师。

  2002年底,李浬到四川师范大学视觉艺术学院任教,传授国学。(重庆晚报 记者 路易 实习生 陶庆/文 记者 史宗伟/图 )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