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正毅案受害人:我会站在第一线支援高智晟 上访曾被抢 幸高律师义助万元

2005-11-12 22:4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从郑恩宠律师、郭国汀律师到高智晟律师──周正毅案件中的拆迁户代表、香港居民沈婷在针对上海政府的打官司案中所碰到的这3位律师──是中国最顶尖的维权律师,但都因为为民请命而先后遭到中共打压,一位被非法判刑3年,一位被逼远走他乡,一位刚刚被停业。

沈婷,这位父母亲位于上海静安区东八块的房子被强占前(2003年)不知政治为何物,甚至写给中共国家领导人第一封信中还不知道胡锦涛3字如何拼写的弱质女子,慢慢拿起法律书籍维护自己的权利,在2年多不断上访的过程中,她甚至学会了查验法律漏洞,挖出周正毅案件在香港公司是非法注册的,并打算在香港民事诉讼周正毅……她经历了很多,遭威逼利诱,被死亡威胁……她说,个人安全已在其次,她所做的事都是为更多的拆迁户,维护他们的权利,为帮助她的律师包括郑恩宠出头,以及义务反顾地“站在第一线支援高(智晟)律师” 。

对于近日北京司法局突然停止高智晟营业执照,沈婷表示,事件令人惊讶,中共此举是彻底暴露其流氓的嘴脸,令人对中共彻底失望;而打压中国屈指可数的几个维权律师,是将百姓通过正常法律途径维护正常法律权利的路堵塞,只会引发更大规模的上访潮。她呼吁胡、温立即收回对高智晟律师事务所停业的决定。

目前民间也掀起声援高智晟的浪潮,香港法轮功学员于11日中午到中联办请愿,抗议中共迫害。沈婷也出席了这次活动,她说:“只要支援高律师的活动我都会义无反顾地参加。”

上访蒙难 获义助万元

沈婷和记者分享了几次和高智晟律师接触的经历。她说,高律师很愿意帮助那些低层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等,被誉为“律师界的良心”和“民族英雄”。目前高智晟免费替她代理回乡证被没收的案件。据说,这也是高晟智律师事务所今年代理的第13宗免费案件之一。

沈婷最早认识高智晟,是在2003年,她父母亲在上海的房子被强迁之后,她开始注意各种法律讯息。她最先是在某杂志上发现了高智晟律师的文章,对他有了初步的印象。2003年10月25日,她去北京上访,被跟踪而来的上海10多名公安抢走了背包和证件,财物尽失,诺大的北京城孤影一人,她唯有向素不相识的高智晟求助,高智晟在电话中说:“沈婷你别哭,我马上过来。” 他驾车过来,还交给了她1万元人民币,要她防身,令她异常感动。1年后,她嘱咐母亲将钱还给了恩人。

郑恩宠被捕后,高智晟向她表示,愿意义不容辞地支持她代理案子:“那么我当时就很感动,怎么中国有这么多的好律师敢为我们周正毅案进行辩护。大家都知道,这个案有很多的政治背景,一般的律师都不敢接受这个案件,但高律师说:我毫不犹豫。”

2004年2月14日,香港居民沈婷被中共没收回乡证。高智晟律师在2004年12月1日免费帮她打官司,并写了起诉书,状告公安部部长周永康。案件经历了不少挫折。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答覆,他们对高律师说:“我们不给你答覆,不给你书面东西,这是上级的规定。”高律师说,北京司法部的人是公开耍流氓,已经没办法。高律师在今年4月份又帮沈婷把案件上诉到北京高等法院,他们却以研究为由,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覆。高律师无奈的对沈婷说:“很遗憾,我的律师所要被迫停业,你这个案件交给其他律师吧。”

法轮功触中共死穴 中共耍流氓

高智晟律师于10月18日就法轮功问题向胡、温发表公开信,当收到沈婷这封信,她当时就为高律师捏一把汗。她说,高律师也知道这个话题很敏感,10月中默默的一个人去调查,关掉了手机,独自承担所有的风险,那几天她还以为高律师失踪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沈婷多次问高律师:他们会不会抓你?高律师反劝她,不要担心这个问题,他似乎胸有成竹,决意奉陪到底。

没想到,11月4日,北京司法局真的下了停业的通知。沈婷知道此消息后,非常吃惊。她对高智晟说:“高律师我一定支持你!”

沈婷说:“高律师一直为我们上访的最低层民众说话,他们(中共)竟然可以对高律师这样的人下毒手。他们的这种行为,已经曝露在阳光下,他们就是这样:我就是这样流氓,就流氓到底了。”

沈婷认为,是法轮功问题触动了中共那根最脆弱的神经。她说,在中国,拆迁户上访,他们的待遇还好些,最惨的是法轮功学员,据那些被抓进看守所的上访人士说,法轮功在里面被打毒针、强迫吸烟等等,受尽了苦头。

中共想借打压高智晟令他封口,以收阻吓作用,不过沈婷呼吁胡、温尽快停止这个错误决定,否则会触发更大的上访潮。

“高智晟承担很多的事情,他帮助很多的弱势群体打官司,他绝对对推动中国民主化有帮助,但如果这条路都阻塞住,结果就会造成一个很大的上访潮。人家不能寻求法律的公义,就唯有用更激烈和不正当的手段去拿到应有的权利。”沈婷说。

九评认清中共真相

经历了2年多的上访史,除了目睹支持自己的律师一一被中共整肃,沈婷自己也遭受很大的压力,包括被泼油漆、诬称家里藏毒,以及遭到“人间蒸发”的恐吓等,但沈婷都艰难勇敢的走了过来。她从一个不知政治为何物的单纯女子,到逐渐认清中共的本质,知道如何去面对,合法维护自己的权利,这其中有高律师的鼓励。

“现在我回乡证被拿走了,我母亲也不准(到香港)探亲。高律师说,沈婷你不要觉得难过,这是他们对人性的毁灭,他们这样的做法只会让你们对他们越来越没有信心,他给你的礼物,是让你了解到共产党是怎样的物体。”沈婷说。

阅读最近广泛在全球尤其是中国流传的《九评共产党》,更让沈婷清晰所面对的中共到底是什么东西。

沈婷说:“我的房子在没有被拆迁之前,我是一个从来不关心政治的人,包括第一次给胡锦涛写信,连胡锦涛3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但我亲身经历了这一次,又看到大纪元的《九评》,我再仔细回想起来,共产党怎么会是这样?在我的思想里面,在我们从小接受党的教育里面,共产党是一个很好的形象,现在经过这2年的斗争,我知道共产党是怎样的贪污腐败,屠杀了8千万同胞啊!”

沈婷曾经对中共也抱有幻想,但一次一次地碰壁,令她现在更加坚定地知道中共是决不能相信的,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对我个人来说,安全已经不重要,我对上海公安也这么说:‘我沈婷在香港没有仇人的,没有冤家的,如果有一天,我沈婷发生不测,就是和周正毅案件有关,你们上海市政府脱不了关系。’”

她总是记得,《九评》里面关于人性和党性的描述,中共就是要给你洗脑,让你最终党性占胜人性。“那些公安都知道,从人性角度来讲,他们应该允许我和母亲相见(注:她们已经被迫分开2年了),但党性却要求他们不准我们见面。”沈婷说。

“中共到底会对高律师怎么样?”这位充满人性的姑娘,在访问中,数次询问记者,她的眼中充满了对高智晟律师的关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