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温家宝亲临疫区说明什么问题?

2005-11-11 21:2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亚洲时报在线潘小涛/日理万机的总理温家宝,十一月八日突然飞赴禽流感重灾区的辽宁省黑山县,名为检查禽流感的防治工作,但实际上,他是亲往前线“督军”,要地方官员真正落实中央的抗疫部署,不要仅是嘴巴说的漂亮。温家宝此行“道出”了两大问题:第一,辽宁疫情严重,形势并不乐观,温要亲自出马,以示中央对防疫的重视;第二,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向各级下达的防疫命令,并没落实,甚至受到不同程度的抵制,显示政令不通的问题非常严重。

十一月八日,温家宝到辽宁黑山县两条村庄视察,晚上召集了辽宁、吉林、内蒙古、河北、山东等五个省区的负责人,到辽宁省会沈阳市开会,先听他们汇报防治禽流感工作,然后向也们下达指示。温家宝指出,“当前防控高致病性禽流感的形势相当严峻...各地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住,仍有蔓延扩散的危险,防控任务十分艰巨。各级政府必须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工作,思想不能麻□,工作不能松懈。”

显然,辽宁的疫情还未受控,也没好转,否则温家宝不会突然放下手上的工作,到疫区检查防疫工作。温家宝在十一月二日的国务院会议上已指出,各地的疫情很严重,他说:“必须看到防控禽流感疫情面临形势的严峻性和紧迫性,保持高度警惕,绝不可掉以轻心。”事实上,辽宁省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大阪镇朝阳寺村,以及锦州市南站新区大岭村,在十一月六日同样有鸡只突然死亡,三日后,经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确诊,证实是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这也说明了辽宁省的疫情还在不断的扩散。

相比去年的那场禽流感,现在的疫情似乎更加严重。去年一月开始,全国十六个省市相继爆发禽流感疫情,直到三月中才受到控制。当年一月三十一日至二月二日,也就是疫情的高峰期,温家宝去到安徽和湖北两个重灾区“检查防疫工作”,但他当时仅向两省的领导人表示,“我国一些地方也出现了禽流感疫情...防疫工作面临的任务非常艰巨”,不像今次用 “形势严峻”、“各地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住”等词语形容疫情。

温家宝此行反映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辽宁省的禽流感疫情,完全暴露了地方政府漠视中央,以致中央政令不通的困局。在十一月二日的国务院会议上,温家宝已表示,“防控高致病性禽流感处在关键时期,各级政府要充分认识疫情的极大危害性,把防控高致病性禽流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加强领导,狠抓落实,采取坚决果断措施控制和扑灭疫情。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工作,作出了重要部署”。但六天后他到辽宁视察时,对五省区的负责人再度重申地方政府必须落实中央的政策,他说:“当前的关键是按照中央的部署,把各项防控措施落到实处...地区间要及时沟通,加强协作,形成联防联控。”显然,温家宝此行要向地方领导传达一个命令:配合中央的抗疫措施。

国务院会议后,中央下达了十二项防治禽流感的具体措施。如果各省市和相关部委真的执行了这些措施,没打折扣,温家宝根本毋须在六天之后,风尘仆仆赶到辽宁训示五省区的官员,要各级政府落实中央的防疫措施;如果各省市已经合作无间,齐心协力,温家宝也没必要把五省区的负责人召集在一起,当面要求“地区间要及时沟通”、“形成联防联控”。

为甚么地方当局要暗中抵制中央的防疫命令呢?都是“钱”作怪。中央的其中一条防疫措施就是:认真落实对疫区家禽扑杀和受威胁区强制免疫实行合理补偿补助的政策。但是,地方政府希望尽量不要扑杀家禽,因为杀鸡愈多,政府所需的赔偿金就愈多。辽宁迄今用了一亿九千万元人民币应付禽流感疫情,主要用来补偿鸡农(每扑杀一只赔十元,已杀了逾六百万只鸡)、购买农业部指定的九家药厂的疫苗等,但中央拨款仅占三千万元,辽宁省政府要自掏腰包八千五百万元,市、县则要筹集近七千七百万元。换言之,在执行中央的政策时,地方政府的财政将蒙受巨大的损失,地方官员本人也没有甚么好处。在此情况下,谁还会全力执行中央的“杀鸡政策”呢?

本文作者为香港时事评论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