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黎智英:愤怒

2005-11-10 20:3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曾荫权警告,否决他的方案,政改将原地踏步。他的意思是,不接受政改方案,香港人便乜都冇。依他的口气看,仿佛政改是京官给香港人的施舍,《基本法》根本便没有赋予我们双普选的权利。

曾特首对他京城老板怕得要死,便以为香港人也得惊到腾腾震趴地,非接受京官开出的政改方案不可。既然跌落地番沙,那还想怎样?曾特首要将我们诱离双普选的正途去游花园,便面不改容说这是进步。

不,这不是进步而是散步,这是混淆视听带我们走入歧途。曾特首要向京城老板交差,我们要双普选。他要狡猾地剥夺香港人的权利,我们要有个确实的双普选时间表。

曾特首有个很奇怪的逻辑:既然政改方案把特首选举委员会扩大一倍,又给立法会增加十个议席,那虽然不是双普选,但总胜过什么都无,香港人应该见好便收,欣然接受吧?

这个逻辑的基本假设是,香港人对政改没有发言权,但任谁都知道这不是事实。曾荫权是假设《基本法》没有许诺过港人治港,故此香港人完全没有双普选的权利。这是真的吗?当然不是。《基本法》明明赋予了香港人双普选的权利,那又怎可以说不接受曾荫权的政改方案,便只好原地踏步,什么都无?

曾特首,还是回到《基本法》附件一、二去吧。那里清楚地订定○七、○八年后香港人可以举行双普选。好,就算我们接受去年三月人大常委的“释法”(那趟释法违背了《基本法》港人治港的基本原则,是不合法的),及去年四月他们推翻○七、○八年双普选的“决定”,可是人大常委也不得不承认双普选是个最终目标,那又怎能不给双普选定出个确切的日期?曾特首“凌波微步”稍向前移半步,便称之为政改,那不是太夸张了吗?

京官不想香港双普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香港人怎会笨到不知道?我们当然知道。不过京官不给,难道我们便放弃了吗?当然不能。京官是不会得逞的。泱泱大国在举世注目下在《基本法》上白纸黑字签下的承诺又怎能不认数?不可能吧。

所以,京官只好说举行双普选的条件尚未成熟,要循序渐进向这最终的目标进发。好,就算我们接受这个讲法吧,你也应该提出进程的具体步骤和时间表来,否则那不便变成了画梅止渴,怎可能是政改方案呢?没有具体步骤的时间表那又何来向目标进发的诚意?曾特首不是要他的京官老板失信于天下吧!

有了具体步骤的时间表,香港人便可以成熟、谨慎地行动起来实行双普选的预备程序细节。如果原本预计十年后才可以完成的程序,我们只消五年便完成了,那么我们不便可以透过全民投票,决定是否提前五年实现双普选吗?

为免京官大老爷们以为我们真的像许仕仁说的要一步登天(普选是寻常不过的事,将之说成是登天,那实在是太抬举普选了),这个时间表不妨定得保守些。我们没有登天的妄想,我们只是要合情合理地迈向双普选。让我们以实际的行动完成这些步骤,好向京官们证明香港人是既成熟而又有能力实现双普选。

当然,我上边讲的其实全是废话。跟京官大老爷和曾荫权讲道理连我都觉得自己戆居。他们不是要讲道理,而是为违背《基本法》里给香港人许下的承诺作狡辩,这个他们当然是心中有数的了。


曾荫权和许仕仁扮小丑,为背弃承诺的京城老板掩饰,把只“谘询”过二、三百人的政改方案说成广为香港人接受的共识,更将之与“神六”升空扯在一起,说什么要训练好航空人,到科技成熟了才可以定出升空的时间表。这样的歪理骗得倒香港人吗?你相信“神六”从头到尾都是没有个时间表的吗?而双普选又是个火箭计划吗?许仕仁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香港有完善的民间中介团体和法治机制,实施双普选到底存在些什么具体技术问题,则还请曾荫权和许仕仁开心见诚提出来,不要搬出一些笼统得连自己也不相信的道理来献世。

曾、许两位大人说不出口的是,他们的京城老板违背《基本法》的承诺,不许香港有双普选。可是作为香港的领导人,他们要面对香港人的民主诉求;夹在其中,他们希望香港人体谅他们的苦衷,不要为难他们。这是什么话?不为难他们,难道香港人便放弃双普选吗?

既然曾、许两位大人是港人治港特区的领导人,是香港人的代表,那么他们便有责任为香港人争取应有的权益,而不是巧言令色、扮鬼扮马戏弄香港人。如果他们只有玩把戏的胆识而没有承担的勇气,存心蒙骗香港人而不是伸张香港人的权益,那么请他们靠边站,让香港人自己以实际行动跟京官交涉好了。


请不要一方面想尽诡计帮京城老板瞒骗港人,另一方面又在香港人面前摆出一副精忠正义的模样。将香港人的权益当筹码,搞掂这个不知所谓政改方案,以为这样便可以讨好京城老板,从此升官发财;出卖了香港人却还可怜兮兮地博同情,眼睛雪亮的香港人又怎不识穿他们的西洋镜?践踏香港人的权益和尊严,为了一官半职而厚颜无耻,背叛香港人的权益,甚至不惜遗臭历史,那又值得吗?难道你们没有良知?

有些人又说,在现今的环境下定下确切的普选时间表是不科学的。说这些话的人懂科学吗?科学是完美的吗?不,科学是不完美的;科学永远都在追求完美。普选何尝不一样?

我们不可能等到香港的社会结构、政党组织都尽善尽美了才举行双普选。现实世界没有尽善尽美的组织和架构。在走向民主的途程上,普选只是个开始,此后还要不断吸收经验、矫正错误、作出修正才可以令民主的制度和架构完善起来。故此请不要问我们准备好了普选的基础没有。一天还未有普选,我们便不可能有普选的经验。没有经验,我们也就无从准备。实践普选了,真正的准备才可以开始。

现今的情形是清楚不过的了,那些为了讨悦京城老板、捞其一笔而不惜出卖良心的人,只是在玩弄把戏欺骗香港人。他们不会为我们争取应得的权益而触怒京官。为了活得有尊严,我们唯有站起来携手尽力争取普选。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下一代的前途,让我们向京官怒吼!

苹果日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