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山劳教所毒药毒打致九死五疯

2005-10-31 09:4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道)位于唐山市27号砖厂的开平劳教所,自99年7月以来,采用毒药,毒打等多种酷刑,至少导致9名健康人死亡,3名终生残废,5名精神失常。北京51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秀华,2004年底被关押至开平劳教所六大队,半年后劳教所强行让家人接回。当时王秀华已精神失常,家人紧急送医院抢救,医生诊断为中枢神经严重受损,王于7月15日死于医院。

**王秀华中枢神经受损而亡

据明慧网报道,2004年10月30日,王秀华在潭柘寺发放法轮功真像资料时被抓,随即被抄家并处罚两年劳教。2005年6月22日,唐山开平劳教所以王秀华患“肠梗阻”、“电解质紊乱”为名,电话通知亲属接人。家人见到王秀华时,她已神志不清,肢体不能动。

家人紧急将王秀华送医院抢救。医院检查表明,腹部隆起的包块不是“肠梗阻”,而是膀胱“尿潴留”所致,王秀华当时主要症状是:精神异常,神志不清、目光呆滞、无语、腿脚不会动、下身无知觉、尿排不出来,是中枢神经受到严重破坏的典型症状。7月15日,王秀华突然出现呼吸骤停,经抢救无效离世。

据全球营救中心统计,像王秀华一样中枢神经受损,而导致人精神混乱的案例,在开平劳教所至少发生了五次。受害人为唐山市十大名模特何静, 三河市利民钢窗厂职工吕春凤, 廊坊市管道局中磁公司职工窦建军, 唐山市古冶区食品公司制冷工程师戚玉娜,和三河市齐心庄镇渠头村村民贾学云。

** 名模特被治疗成痴呆人

据明慧网报道,年轻漂亮的模特儿,何静,23岁,曾是唐山市十大名模,在唐山华联商厦工作。1999年11月初,何静和丘丽英、白玉枝、周西蒙、段津津、李青、陶陶等12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开平劳教所。她们第一次炼功学法时,被警察铐在12棵树上,揪住头发往树上撞,警察从垃圾堆里找出脏抹布往她们的嘴里塞,还把一个一年没洗过澡的女劳教人员的带经血的裤衩和袜子塞到她们的嘴里,并多次毒打,致使她们遍体鳞伤,开始了持续21天的绝食抗议。

2000年6、7月份,开平劳教所先后把不转化的四名女法轮功学员:丘丽英、段津津、何静、赵淑英,以“偏执性精神病”为由,秘密送到唐山市精神病医院,同40多位严重精神病患者关在一起。

丘丽英,(37岁,石家庄炼油厂化验员),当时已绝食三个月,血压低压才30,一位医生在查房时说:她都这样了,哪能用这种药?精神病院为帮助劳教所尽快摧毁丘的意志,仍强行给她灌药,第二天丘丽英就满脸肿胀,呼吸困难。除此之外,医院还强行给丘丽英多次扎电针。

赵淑英(50岁,廊坊市三河县人),在送到精神病院的当天就被强行输液,她的双手、双脚被绑在床上,几个人按着扎针,弄得床单、地上都是血,针最后扎在了腿上。

何静也被绑在另一张床上输液,第二天就起不来床,面如土灰,精神恍惚,一天到晚晕晕沉沉想睡觉,大便蹭到内裤上却全然不知,从此精神失常。

** “亲善大使”用药后舌头缩不回去

段津津,女,24岁,家住河北省唐山市新立庄,在唐山最大的饭店工作,她聪明开朗,多次被单位评为“亲善大使”。段津津曾被开平劳教所,挂干吊在树上几天几夜后,脚腕子肿的跟小腿一样粗。她还被绑在床上灌食,由于长期不能翻身,她身体一侧竟被抠出两块茶杯大的‘褥疮 ’脓血,肌肉严重受损。

2000年在唐山精神病院,段津津被用药后,舌头伸在外面12小时缩不回去,同时心慌,脸、嘴、舌头全紫了,头痛欲裂,在床上来回翻滚,撞墻,她后来回忆说:“当时真的比死还难受。”

中国法律规定,即使是真的精神病患者,是送精神病院或使用精神用药,都需家属同意。然而开平劳教所对外封锁一切消息,不允许家属接见。赵淑英的家属曾两次几百里地从廊坊打车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都被哄骗而回,只字不提送精神病院的事。

在精神病院,她们还被强行灌食,人被绑在床上,胃管插在胃里七天七夜不拔出来,胶皮管在胃、食道里都泡发了,咽喉全肿了,被痰堵住,呼吸困难,痛得人睡不着觉。据知情人透露,这里检查人是否正常的唯一标准就是是否还炼法轮功,如果说炼,那就是偏执性精神病,就得住院打针、吃药、扎电针,如果说不练了,那就可送回劳教所继续教育。

** 殷实主妇被注射药物变成了傻子

贾学云,女,40多岁,河北省三河市齐心庄乡西渠头村人。99年前,她和丈夫靠勤劳智慧,用卖服装、做钢窗、搞建筑等挣来的钱,在村头盖了一座高耸宽阔的宅院,过着殷实富足的生活。村里人都夸贾学云温和贤淑、热情待人,孝顺公婆、疼爱儿子、体贴丈夫。

720 后贾学云因进京上访,于2000年7月被关入开平劳教所。在遭受了多种酷刑,如吊在树上挨冻,电击、不让睡觉、狼牙棒毒打,强迫灌食等后,生命垂危。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把她送回家。当时贾学云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两个骼膊上全是针眼,不知被注射了什么药物,回家后只说了半天话就发不了声音,手脚、舌头,甚至眼睛都不会动了,只有微弱的一口气,医生让家人准备后世。有群众猜测是劳教所怕里面的酷刑被暴光,而给贾学云注射了毒药。从那以后,贾学云目光呆滞、言语不清、走路蹒跚、生活不能自理,丈夫被迫离婚,目前她靠年迈的婆婆照顾。

** 制冷工程师被电击后心脑受损

戚玉娜,女,41 岁,唐山市古冶区食品公司优秀制冷工程师,原设备基建科副科长。最让单位同事感叹的是,戚玉娜被关进劳教所前一天,还在为单位做好事。2000年2月19 日,戚玉娜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抓回当地派出所关押。由于戚玉娜的坚决抵制,终于在2000年8月18日被无罪释放。

戚玉娜修炼法轮功以来,工作兢兢业业,得到同事领导的一致好评,口碑极好。领导鉴于她身心遭到伤害,给了她一个星期假休养后恢复上班。9月14日戚玉娜一上班,就代表单位与设备厂家订了16万元的设备,厂商拿出2千元好处费,放下就走了。第二天戚玉娜写了份材料并将2000元人民币如数交给党总支。(当时戚玉娜被关押半年之久,没有任何收入,经济正困难)。她在材料中写到:作为大法弟子不为任何污泥浊水所污染。可两天后的18日中午,戚玉娜无辜又被610强行劳教,关进开平劳教所。

2001年2月21日晚,戚玉娜被单独叫到值班室。男警察王学礼吼叫着,让戚玉娜给他跪下,戚玉娜沉静的立着,王就把她踢倒在地,并和另一警察同时用高压电棍电击她的头部,啪啪的电火花直响,电完一遍又电一遍,当时戚玉娜就昏了过去。等她醒来,另一警察不敢再电了,王学礼还不罢休,拽着戚玉娜的头发继续电,他要让她屈服,戚玉娜的身体被电得抽搐成了一个棍,其他人赶来后请其送往医院抢救。事后王学礼吓坏了,女警察阎红丽对他说:“没关系,今天她要死了,我就给你做证,就说她死于心脑病。”

戚玉娜被抢救过来后,整个肋骨胸腔都剧烈疼痛,大脑遭到重创,梦中说胡话,整天吐血,吐了血的手纸白天一塑料袋,晚上一塑料袋。全身哆嗦,走路吃力的挪着走,而且心脏严重受伤。

目前戚玉娜精神已失常,生活无法自理,被劳教所强行送回了家。丈夫为照顾她,被迫辞职在家。目前戚玉娜的头发全白了,形体容貌均已变形,可单位政保科仍受命于610,常去她家骚扰。

** 开平劳教所,地狱的黑窝

据追查国际组织调查,位于唐山市新生耐火材料厂的开平劳教所,原是河北省第一劳教所,自99年7月以来,抓捕了大量河北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人数太多,在2000年10月改为女子劳教所,将男性学员转往保定高阳劳教所,同时还把女队关不下的约200人也移住到男队,甚至医院的住院部也改成了牢房。劳教所的菜园、操场、培训中心的大教室都成了实施刑法的刑场。

据知情人介绍,劳教所经常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吊到东边菜园子的树上,无论天寒地冻,还是烈日炎炎。有时所有的树都吊满了人,一棵树上还吊两个,有的一吊好几天,几天几夜不放人下来。把人“挂干”在那里,再用刑毒打,受刑人的惨叫声外人不知道。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人张志彬,生前就被吊挂在开平劳教所菜园子里,一个月后才见她被送回牢房。

据海外人权组织证实,河北省至少有531人被迫害致死,其中死于唐山开平劳教所的就有九人,除王秀华外,另外八人是:1,邳景辉, 女, 55,山海关灯泡厂〈现归属秦皇岛耀华玻璃厂〉职工, 2002年1月19日死亡;2.崔玉兰, 女, 廊坊市设计院高级工程师, 2001年6月被迫害致死;3. 裴翠荣, 女, 迁安首钢矿山机动厂硫化车间工人,2003年6月死亡;4,朱有荣, 女, 42, 家住河北省张家口市鱼化区河子西乡, 2000年12月16日被迫害致死;5,张志彬, 女, 34, 商店营业员, 家住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 2000年12月18日被迫害致死;6,韩振巨, 男, 53, 家住河北省永清县三圣口乡四道珩村, 2004年5月15日被迫害致死;7,王辛平, 女, 42, 家住河北省霸州市王庄子乡王泊村, 2003年5月23日被迫害致死。

还有位廊坊市设计院的女高级工程师死于开平劳教所。这位女高工因炼法轮功被设计院停职,因去天安门上访被关进开平劳教所,八个月后死于那里。事后警察田广庆、杨华、闫镇等通知家属,如追查她的死因,就把其家人全部关押。家属至今不敢申诉,外界至今也不知她的姓名。当地群众私下里都称:“劳教所本该是劳动教育人的地方,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可开平劳教所,用毒药毒打的方式来教育人,简直像个地狱黑窝,谁落到那里,就没个活路。”

** 崔玉兰吃了毒饭,家人只见骨灰

崔玉兰因炼法轮功,于2000年10月12日被送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劳教一年。几个月后,劳教所即打电话叫家属去 “接人”,亲属前去看到的却是崔玉兰的骨灰盒。警察不告知家属死亡时间、原因,并未经家属许可私自火化了遗体。家属害怕株连,至今不敢讲出崔玉兰已死的消息。

几个月后知情者才披露,崔玉兰到了开平劳教所后,在四班和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共同绝食抵制非法关押,后被转移到劳教所九班,开始少量进食。不知警察在饭菜中放了什么药,吃完饭后,崔玉兰等就开始拉肚子,头昏眼花,以后情况不详。

** 韩振巨遗体上大面积青紫

2004年5月14日,韩振巨的家属接到开平劳教所通知说韩病危,家人立即赶到时发现,人早已死亡,只见韩的后背大面积青紫,明显是毒打留下的伤痕,劳教所称是突发心脏病,而家属反映韩从未患过心脏病。

** 邳景辉张志彬,遗体发紫发黑

在邳景辉去世前两天,开平劳教所强迫家属及原单位把其接回。2002年1月19日,两名耀华厂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及两名分厂保卫科人员接人时,发现邳景辉已奄奄一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的脖子呈青紫色,十个手指及指尖发黑。当晚十点钟,邳景辉在厂里去世,死时无一亲属在场,第三天被强制火化。

2000年12月21日,张志彬的家属接到张志彬的死亡电话通知,在亲属们据理力争的情况下在看到遗体,只见她胸部和骼臂大面积紫黑色,腰部明星有两个针眼。

目前国际追查组织正在进一步调查开平劳教所相关人员的罪行,法轮大法学会也在近期发表公告,提醒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即悬崖勒马,改邪归正,否则,不久的将来,历史和人们会清算他们的罪行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