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从广东矿难看大陆地方权势利益集团的疯狂

2005-08-16 16:49 作者:梁京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此次广东兴宁矿难的发生,最让人感到震撼的,是地方权势利益集团无视中央权威之胆大妄为的程度。虽然大家都知道,单靠几个行政命令,不可能杜绝矿难继续发生,但这次广东兴宁矿主根本就没有任何开采的合法性,完完全全是在抗拒中央有关禁令的情况下,不顾工人死活继续非法采掘。这些人的贪婪已经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

地方权势利益集团的疯狂,其实并非仅限于非法开采煤矿。他们在许多领域,都不畏风险,以牺牲公众利益,尤其是牺牲弱势群体的利益来攫取自己的利益。凭藉权势,互相勾结,这些人非法侵吞国有资产,超标排污,私征土地,敲诈病人,乱收税费,卖官鬻爵,等等,等等。虽然这些恶行都遭到大陆当局的明令禁止,但是,像广东兴宁的黑心矿主及其后台一样,他们都认为巨大的收益值得冒险一搏。事实也证明,许多人在做了违法违规的事情之后,并没有受到惩罚,还在享受荣华富贵。因此,尽管每天都有贪官落网的报道,但每天都有更多的人铤而走险。

与非法开采煤矿不同,权势利益集团在其他领域伤害弱势者,一般并不直接导致受害者死亡。时事上,在眼下的大陆,这反而使被伤害者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广东的张德江书记说,非法采矿的模式是,“矿主发财,矿工遭难,政府买单”。但政府所以买单,是因为矿工集体遇难。但如果受害人没有死,地方政府会买单吗?事实是,地方政府不仅会拒绝买单,还往往以“稳定压倒一切”的名义,对试图讨回公道的弱势者,进行无情的打压。

最近,大陆一些城市传来消息,面对民众请愿激增,地方政府的领导人不经法律程式,就下令逮捕请愿群体的带头人,并实行秘密关押。很难想象,没有最高当局授权,地方当局会采取这样的手段。问题是,对表达不满的民众实施高压手段,无异于对权势利益集团发出姑息和鼓励的信号。权势利益集团因此而知道,中央当局其实更害怕民众,害怕民众起来公开地表达不满。而只要中央当局真正害怕的是民众,地方权势利益集团就有空间,借国家的权势欺人,以权势牟利。

广东兴宁矿难的一些情节,支援这样一个判断:大陆地方权势利益集团有越来越嚣张之势。这与整个大陆的政治氛围,有相当联系。目前的大陆,一边是所谓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的高潮,另一边则是越来越普遍的令不行,禁不止。两方面看上去很是矛盾,实际则不然。自以为聪明的所谓先进性教育,让所有的人,包括地方权势利益集团都看到,胡锦涛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究竟该做什么。大家因此而预期,整个局面还会进一步混乱和恶化。于是乎,党员们公开地把所谓先进性教育变成了一次集体旅游玩乐的机会,而地方权势利益集团则抓紧时间,不择手段地捞钱。处于不利地位的社会阶层,虽然没有多少人能够参加先进性教育,但他们对形势并非毫无感觉。许多人参与集体抗争,还有更多的人结伙犯罪。

大陆当局不得不依赖地方官员来控制一方,却没有制约地方官员滥用权力谋求私利的有效手段。正如广东兴宁矿难所显现出来的,许多地方政府已丧失了维护社会公正,缓和社会矛盾的能力,而陷于腐败和贪婪的泥潭难以自拔。当地方权势集团受到私立的诱惑,不惜伤害弱势民众的时候,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他们继续制造兴宁矿难这样的惨剧。

在大陆长长的死难矿工名单上,又要加上一百二十几位冤魂的名字。不过,更让人感到沉重的,是此次广东矿难显现的深层问题。中央权威日见式微,地方官员谋私更加无所顾忌,在此次矿难中可以说是暴露无遗。正因为如此,这次矿难如何了局,将对今后大陆各方的利益博弈,发生影响。大陆当局也十分清楚这一点。但是,他们的反应,并不能让人乐观。张德江撤了梅州和兴宁两级地方行政首脑的职,以示惩戒。或许,在保乌纱帽的压力下,地方官会努一把力,减少导致大批人集体死命的矿难,但是,没有法治与民主的制约,谁能够阻止他们把更多谋私的心思,用在其他的坏主意上呢?


自由亚洲电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