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今年5月21日我在天安门广场撒传单—发起爱国文化衫运动

2005-07-17 07:05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真理往往是被少数人所发现的,它需要进行广泛的宣传,才能被更多的人所理解和接受。我创造并发起的爱国文化衫运动,是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国运动,它能把全中国人民都号召起来联合起来,形成任何人任何势力也阻挡不了的历史潮流,使祖国实现民主自由。

去年因为我倡议发起爱国文化衫运动,并6月1日要穿着文化衫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去,遭到中国当局24小时的监视和软禁,5月28日又被中国当局非法关押16天和抄家。今年为了避免再次遭到中共阻扰,我决定提前去天安门广场,并将到天安门广场的时间地点等提前通知了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些华语媒体和中国的一些民主政党,盼望他们能派人到场记录报道等。又将爱国文化衫运动社团和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社团,今年6月1日的行动交给了戴平山领导。

5月21日上午9点,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国旗杆前时,因为当天早晨北京下雨到8点10分才停,国旗杆前的人不多,但这时己有大批的游人向天安门广场涌来,特别是外国很多。我等了10分钟后才脱去罩在胸前印有民主自由,背后印有爱国文化衫运动的文化衫外的衣服,从腰包里拿出150份发起爱国文化衫运动的倡议书进行散发,我在国旗杆前的人群中发了3圈,国旗杆前的人己基本发完后,我向旗杆东边的一大群己排好队正在照相的外国人走去时,一名警察向我冲来,我快速跑向这群外国人,在丢给他们几份倡议书后,向前还没跑几步,这名警察就从我背后仆向我双脚,使我跌倒,我很快站起来把手上还剩下的100份左右的倡议书扔向了天空,随后又在跟这名警察和又上来的一名警察扭打中,将我事先放在我三个裤兜里的共60份倡议书撒向了群众,后来在我左手被一名警察扭着的情况下,被后面又冲上来的两、三名警察摔打在地,我只感到我左肩一阵剧痛,左手就不能动弹。这时有很多群众围观,过了一段时间一辆警车开到我身边,几名警察把我抬上了车。

警车开到天安门广场东边的一座大楼里,他们把我押上二楼,用两副手铐把我双手铐在一把铁椅上,进行审问,因为我除了我的姓名,住址以外什么问题都不回答,要求他们开庭有群众在场我才回答问题。中午11点多钟我要求上厕所小便时,审问我的警察不让,我先后多次向其他五名警察要求上厕所,这些警察不是走开不管,就是说审问我的警察他是负责的,他同意才行,我多次大声喊叫“要上厕所”,整座大楼里的人都听的见,可就是没有人管。中午1点多钟,离我第一次要求上厕所己有两个小时,审问我的警察才打开我的手铐,押我去上厕所,这时我小便己很长时间都解不出来。下午他们说的总部来的人又对我进行审问后,4点多钟把我转交给了武汉市公安局住北京办事处的人员,随后我被连夜押回武汉。

火车第二天清晨6点多钟到武汉车站时,车站上己有4名警察守候,我被3名警察押上一辆小轿车,小轿车开了一段时间后,我四肢开始麻木,后又双手抽筋,这期间我多次告诉三名警察,“我严重晕车,现在我四肢麻木,双手抽筋,在坐下去我可能会脑溢血瘫痪,”并还说,“我这种症状是从去年出监狱坐汽车时开始出现的,当时我马上下了车”,“刚才火车到站时我在车上吃了晕车药,晕车药30分钟后起效”。我多次要求他们停车休息一下再开,可三名警察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没有一个人说停车。他们当中有两人我以前不认识,但正在开车的这人就是去年领导指挥,对我进行监视,软禁,并
非法把我关进监狱的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赵队长。他去年长期对我进行监视时就知道,我坐车会出现四肢麻木,双手抽筋,可能会脑溢血瘫痪的事,可他仍不停车,他这是在故意谋害。好在我双手抽筋后不久车就到了他们要把我押到的地点,我下车在地上坐了好久才好转。他们把我押进一座废弃的大楼里,在这里边对我进行了大半天时间的非法审讯。下午2点把我押到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劳动街派出所,派出所又对我进行审问后,下午5点多钟把我关进了,还是去年关押我的江岸区看守所301号牢房。

关进监狱后的第五天,两个身上刺着龙虎文身的犯人,开始多次无缘无故的对我进行侵犯和挑衅。我想到我以前遭到色相引诱的事(这事我在自由亚洲电台里讲过,从事情的很多具体情节分析,一定是中共专门挑选并培训的女特务所为。)和现在中共指使我的邻居每天都在对我进行监视,中共一直在找机会加害我的一些事情。再看这两个犯人在性格上是跟我最和得来的这种人,他们无故的针对我,很可能受中共指使。所以我处处退让,再次避过一劫。

6月6日我一出监狱,就迫不及待的上网看5月21日我在天安门广场上撒单传的报道,和6月1日人们参加爱国文化衫运动的报道。我不论是坐牢还是遭到中共谋害,我都从来没有感到害怕和悲痛过,可当我在网上看不到我5月21日在天安门广场上撒传单的报道,和6月1日人们参加爱国文化衫运动的报道时,我感到了害怕和无比的悲痛。那么多的中外游人看到我穿着文化衫在天安门广场上发传单撒传单,遭到一群警察围攻后被抬上车,还有近百名中外游人拿到我发撒的倡议书,竟然没有一人进行宣传报道。我竭尽全力发起爱国文化衫运动己有6年,6年来我想到的所有发起爱国文化衫运动的办法,我都去做了,可是今天还是没有把爱国文化衫运动发动起来,我害怕我的血会白流。

我早就想过,如果我想到的所有办法我都去做了,还是不能把爱国文化衫运动发动起来,我最后的一着就是牺牲自己,也就是用更激烈的方式跟中共斗,让中共来判我的刑,以此达到扩大影响发起爱国文化衫运动的目的。为了今后再不让我的血白流,我现在只有祈求苍天保佑,让我的真情感动全世界人民,让全中国人民都站立起来,参加到爱国文化衫运动中来,让全世界人民都支持中国的民主事业。让这个世界上在没有独裁专政,全世界人民都幸福的生活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里。

汪达林(住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湖边坊5号7楼2号
邮编:430013 宅电:027-83783324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05年7月16日
附上:我在天安门广场撒的“倡议书”和中共非法关押我的部分证据,中共非法抄我家并强迫我母亲(代晓士)在抄走物品清单上签字盖手印的证据。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