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六四开枪军官向天安门母亲跪拜致歉(图)

2005-06-05 16:0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四祭日16周年之际,曾参加过六四屠杀的军官给齐志勇打来电话,请他转告丁子霖、张先玲等失去亲人的母亲们:他愿跪在天安门母亲面前向她们道歉!

16年了,天安门母亲们熬白了头发、渐渐疾病缠身,仍然没有换来儿子被“人民军队”射杀的真相、没有换来罪恶应得的严惩,却换来时时的察警、警车、跟踪、电话监听、限制自由、拘留大牢…。“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呼唤良知、寻求正义”。

六四之夜被“人民军队”射伤致残的齐志勇告诉记者--

齐志勇:在1989年六四,参加过戒严部队持枪向百姓开枪的这位军人,今天他再次给我打来电话,而且他的心情非常非常的沉重,很激动。他说:齐志勇,今天是 “六四”16周年,在16年前,我们是开过枪的人,也就是说向人民犯过罪的人。我都可以诚恳的这么跟你讲,我的第一个请求:就是我代表所有的曾经在我们连当兵的这些弟兄,在这个时刻,向丁子霖、张先玲这些失去儿女,失去丈夫的母亲们、妈妈们,你就说我跪地向她们悼念她死去的亲人,我敬军礼向她们表示致敬和问候。

为什么?因为我内心很惭愧,我在忏悔,我在追思,我在当年是开了枪的,常常想起来真是像作恶梦一样,拿着这个枪,肆无忌惮,开枪扫射了,我身上有病,每年到这个时刻我的病都得犯。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流下激动的泪水--

齐志勇:很激动、很激动、很激动,他们确实是军人,但是呢,他们是开了枪了,可是他们不埋怨他,他也是没有办法。

她们在两路公安大军的监视下来到万安公墓,祭奠16年前被无辜射杀的亲人。共有接近20人参加了京郊万安公墓的悼念活动。其中有6位是天安门死难者的亲人和朋友。

张先玲:从一号开始就有警察了,对,二十四小时。今天是六四,我们在万安公墓的这些难属都去祭奠我们的亲人,每年都是如此的。每年我们都要到万安公墓去,来公祭我们的死去的亲人,然后我们在大家在那里,互相的谈谈天啦、聊聊天,大家互相关怀、互相宽慰一下吧!

记者:那今天也去了吗?

张先玲:对,我们今天去了。

记者:喔,那你们去有没有警方阻拦呢?

张先玲:没有阻拦,他们有很多人监视,但是都是跟随去的,每家后面几乎都是有警察、便衣警察跟着,不一定是警车了,有的是警车,有的是普通车。以我来讲,就是一个车里有三个警察跟着我们,然后周淑庄那儿也有警察,还有一些其他的人,都两三个警察,然后在公墓里边事先也已经有好多个便衣了。所以我开玩笑,我说两路大军、十面埋伏。两路大军哪!公安的、安全的,是吧!十面埋伏就在说明处处都有他们的人,不过我们不是四面楚歌,我们是得到全世界的支持。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向记者诉说蒋先生身体不好,需要住院;另一位母亲周淑庄是坐着轮椅去到公墓的。

丁子霖:这两天,我们就给我儿子的6月2号生日也过了,昨天晚上是他的忌日,遇难的时刻我们也给他做了祭典。6月3号,昨天上午门口的便衣警察就来了,当然来了我就不能随便出去了,他们就跟我说了,跟以前对我的管理一样,实际上就是一句话,“软禁在家里”。不能接触朋友,我也不能出去看朋友,除了看病。

我今天心理一直悬着的就是张先玲他们在万安公墓,今天的祭典会不会像去年一样被那么分隔,他们三家见着面了。但是说看着他们的警察太多了,周淑庄还是被警车送去的,平时一向还是很坚强的周淑庄,今天她们告诉我她在墓地哭得伤心的不得了!她已经是脑血栓以后的中风病人,半身瘫痪坐着轮椅去的,如果在墓地再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呀!

李雪文是瘸着腿的,因为摔伤以后瘸着腿的,再有的就是比我小半岁的张先玲,恐怕只能靠她照顾她们了,还有她丈夫,还有八十九岁的袁老先生,李雪文是今年七十九岁,周淑庄是跟我同岁,六十九岁。唉!现在淑庄那么伤心,我想有两家难友在她身边陪着她,总好一点吧,我没跟她通电话,因为我的电话被监听着的。

天安门母亲发表了《在京部分“六四”难属6月4日祭奠公告》

公告说:

值此“六四”16周年之际,我们别无他求,只希望那些穿着警服和不穿警服的警察们从我们的身边走开,把那些停放在我们家门口的有牌号或没有牌号的监视车辆撤走,还给我们一块净土,还给我们一份宁静,让我们与死去的亲人不受干扰的默默呆上一个时辰。

六四难友点上蜡烛、身着素装、停食一天悼念死难亡灵。因参与89学潮坐牢9年半的北大哲学系研究生李海表示--

李海:从他们这场屠杀来说,其实是整个国家的耻辱,首先的耻辱是那些屠杀者,他就是为了权力,他不择手段,他的利益呀,他那个权力强制的太厉害了,所以能够出现这个东西就非常艰难,甚至不可能,所以归根究底是归到这个体制上,然后就是作为这些体制的代表者的这些个人。

齐志勇说--

记者:绝食祭典一天?

齐志勇:对,点上蜡烛。

记者:还有穿到那个黑衣服是吧?

齐志勇:对,我全身白。

记者:穿一身白,嗯,太太呢?

齐志勇:她知道,她跟我闺女说了,她说这是六四,你爸爸的腿没了的那天,知道吧!

记者:警察在这看着呢,多少个呀?

齐志勇:十二个,今天又加了两个,十四个了。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们这种所谓强大的这个机器的转动的这个效果,就像我们上书胡锦涛那个公开信也是这么讲,日本南京大屠杀都能够谅解,国民党与共产党六十年都能握手言和,所以说老百姓也那么说,难道说又哪儿怕了,我想没那么怕,能构成什么对这个政府、这个国家的威胁,我妈妈都痛哭了。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