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苹果日报》:赵五军豆大的泪珠滚下来...

2005-01-27 03:3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据台湾《苹果日报》报导,一月二十六日往赵府祭拜的人潮较少,但警戒依旧森严,赵的旧宅靠大马路的一条巷子,停一部坐公安的车子,旁边放了两个“车辆改道”的红色警告牌子,巷布满了便衣公安,赵府所在的整条富强胡同,禁止车辆进出,据目击者说有车子想要进入巷子时,更立刻被要求绕道。

二十五日由于有四名香港记者被公安扣留问话,连夜遣返香港,再稍早,有数名“政法大学”的学生买了花,要为“赵伯伯”致意,遭到公安拘留盘查,在“富强胡同”成为街坊谈论的话题。

一位从台湾到北京拟往赵府致唁的人在大门口被两名公安盘查,那人表明是从海外前来致意的,公安立刻再问:“和赵家人有甚么关系?”那人回答:“朋友,来祭拜的。”幸好赵家人赶来解围。公安表示:“先生,你还带相机呢,请把相机、背包全留在这。”训练有素的便衣公安立刻看出来客外套鼓鼓的,藏了一部相机,立刻被“缴械”。

据那位台湾人士描述,大门进去后在院子左边不远便是赵的灵堂,约有五、六坪大(约二百平方尺)而已,是书房改的,赵的相片在正中央,四边摆满鲜花,只是经历了一个礼拜,有些鲜花已渐凋零,灵堂旁摆满了赵的相片,其中一幅是赵晚年和最疼爱的外孙女的合照,赵笑的非常开心,另外一幅赵晚年和他爱狗合照,也引人瞩目。赵晚年部属、亲友不敢见他,陪伴最多的反而是他的爱狗,狗比赵早逝,据说赵非常伤心。

赵的儿子赵五军赶过来答礼,对要离开的那名吊唁人士说:“留个名字、地址吧,出殡时好通知你。”

被问及家中情况时,赵五军低头说:“母亲还不知道这事呢,她身体还好,我们就怕她知道这事受不了。”“那夫人可能不参加总书记的丧礼了?”吊唁人士追问。“不知道哟,还没决定呢。”赵五军摇头说。

这时,吊唁人士看到赵的儿子眼泛泪水,吊唁人士随即在礼簿上签了名,发现礼簿上有资料的人数并不多。最后,他跟赵的儿子说:“我们是台湾来的,台湾同胞怀念不杀同胞的赵总书记。”这时赵的儿子眼中豆大的泪珠立刻滚了下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