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病人的命运和医生的信念

2005-01-17 08:39 作者:华一编译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病人的命运和医生的信念紧密相关,这里指的还不只是医生的医术,而是医生对生命涵义的理解。 

这个故事节选自Amatuzio大夫的新书《永远的我们-一个法医见证灵魂不死》(Forever ours- real stories of immortality and living from a forensic pathologiest)。 

书中写到一个叫Art 的人送他的妻子 到医院急诊时,告诉Amatuzio 一个有关他母亲(Mary)的秘密。 

Mary二十几岁时因甲状腺问题需要开刀,Owen Wangenstein 是她的主治医生。 Wangenstein 是明尼苏达大学外科部主任,Amatuzio 大夫的父亲是个退休的内科医生,当年是Wangenstein 大夫的学生,非常尊重和佩服他。 

Wangenstein大夫 决定给Mary开刀,Mary对此感觉也不错。但在手术期间发生了意外,Art 说他母亲突然发现自己悬在空中,从天花板向下看。Mary的医生忙得不可开交,但一点用也没有。Mary 自己觉得挺舒服的,觉得身体很轻,很快乐。但手术人员,特别是Wangenstein 大夫非常震惊和伤心,想尽一切努力挽救Mary。 Wangenstein 大夫的助手说,看来是不行了,我们救不了她了。手术人员很不情愿地放弃了抢救,一个个地离开了手术室。

Art 的母亲看到了全过程,虽然替医生感到难过,自我感觉却挺好不想回去 ‘编者注:她可能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她看到Wangenstein 大夫最后一个离开手术室。只见他用手抱着头,喊到:不,不,不,我不能让这件事发生!他转身一个人回到手术室,Art 母亲的身体躺在无菌手术单下纹丝不动。漂在空中的 Mary 只见Wangenstein 大夫朝着天花板叫道,“玛莉,玛莉,回来,回到我这里来!” 然后,他又开始为她作人工复苏。

Art 回忆说,他母亲对这一切都记得非常清楚。她记得她被各种各样颜色的光包裹着,然后下意识地知道了,她如果回来,将会有一个儿子。Art说到这里指了指自己,“那就是我啊。”

这时,Mary 决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Wangenstein 大夫兴奋地大叫了起来,招呼手术室人员回来。后来Wangenstein 大夫守护他的母亲整整一天。

当Amatuzio 大夫问Art,他母亲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Wangenstein 大夫,Art说他不知道。但过不久,他母亲和他的父亲结婚了,生了他和两个姐妹。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医生对生命真正的形式不理解,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医生。众所周知,现在的人由于实证科学的迷信,对生命的认识非常简单,有时即使处在灵魂离体的状态也不明白。甚至会因为脱离肉体的快感而放弃人间的责任。 

像Wangenstein 这样对生命有整体观的好医生,岂止一次就是拯救一个病人。在这里他一下子救了四条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