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薛球、陈益华押返 中国领走台湾2千万奖金

2004-09-25 05:5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台湾与中国警方合作打击犯罪,十大要犯薛球与陈益华昨被押送返台。权威管道透露,在此之前,台湾刑事警察局已将两千万元破案奖金折合为美金支票,交给中国相关的公安人士签收,创下中国官方领取台湾奖金的首例。

行政院长游锡堃曾公开宣示,协助缉捕十大要犯,每人将发给奖金新台币一千万元。此次中国帮忙擒获薛、陈要犯,有无领取巨额奖金,备受外界瞩目。包括内政部、警政署、刑事局昨天对此秘而不宣,主要是基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秘密证人身分不得曝光,须保护线民安全。

在两要犯押解返台前,刑事局已将折合新台币二千万元奖金的美金支票,交给中国相关官方人士,我方也当场要求对方分两笔签收,留下两张收据,藉以证明确已收到破案奖金。

据指出,台湾是在将破案奖金交给中国官方人士,对岸官方派员低调来台,一次就带走薛球、陈益华两人两案总计新台币二千万元的破案奖金,台湾接头人员事前也已和对方协调有关奖金的如何分配与分配对象,也就是说,虽然在形式上是整笔交给中国公安单位,但实际上可以分配奖金的人不少。

据确知,薛球、陈益华在中国的行踪,主要是台湾布建在对岸的情资管道获得,主要有赖于与薛球集团相关人士的“窝里反”,然后由刑事局知会中国公安迳行逮捕,因此,除了对岸负责与我警方接头、传递情资的人士可以分到奖金,提供线索的台湾人士也可以拿到钱。

在确定中国愿意配合押返薛球、陈益华前,刑事局早已依据“行政院奖励提供线索缉获重大案件通缉犯实施要点”向行政院请款,以核拨二千万元奖金。至于支付奖金,由于台湾是以折合新台币二千万元的美金支票支付对方,因此没有外界质疑对方“承不承认新台币”的问题。

尽管巨额奖金已经发放,但台官方公开仍须宣称依法定程序作业,主要基于事情相当敏感,“第一次应该让‘大家’都有信心”,而且为保障秘密证人安全,以及“担心有人可能认为应该分到钱却未分到,引发反弹”,这完全是一种“保护措施”,即使外界知道已然发出奖金,相关细节也须秘而不宣,以免横生枝节。

薛:每天担心被枪毙

记者黄敦砚、邱俊福□特稿

“球仔,你怎么会瘦那么多?”“没法度,烦恼回台湾会被打掉”。

傍晚,刑事警察局长侯友宜趁空档,到侦讯室里亲讯薛、陈等人。

一见大名鼎鼎的侯友宜,坐在椅子上的薛球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想向侯友宜敬礼;警探问他:“知道是谁吗?”薛球脱口说:“就是局长啊。”

当薛、陈步下警车,两人瘦了一大圈,问他们在中国的牢里过得如何?薛球摇摇头,像气球泄气般的体型,已说明一切。

“报告局长,在中国被关得很难过,每天都担心会被枪毙”,薛球说,侯友宜反问,为什么要跑到中国?薛球表示留在台湾容易被抓,跑到对岸比较自由,但到了那里才发现,也不能随便乱跑,所以有很多时间都是躲在房里跟同伙玩二十元、五十元的“大老二”。

侯友宜接着去看郭锡荣,郭锡荣竟然尊称侯友宜一声“大仔”,让侯吓一跳,这才发现,原来十多年前侯在台北市刑大除暴组当组长时,郭锡荣的手下小弟开枪伤人,侯友宜率员赶往北县中和将郭及其小弟逮捕到案,事隔多年,侯友宜已贵为局长,两人又在侦讯室里“重逢”。

大起解 薛陈以为要枪毙

记者黄敦砚、邱俊福□特稿

“难道我要命丧中国?”

清晨五点,天色将亮未亮,透着入秋后的微凉,死寂的厦门看守所里,几名管理员打开牢房,将薛球、陈益华、郭锡荣,一一唤醒,管理员不发一语,动手将三人套上眼罩,三人顿觉眼前一黑,随即被戴上毛帽,嘴里塞入毛巾(因薛、陈有自杀倾向 ),上手铐、戴脚镣。

有眼看不见、有口说不出、有手有脚不能自由,三台囚顿感不安,莫非…?难道要被中国公安拖去处决?背脊一阵发凉,想喊救命,但喊不出声。

这一切,是刑事局与中国公安在两天前精心设计的桥段,刑事局长侯友宜、副局长高政升沙盘推演,最后敲定这一次的遣返作业,只有他们两人知道,高政升前晚只身飞往马祖安排。

中国公安一行四十人,押着薛球等人从厦门到福州,并于昨天上午八点,搭乘中国红十字会海峡号渔船载着薛球一干人等出发,准备前往马祖南竿福澳港。

另一方面,高政升接获对方已搭船出发的讯息,立即通报侯友宜,而侯友宜立即指示侦查科长许瑞山带着十多名霹雳小组干员飞往马祖准备接人。

上午十一点,中国渔船缓缓驶抵马祖福澳港,三台囚又乘车、又搭船,一路忐忑不安,等着被送上刑场,心想“这趟黄泉路怎么那么长?”

经由两岸红十字会见证下,中国公安先卸下三台囚的手铐、脚镣,由刑事局人员换上台方手铐、脚镣,至于三人头上的毛帽、眼罩与毛巾,并未取下。

“薛球、陈益华有自杀倾向,你们要注意喔”,带队的中国公安低声提醒高政升,高政升担心出意外,直到把三人带到马祖机场管制区,高政升对薛球说,“球仔,你免惊啦!这是马祖,你回来台湾啦。”

高政升掀开薛、陈的眼罩、抽出嘴里的毛巾,看见眼前人,不是刽子手,而是来自台湾的刑事局警官,薛、陈才如释重负,原本担心要被枪毙的恐惧,才得以纾解,但,两人已吓得脚软,还得霹雳小组干员拖着才能走路。

由于薛、陈神情看来相当沮丧,高政升为缓和气氛,先与郭锡荣闲聊,“你的关系不错,很多人动员想营救你。”

郭锡荣闻言苦笑“我还是没被救出去”,下午一点三十分,空中勤务总队B234双螺旋桨直升机从马祖起飞,于下午三点十分抵达松山机场,结束三人的逃亡生涯。


〔自由时报记者□综合报导〕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