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维权悲歌 一个矿工的疯狂

2004-09-20 04:4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本不该出现的一幕一幕,最终还是上演了。

当维护自身权益的努力几番付之流水时,少数人选择了极端。如何杜绝非理性的维权行为,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课题。

体制的健全,机制的保障,程序的效率,任何一个环节的疏漏都可能造成悲歌的反复吟唱。

健康的维权之路,任重道远,我们呼唤理性复归,让悲歌停吟!

长达25天的“对峙”因发现杨明武已经腐败的尸体而告终。9月2日,持微型冲锋枪24小时不间断守候在四川雅安青龙煤矿洞口的武警撤了下来。

其实,真正的对峙可能只有3天,警方据尸体的腐败程度和一些迹象初步判断,杨可能死于8月11日矿井内的最后一次自杀性爆炸。

爆破员背起炸药

杨明武,41岁,青龙煤矿的爆破员兼瓦斯检测员。8月8日晚10点左右,村民眼中一向老实巴交的他突然在家门口摆弄起了炸药,40多分钟后,他在家门口几米远的一块水泥地上搞了一次试验,一声巨响,炸出一个直径约1米的大坑。

随后他在身上捆上炸药,手持菜刀、斧头闯入了距家100米左右、煤矿附近的一家小卖部,将小卖部木门劈开,令老板杨连文将20筒饼干、20瓶矿泉水送到了煤矿洞口。接着,他又跑到矿区配电房,用斧头将配电房设施全部砸坏,几分钟后,捆着炸药的他走进矿井。

杨明武下井10多分钟后,矿井内连续发生两次爆炸。随后的半小时里,井内互通的抽水房、绞车房等处再次接连发生爆炸。

为防止杨明武逃出伤及无辜,雅安警方用水泥砌封死一个废弃通道口,这本是一个排风口和紧急逃生通道,9日晚,武警贴近洞口喊话无反应后,用竹竿敲击排风机,躲在井下的杨明武突然按下炸药起爆器,1吨多的排风机被炸出洞口,逃生通道被封死。

为将杨明武逼出洞来,警方曾向洞内发射和投掷催泪弹,但始终未见杨明武的影子。15日,警方开始劝降,安排杨明武的妻子万光霞、儿子杨波、弟弟杨明伦等手持扩音喇叭多次喊话,并在井口支起劝降书。

劝降书的大致内容是:“杨明武,你已触犯法律,但还未造成人员伤亡,只要你投案自首,一定宽大处理。1,不准携带任何东西;2,脱光外衣,只穿短裤,双手高举走出,并边走边喊我要自首。”

劝降书被武警用连起来的20多米长的竹竿插到井口内,然而矿井内并无任何反应。因为杨明武有着丰富的爆破经验,警方不得不高度警惕,数名警察手持微型冲锋枪24小时守候在矿井出口不远处。

对峙状态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四川省公安厅作出指示:确保安全,以困为主,万不得已予以击毙。

起因仅仅两个耳光?

小河村村民一直将矿主杨成明称作“杨老大”,而一些村民眼中的“老实人”杨明武也似乎并非某些人描述的“炸井狂徒”。

有村民告诉记者,几年前,杨明武在矿上就被杨老大殴打过几次,后来跑到别的地方打工,因为受了伤,加之杨老大认为他还算老实可靠,矿长陆云平又把他叫了回来。

杨明武的妻子万光霞说,8月3日,杨明武在井下值了一夜的班后吃完早饭又继续下井抽水,杨老大前去例行训斥,骂杨明武偷懒,要将其赶走,而杨明武还是如往常一样敢怒不敢言。8月7日晚,杨明武在矿井深处抽水,因腹泻,情急之下在井下大便。

照当地“规矩”,在井内大便是大忌。次日早晨,杨明武遭到杨老大的一顿臭骂。杨明武和举报的挖煤工发生争吵。杨老大闻讯给了他两拳。那一天,杨明武左脸肿胀,粒米未进。对此,杨老大曾解释,杨明武工作上无可挑剔,自己和他没有任何恩怨,因为杨明武要拿石头砸举报的挖煤工,他才甩了两个耳光制止。

挨打后,杨明武默默回家,带着妻儿找杨老大,要结账辞去工作,杨老大以未到发工资日期予以拒绝,杨明武要求打张欠条给上初中的儿子杨超,也被杨老大拒绝。

大川镇副镇长徐崇辉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杨明武挨打后,首先向成都川西煤矿监理站举报,也曾向镇政府安全员吴文春投诉,徐崇辉和吴文春当天赶到煤矿处理。徐崇辉在杨老大家饭毕下山,吴文春到杨明武家调解,矿长陆云平也去劝慰,但杨明武认为“活不下去了”。

用山里人通俗的话讲,这事的起因不过是一个屁大的事。有人说,杨明武下井前曾在矿井外的黑板上写了“杀杨老大,为民除害”的字样,实在是杨老大太霸道,把人逼急了。

大川镇是芦山县最偏远的一个乡镇,只有6000多人口。最近几年退耕还林后耕地更少,农民靠种地解决不了吃饭问题,人均年收入不到千元。该镇是芦山县的产煤区之一,据了解,芦山县煤矿所在的大川、双石、中林、太平4个乡镇的几十家煤矿,几乎全是私人开的小煤矿、小煤窑。

一个村民说,挖煤的工作在当地是一个香馍馍,村民最大的经济来源就在此。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政府整顿小煤矿,工人的需求量越来越小,挖煤工就更害怕失去这份工作。

“煤矿上经常发生肆意打骂工人的事!”在村民眼里,矿主不打工人就已经是很厚道了。杨老大是外县人,但本地村民集资开的煤矿都不是他的对手,10多年来,他先后收购了大川镇4个煤矿,多位群众告诉记者,杨老大以前经常克扣工人工钱,工人要钱就会挨揍。

小卖部老板王福杨、屠户汪德福被杨老大赊账,少则几百元,多则数千元。村民们反映,两个村子被拖欠工资的有数十人,被杨老大殴打过的还包括杨明武85岁的老母亲。

从大川镇至芦山县车程5小时,一路颠得能让人散架,汽车几乎是一路跳着走的。最近因为修路,连班车都停了,村民进一次城难如登天。在这里,村民们常指望镇政府的干部能出面调解他们与矿主的矛盾,但结果是,矿主与他们的矛盾依旧,受委屈的常常还是村民。

(新民周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