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3”后郭小川被审内情

2004-09-02 17:4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郭小川在“文革”初期深受迫害,直至1970年6月才在干校中获“解放”,1971年底恢复组织生活。岂料不久之后,他再次莫名其妙地遭受厄运。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人有病天知否---一九四九年后中国文坛纪实》(陈徒手着)一书,披露了“战士诗人”郭小川在“九一三”后被审的内情,现摘登如下。
  郭小川夫妇与叶群有着较深的渊源。郭小川与叶群认识大约在1941年秋天,那时与郭小川刚确定爱人关系的杜惠在延安女大,叶群则在那时担任女大的干部科长,郭由此与叶群有了较为接近的来往。当时,叶群爱上了一位好朋友的丈夫,既实实在在地爱上那个男人,又不能夺好友所爱,处于极端的矛盾之中,几次把苦恼告诉郭小川、杜惠他们。郭小川不赞成她发展那种暧昧关系,便想给她另介绍一位男朋友。叶群对郭小川不止一次地说过:“我也知道不对,只是控制不住感情。”
  在延安整风之前,林彪作为风头正劲的年轻军事将领,在延安引人注目。他对叶群有了好感,但第一次见面竟谈得不欢而散。叶群在校门口碰到郭小川,大骂林彪,说了林品质不好这类的话。郭小川劝她,可以不爱他,但不要对领导干部采取这种态度。
  令郭小川吃惊的是,过了不久叶群就和林彪结婚了。
  在这之后郭小川一直没有见到叶群,直到1949年底在武汉中南局宣传部。那时郭小川在宣传处,有一天宣传部长赵毅敏把叶群领到办公室,交代只让叶群翻译苏联报刊上的宣传文章,业务由部里负责,让郭小川他们负责她的生活。
  郭小川在楼下给叶群找了一间办公室,但她很少来上班,几个月以后就根本不来了。叶群把郭小川看作多年未遇的老朋友,在这期间与他颇为知心地闲聊了几次,谈到自己在东北几年因为生孩子,没有做什么工作。又哭泣着讲述了彭真、周保中、李立三等如何打击林彪,甚至要撤消林彪的东北抗日民主联军总司令的职务。叶群透露了不少细节,让郭小川知道了很多东北局、四野的高层内幕。
  1960年10月1日国庆庆典,郭小川在天安门前观礼时见到了叶群,两人在喧闹的游行声中抽空交谈几句,时间断断续续,长达两个小时。在这次聊天之后或更长以后的日子,叶群在笔记本里顺手写下“文艺问郭”字样。九一三事件后搜查毛家湾,办案人员看到叶群这行亲笔字。不久即以查出叶群笔记为由直接对郭小川立案审查,他只好在干校里搜索记忆,一遍遍反复交代。
  1974年6月30日文化部内部刊物《文化动态》第十七期刊登了一篇题为《修正主义分子郭小川的复辟活动》的专题文章,江青看后作了批示:“成立专案,进行审查。”该文罗列郭小川罪状---
  1、由于郭在中南局宣传处工作时,叶群也曾在那里挂名工作过几个月,便借叶群1961年的黑笔记本上有“文艺问郭”一语,污蔑郭与林彪反党集团“关系密切”;2、把歌颂毛主席的《万里长江横渡》诗篇歪曲附会为歌颂林彪,“是一份反革命宣言书”,“是明目张胆地为林彪反党集团摇幡招魂”,把诗内“我们深知:自己肩头上负有迎接大风大浪的任务;在大风大浪中缚苍龙伏猛虎,学得一身反潮流的真功夫”这样的字句,歪曲附会为“还与《五七一工程纪要》中鼓吹的‘革命领导权历史地落在我们舰队头上’相呼应”等等。
  8月13日,中央专案组宣布对郭小川进行专案审查,郭小川百感交集,越想越想不通。他后来在检查中提到当时的真实想法:“我认为,我的错误并不严重,中央决不可能决定审查我。我估计可能有两种情形,一是可能传错了,关于我的传说本来很多;二是中央领导同志可能批评了我的某些作品,到下面就成了‘审查’。总之,我的抵触情绪很大。”(摘自郭小川1974年9月《我的初步检查》)11月,郭小川在干校被专案审查搞得焦头烂额,他不知自己到底有几条罪名。有一天住在隔壁的年轻人李基凯闲谈时无意问他:“你的《万里长江横渡》是不是1971年7月写的?听说那时候林彪正在武汉,你知道不知道?”一开始郭小川觉得这个问题提得奇怪,后来想了许久,断定这恰恰是专案组要深究的地方。
  郭小川决定为自己辩护,遂在1974年9月给上级写信,强调说明自己的诗作与林彪毫无关系:“无论是过去还是1970年、71年,我从来不注意林彪的行踪,更从来没有打听过。他当了副主席以后,我更毫无所知,没有任何人告诉我;尤其是1971年7月中旬,我正在与郝夫逸、丁树奇一起写批判陈伯达的文章。这期间,我接触的人都是干校五七战士,而且很少,他们谁能知道林彪的行踪?7月28日,我请事假回了北京,8月间曾到兰州七八天,9月2日又到武汉军区住了几天,9月6日又回到干校,我所接触的人谁知道林彪的行踪?更不要说有谁告诉我了。”
  这一次被审,让郭小川大伤元气,真正到了心灰意冷的地步。人民文学出版社老编辑牛汉后来在谈到郭小川在干校时的情景,心情颇为沉重,几次语塞:郭小川上午菜班劳动,下午学习交代,处于隔离状态。咸宁干校最后一次聚餐,邀请了不少人,对当地有感谢之意。猪肉、鱼都有,很丰盛。可是会餐时却不让小川上桌,给他一人拨了一些菜,让他坐在食堂角落里马扎上吃。这个情形特别惨。
  郭小川在1975年初给两个女儿的信中,透出了人生难以说清的滋味:“我曾经‘名噪一时’(这大概不是夸大吧),味道尝过了,辛酸也受尽了,现在才懂得它不值得羡慕了。”
  1975年10月6日,中央专案组来人宣布审查结果:郭小川问题澄清。郭小川兴奋地从校部跑到另一头宿舍,逢人就说。他冲到雷奔的屋子里:“我解放了,要回北京了。结论上连‘错误’两个字都没有。”


报刊文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