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黄金高事件 突显中国清官难当?

2004-08-19 21:4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和中国最高人民检查院检察长贾春旺,近日突然分别到福建省视察,要求各级官员加强自我监督、重视和解决群众投诉等等。这个动作,被视为中国中央领导要力保曾经大爆官场贪污内幕的“反腐书记”黄金高的乌纱。有分析家指出,这次事件,突显了中国腐败可能已经集团化,要做一个清官,即面对同侪排斥的残酷事实。

中国官方新华网报道,8月13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在福建考察,着重了解党风廉政建设和行政监察工作情况。几乎与此同时的8月12日至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也深入闽北山区基层检察院调研,看望了一线检察干警,并与九个设区市检察院检察长会晤。

外界普遍认为,吴官正及贾春旺这次亲到福建,跟最近闹得不可开交的黄金高事件有着莫大关连。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近月曾去信《人民网》,披露官员腐败的情况。对此,中国大陆的媒体及网站都争相报导,但随着福州市政府在官方网站上发表的一篇“万言书”,把黄金高事件定性为严重的政治事件后,大陆大型的网站已不谈论“黄金高事件”。

有中国百姓认为,黄金高的上书在《人民网》曝光之后,引起福建官场的震动。高层当晚找黄金高谈话,据福州市委事后发表的万言声明称,在谈话中黄金高情绪激动,态度固执,并表示他的揭发信中内容还不彻底,还有很多情况没有提出来,适当的时候,还会曝光,事情还会闹的更大。《新京报》8月12日报道,黄金高感受到莫大压力,一度痛哭失声。

吴官正参观行政服务中心时(应设于福州市),要求各级官员重视群众投诉,及时处理群众反映等问题。与省委、省政府和纪检官员会面时,吴官正强调要从源头预防和治理腐败,严查违纪、违法案件的强劲势头,重点查处领导干部滥用权力、谋取私利等问题。对因失职渎职、官僚主义,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的政府官员,要依纪依法追究责任。

可圈可点的是,就在吴考察结束前一日开始,官方传媒、网站又再声援黄金高。中国“东方网”及“中国法院网”8月16日分别刊文抨击官场腐败,而后者刊发的评论文章《黄金高事件的悖论》,指斥福州当局混淆黑白、颠倒是非,保护腐败分子、政治迫害有社会良知的优秀干部,正是典型的“亲者痛、仇者快”举动。

有分析家认为,这次事件可能反映了一个残酷事实,就是中国官场的腐败行为确如一些专家所指,已经出现集团化的苗头。据指出,一种贪官排斥清官的现象,正在威胁着中国的政治稳定。

一直有中国国情专家指出,八十年代中国官员都只会私底下进行腐败或官倒等勾当,但踏入了九十年代后,愈来愈多的个案显示腐败有集团化的可能。就在这次事件暴风眼中心的福建,就在九十年代末爆出全中国最大的走私弊案--远华特大走私案。远华案涉及中国政府官员多达346人,其中厅级以上领导干部20多人。

即使福建厦门远华案被侦破,福建省的高官集体贪污受贿重大腐败案件依然陆续有来。去年12月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发生了跟远华案十分类似的陈凯案。福州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立诚、福建国安厅副厅长智渡江、福清市委书记朱健等八人,涉嫌收受黑道分子、国际大毒贩陈凯的巨额贿赂,充当保护伞。

值得关注的是,这个集团式腐败现象,并非福建独有。近两年来,吉林省白山市发生了一系列腐败案件,市委原副书记李德才,原副市长岳俊峰,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委统战部原部长李铁成,吉林省委原副秘书长、白山市原市委书记王纯等4名副厅级以上干部先后落马,还有数百名处级和科级干部卷入其中。可以说,这么多的官员涉及案件,其同侪之中的影响是多么巨大。

外界又关心到,在中国要当一个敢于说出真相的清官,所要遭受到的压力是多大。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曾于2000年3月上旬向朱熔基总理的投书,并当地农民说了真话,讲了农村的实情,就遭到冷遇和打击报复,不得不远走他乡。2001年9月12日中国官方《人民网》刊登题为《就这样目睹着李昌平的悲壮命运吗?》的文章,直指李昌平的命运“实在令人震惊、感慨万端!”

李昌平的遭遇,对中国的清官而言可能还是比较好的。河北石家庄市建委工程处处长郭光允,因为揭发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腐败行为,失去了工作、被程维高整进看守所、被劳教、被杀手追杀、连累所有家人朋友终生活在被暗杀的阴影下。

中国内地媒体学者纷纷指出,在中国举报腐败的“机会成本”太高,这正是中国无法根除腐败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广东《南风窗》引述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大学学者指出:在中国“领导个人权力过大,权力没有规范和界限”。

他指出,中国的省委书记有权解除一个普通公务员的职务,有权拒绝一个普通司法官要求他作证和对他的调查,有权指使员警把一个公民关押起来或要求法院治人之罪。

这位学者说:“如果官员(主要是"一把手")权力是无限的,那么权力就会没有范围,也没有程式;或者即使有也形同虚设。有时看到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都可以动用一个县的包括司法手段在内的各种资源来打击报复一个小干部和公民。”“这种不很文明的官僚体制,造成我国资源最大的浪费-对人才的浪费”。

另外,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汪玉凯曾在官方《新闻周刊》撰文承认:“应该说真正能对省委书记起到监督作用的是中央和中纪委。然而在多数情况下,中央、中纪委也很难做到主动:比如多数腐败分子的作案手段愈来愈隐蔽、狡猾,老百姓很难真正知情。”


亚洲时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