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在法国的“中国民主党”声明

2004-06-07 07:4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们强烈呼吁:请台湾政府奔着国际法精神保护从山东省青岛市泅渡到金门的民主斗士燕鹏,尊重他的意愿,提供庇护,或使他可能移居第三国。

我们之中有两人是燕鹏的故友,他们愿意出面证明他的身份,他已从金门来电话,留言声音确凿无疑,他就是燕鹏。

我的请台湾同胞,台湾政府能了解大陆政治的真正状况,那才是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是正义之人无法生活的地方,奔着人权原则,请提供给燕鹏以帮助。

我们在法国的民主党同仁不胜感激。

燕鹏生在一个共产党家庭,就业到青岛印染厂,照大陆的意识形态传统,他属于那种根正苗红的角,当然要成为被培养的对象,那时企业还有基干民兵,有共青团,这是想当官的人的必经之路。燕鹏入厂恰逢青岛中级法院审判两名反革命分子,一名是草制工艺品厂的孙维邦(即孙丰),一名是印梁厂的牟传珩。判刑也是释放,已超押快半年了,法院把这两人送回单位,并不准单位开除他们的决定生效。经了厂党委的慎重研究,决定把监视牟传珩的任务交给燕鹏领导的团支部及其民兵排。这个青年人就正天盯稍牟传珩,有影没影地向保卫科汇报阶级敌人的动向。是出于好奇还是为了讨党委的欢心?今天的燕鹏自己也说不清,反正有机会就去听牟传珩们的“阴风邪火”,公开地听,偷偷地听,反正他是团支书,团员们听他的。他领着他那个小团队开会、下操、布置任务、汇集情况,他越来越觉得:不论是他自己还是他的伙伴们,不是痛恨被他们正专着政的这位现职反革命及前任支书(牟传珩是这个车间的团支书),反倒有不少同情与尊重。回到家,他向爸妈、姐夫、姐姐讲了自己思想上的矛盾,可让那些老共产党员们大吃了好几惊,这还了得,爸爸严励地训斥,姐姐循循教导,可要听组织的话呀,不要上了敌人的当,咱一窝子共产党员的家庭不能忘了党的教导走上邪路。

可是,真理是不能靠蒙蒙盖盖捂住的,正义的力量不是靠亲情能维系的,燕鹏经不起牟传珩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噪和真理炮弹的攻击,终于弃了“党的光明”投了“反革命的黑暗”,成为青岛地区民主阵营中重要的一员。燕鹏不是战略家,但他却富于机智,英勇果断,敢担事,敢拚命,心灵手巧,是难得的辅助人手。革命的金光大道他不走,偏爱认死理,燕鹏投进了反革命牟传珩那穷得只啃干烧饼的怀抱,扎进去,也就义天反顾地不再出来。

后来又换了一个团支书,接受燕鹏一事的教训,党委是选了又选,掂了又掂,又是宣誓又是写保证书,结果呢?还是干反革命事业一去不回头。

燕鹏参加“六四”,组织民主党,呼吁放人等事迹网上己有介绍。我们希望办案的官员能从这里窥视到燕鹏的人品。

我们能够证明他的身份,我们请求民主台湾有民主法律,有民主作风。保护燕鹏,树立民主台湾形像,为埋葬共产党积畜人才。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
召集人:吴江、姜友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