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陈政德:晚年赵紫阳

2004-06-01 14:21 作者:作者:陈政德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西元2003年夏的北京。太阳已经落山,空气仍然凝重炎热令人透不过气来。东城的富强胡同完全笼罩在日落后的昏暗之下。“呲、呲”胡同六号的两扇红门之下有人按响门铃。平日此地冷落人希,门可罗雀,门铃的声音显得刺耳异常。一扇红门开出一道缝,里面人向外凝神张望,暮色之中辩出来人,闪在一旁,让来人入院。

入院之后,第一进院内一群衣冠不整的像是警卫模样的年轻人都停住原地,不定地向来人张望,竟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却没有人出声。来人也是一怔,外面那么安静,院内竟有这么多人站在院子里,但不去理会,穿二进院径直走入里院。

里院杂乱,遍地堆放沙土、石砖、木料、破旧家具,显是临时修屋。三进的四合院年久失修,已经成为“危房”。一眼望去,杂乱无序,满目苍夷。微弱光线倾斜之处,但见蚊虫飞舞,聚集成团。与北京街上“萨斯”病灾刚过商铺重开立即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气氛相比,院中的时间好像停留在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暮色之下,一位老人孤零零坐在院中一把小凳子上,身着浅色短袖衫,手中一把蒲扇,背着光线面处灰暗,暮色天光之下,满头白发颇为醒目。仔细端详,老人面色凝重,正挣扎着站起来同来人打招呼,动作之间,上臂略抖,呼吸急促沈重,尽显苍老。这位老人便是被中共隔绝于世十四年的前总书记赵紫阳。此时此刻,八十四岁的老人正经受又一沈重打击,老伴梁伯琪严重中风正在北京医院住院抢救。

当事人在追述各中细节之时,不禁悲伤感慨:“看到老人体弱多病,入夏这么久了,家里人还说经常咳到后半夜,又见环境如此恶劣,但老人还是万事不惊,泰然处之…”。

赵紫阳今年八十五岁。几年前就有心脏病并且安装了起搏器。近几年肺部出现大面积纤维化,肺功能脆弱,经不起再次感染,成了其健康的大患。

自1989 年起中共中央专案小组对赵紫阳进行了几年的专案审查。调查的内容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索罗斯提供“经费”问题、以及支援“动乱”、“分裂党”的问题等等。1991年之前,赵曾写过两次报告,对其指控于以一一予以反驳。党内包括李鹏在内有一些人,处心积虑想至赵紫阳于死地。1989年对其子女的所谓“官倒问题”在海南省展开调查,调查之细,据被调查的工作人员讲:“连一张公共汽车票也不放过” 。只是查无实据,因此不好在此问题上大作文章罢了。这些人的“倒赵”活动一直继续到到1991年前后邓小平批示“对赵紫阳的批判到此为止。”

以王任重为组长的专案小组的结论最终也是查无实据。在召开十四大前夕,中共对赵紫阳宣布“审查结束”,但“支援动乱、”“分裂党”的结论竟然不变。据专案组人士多年以后私下的谈话,当时“组织”上对赵宣称:“在对你的问题立案审查结束后,希望见了老同志不谈‘六四’问题,以免引出麻烦。因为你的观点大家都清楚,人民也都清楚“。

中国的法律里面,甚至包括中共的各种规定里面,根本就找不“软禁”这个概念。但中国的宪法里面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赵紫阳的自由是邓小平默许下,由中共中央以“组织”的名誉予以限制的。1989年开始“组织”上限制赵紫阳外出,十五年如一日,一个公民的权利就这样被“组织上”剥夺了。好在深宅里院,内有警卫、“秘书”、“参谋”之类;门外武警、便衣遍布,特别是所谓“敏感时期”,寻常之人决不可能接近赵家。

但是岗哨戒备的森严,绝对比不上 “组织”上无形的铜墙铁壁:对一个失去自由的老人的任何申诉、要求甚至抗议,一概不予回答。“石沈大海,不理不睬”非但比任何牢墙都坚固,更为绝妙的是 “组织”上的代表,当政的领导人可以心安理得,不闻不问,从心灵上解脱出来。据主管具体事务的人士透露,十五年来不予回答的单子“列出来能有一尺厚”:

提出“到北京郊区的慕田峪”,不予答复;
提出“到到南方的广东省”,不予答复;
提出“写回忆材料,要求把自己公开的、未公开的一些讲话材料调来阅看”,不予答复;
指出“不要把我当作不稳定因素”;不予答复;
提出“限制个人自由是违反宪法的,也不符合党章”,还是不予答复。

如果说邓小平限制了赵紫阳的自由,赵紫阳的自由最终是被江泽民完全彻底剥夺了的。只是因为赵紫阳给中共十五大代表写了一封建议重新评价“六四”的信,认为 “六四”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提出“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在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但江泽民却对赵紫阳采取惩罚性的报复行动,禁止任何会客。诺大世界,除居所之外,个人活动范围缩小到北京的两处:北京医院和远郊区一个农民开办的高尔夫球场。此时的赵紫阳,早已身陷囹圄,于世隔绝,对执政者不可能有任何威胁。北京的一些老干部曾私下议论:“可见此人(指江泽民)心胸之狭窄”。又有人道:“共产党的做法和国民党不同,张学良的旧友照常往来,赵紫阳就不行”。

此时,1989年批判赵紫阳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上,赵紫阳的辩护由澈在耳:“在实际工作中,我还深深感到,时代不同了,社会和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民主已经成为世界潮流……人们的民主观念已经普遍增强……而且,民主的旗帜如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他还说:“我觉得,我们迟早要走上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的走,不如自觉地、主动地走”。这话是十五年前针对中国共产党全党所言,如今听起来倒像是针对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所言。

今年是赵紫阳,一个党的前总书记、一个共和国的公民失去自由的第十五个年头。是以为记。

(原载《开放》2004年六月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作者:陈政德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