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学生致政府的公开信

2004-05-28 05:12 作者:作者:中南大学学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国家主席、总理及列位大官

你们好:

在诸位政务繁忙之际烦扰,实不胜歉意之至。我们是南方中南大学的学生,因我们目睹亲历了一件事情,产生了给政府写信的念头。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早上,在我们一万名学生的宿舍旁边,也是当着我们学生的面,一百多名警察、法警、解放军士兵包围了几户农家,在逼迁不果的形式下,采取了暴力行为。他们众殴男人,毒打妇女、幼童,手段之残忍非人之所能闻。最后在伤者被抬去医院之后,警察命令挖掘机把房子推掉了。开始我们也不愿相信这是发生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事,认为是在拍摄放映哪个朝代的暴政的电影。后来怎么也找不到摄像机,我们才不得不承认,这“暴政”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

目睹军警们的残酷,耳闻父老们的哭泣,我们悲愤而怜悯。我们不知道这是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受伤者流下的血滴,哭诉者流淌的泪水,无家可归者惶恐的眼神和孤寂的背影,总在我们的眼幕里挥之不去。愤慨之余,我们真想帮助那些可怜的人们。然而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学生,在钢枪铁甲的军队和警察面前,在作虐者无边的权力笼罩之下,能干甚么?也许我们是很弱小,但我们不忿。在一万名学生的面前,我们不能让邪恶公然肆行。所以我们对政府提出自己的质疑,希求能得到回应。

第一,为甚么老百姓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据我们了解,征地者同百姓之间已达成协议,按征地的多少赔付赔偿金。可是,赔偿金经政府经手后,却没有如数到达百姓之手。有的拿到二分之一,有的拿到三分之一,有的拿到四分之一。这已经是十分过分的了,可政府却还在拒不付赔偿金,也不安置住处的情况下,用暴力驱赶他们,拆毁他们的住所。我们亲眼看到那些被拆毁住所、无家可归的人们,搭着茅蓬住在路边,他们说“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下小雨。”这简直就是恃强为胜,强盗政策!请问天理何在?法纪何在?那批行虐政的就该受到无限纵容吗?

第二,变质的拆迁实质上是甚么?随着经济的发展,建筑物新陈代谢,拆迁重建是正常的。只要征用者与被征用者之间达成协议,公平交易即可。可是,在中国,所谓拆迁重建已经变质了。其实何止是发生在我们学校的这件事,随便到那座城市中去走一走,哪里没有看到强制拆迁、暴力拆迁的事?这都是在被征用者的利益得不到补偿和不情愿的情况下发生的。这是赤裸裸地强抢!赤裸裸地硬盗!许多贫苦的人被赶出家园,流露街头,哀鸿遍野。我们中国现在的拆迁实质是“拆”而不“迁”,剥夺别人的家园,是一场新的圈地运动。警察和士兵比英国的资本家和满清的贵族更加可恶!这实质是一场社会主义的“原始积累”,吸了穷人的血,养肥了富人。最具讽刺意义的是,国家刚刚修宪保护私产。可能保护的只是富人的私产,贫苦人民是不在其内的。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带满血和肮脏的东西”,社会主义也是如此吗?

第三,是谁允许警察们暴力行政?在那天我们是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了。说得多好听啊,甚么“人民警察”,“人民子弟兵”,“人民法官”,我们是给他们骗够了。那一天他们这批年轻力壮的人纠合了起来,对付着那些可怜的老弱妇孺。当警察们在毒打妇女幼童时,解放军给他们护卫,法官们好像是在看戏的谈笑。记得一位历史学家总结封建社会的经验时说:以暴力得政者,无不以暴力施政。现在这句话是在我们政府身上应验了。当年以武力从国民党手中夺政,现在武力的矛头倒转回来指着人民了,枉了人民当年还一心支持着他。中央政府面对我们学生的批评不知做何想法,但是我们的耳中,却是时时回绕着妇女和儿童的惨叫声和哭泣声的。

第四,是谁允许解放军参加暴力行政的?据我们所知,解放军的职责是保国卫疆、抵御侵略的,不到紧急时刻,是不会启动的。可是在那一天,几十名解放军士兵却伙同警察为非作歹,对付几名孤苦无依的农民。我们看到他们的臂徽上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时,心是冷了。传闻一九八九年时解放军在北京开枪杀人,开坦克碾人,以前不信,现在全信了。这样的军队,谁能依靠他来保护?今天他们能镇压农民,明天难保不把刺刀对着我们学生,后天他们就杀工人、杀市民、杀商人、杀知识份子,全中国人从今都要颤颤惊惊地活在他们的枪杆子下了。我们想问政府,大家都是中国人,为甚么要用军队来对付他们?

第五,为甚么恶性拆迁不准新闻报导?据我们了解,我们学校旁的拆迁已来过几名记者采访了,后来又给政府抓起来,不准他们报导此事。我们同那些受害者谈话时,他们说:“你们快走吧,不然他们会抓你们来审问的……”几名警察当时就闪着贼眼盯着我们。中国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不是写在宪法里吗?为甚么有的官员大口一开,就不准报导?文明及开放的国家从来不限制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它是群众监督的重要渠道,而我国却恰好做得相反。难道我国的宪法只是二八姑娘的耳坠,只是装潢来观赏的?在政府限制新闻报导,限制受难者申诉的渠道时,无疑也成为施害者之一。

我们只是青年学生,绝不敢对国家政策指划,也不敢“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党让我们学习我们就学习,让我们闭嘴我们就闭嘴。可是现在血就流在我们身边,哭泣就响在我们耳边,我们能忍心沉默吗?能不“指划”吗?能不“关心”吗?我们想,每一个正义之士、爱国爱民的人都会这样做的。

一位老人说:“在国民党时代,我就住在这里了,以它为家园,共产党有甚么权利赶我走?共产党,你怎么对得起天下百姓?”从国民党时代过来的人,反而思念起国民党了,难道不值得政府反思吗?古代亡国之君大多叹道:“我无罪也,天何亡我?”五十五年弹指而过,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青年学生望政府鉴镜正容。

中南大学学生

(大纪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作者:中南大学学生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