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李卫平: 自由的硕果

2004-02-22 07:1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前不久,美国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纳米研究中心首次人工合成了四百米长的碳纳米纤维,向该技术步入实用阶段又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纳米技术是新材料科技中极其重要的一员。新材料科技与生物工程等合称二十一世纪最有发展前景的科学技术。相信如同电脑与互联网一样,纳米技术必将在不远的将来对人类的进步与文明发挥巨大的积极作用。在此,我对美国科学家取得的巨大成就表示衷心地祝贺,并致以诚挚的谢意。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尤其是九十年代以来,世界各国均在纳米研究领域投入巨资,以期在该项目上取得领先地位和主导权。经过十多年的角力,正如二十世纪在航空、核子技术、半导体、电脑、互联网诸领域中的竞争一样,美国人再次力拔头筹。面对不断重复的历史,不由人嗟叹不已。

或许有人认为科研人员的个人素质是导致上述情形的主要原因。这种说法殊为不公。以中国为例,走出国门者很多均取得了极大的成就,更有人做出了非凡的贡献,赢得了科技学术界最高的殊荣--诺贝尔奖。反观他们在国内的同学同事,虽然也都是各个领域的中坚领头人,但却少有创建。

或许有人会说,由于美国在资源上的巨大优势,这个结果再正常不过了。必须承认,美国人在科技研发上向来是一掷千金的。然而,在这个自由的国度,科研经费主要来自各私人机构,国家一般只购买成熟技术,不介入研发阶段;由于潜在的巨大市场前景,如同在其他各方面一样,新技术研究方面的竞争同样十分激烈。其科研经费是十分分散的。与同样是自由体制的英法德日等国相比,其资金实力会有相当优势,自不待言。但若与同威权体制一致的集一国之力的科研体系相较,则财力定然不济。例如,被中国政府指定开发纳米技术的科研单位的资金,一定会比所有单个美国研究机构更为雄厚。这也正是中共常说的所谓社会主义优越性之一--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由此,人们不得不将目光转向科研机制。很多时候,研究者突破了原定的领域,或者走上了与既定目标背道而驰的道路,甚至颠覆了既有理论的基础。在自由的国度,科研是没有思想限制的。这主要表现于没有条框制约,不设禁区。因而,上述情形不仅不会遭到压制,而且还可能会受到鼓励。这种科研机制极其重视每个个人独有的知识与经验,支持鼓励个人大胆做全新的探索与尝试。这正是自由世界科研领域成果频出的重要原因;威权国家,与其政治制度一样,科研界同样限制极多,禁区林立,研究过程中出现的自然的新发展一概被斥为不务正业,遭到强力压制。这种科研体系强调将所有参与者的思索和研究统一到项目主导人的意志甚至意识形态决定的方向上来,轻视每个个人独有的知识经验与思想。这种极其愚蠢的制度不知夭折了多少极具价值的新设想新创造新发明。

人类历史上有两个科学文化艺术极度繁荣辉煌的时期。一个是古希腊时代,另一个时代自文艺复兴以来直至今天仍在继续。这两个时代的共同特点是“政治自由”。政治自由鼓励支持起人们极其强烈的自信心和进取心。正是在此基础上,人类才勇敢地未曾间歇地向未知的世界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强力冲击,不断拓展人类的知识范围,将人类文明不停顿地推向前进。中世纪及近代以来的威权国家奉教条为圭臬--无论是宗教的还是政治的--极大地打击了人们的自信心,导致人们丧失了向未知与权威挑战的勇气及创造性,其所造成的社会发展的停滞乃至倒退是有目共睹的。

威权国家完全丧失了自我发展的机能,其所以能够有所进步以至存续,乃是因为自由国家所创造的巨大进步的扩散效应所致。事实上自由主导的进步成了威权政权苟延残喘的强心针。这实在是令人惊异的悖论和莫大的讽刺。

美国科学家在纳米技术上取得的最新进展,是自由的又一伟大胜利。中国政府如果真欲谋求中华民族的复兴,就必须无条件地于全中国实现政治自由。这是中华民族恢复原创能力、摆脱始终跟在他人后面爬行的难堪情形、迅速振兴的不二法门。(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