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福州一公交汽车发生惨剧 乘客飞出被辗爆头

2003-08-09 18:1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昨日上午9时10分,一辆815路公交车在福州闽江立交桥引桥上突然撞上栏杆,车门脱落,车上一乘客飞出,当场被碾死在该车右后车轮下。

  记者赶到位于福州市六一北路闽江立交桥北侧二层的引桥时,看到桥头护栏罩水泥块被撞碎,公交车前门横躺在路边已经严重扭曲。一名身着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年近30岁的男乘客正躺在公交车后轮前,头部下一片血泊,已经没有半点声响。一女子在受害者身边痛哭流涕,紧紧抓住死者的左手不放,试图唤醒身边人。

  台江交警大队初步调查核实,昨日上午9时10分许,郑基(男,40岁,福州仓山人)驾驶一辆车牌号为闽AY1237的815路公交车,途经事故地点时,突然撞上护栏,巨大的撞击力将公交车前门撞落在地,并将站在前车门旁的乘客陈辉(男,28岁,家住福州琅岐)甩出车外,公交车右后轮碾压陈头部,造成陈辉当场身亡。

  昨日上午9时50分,事故现场清理结束,滞留了大约半个小时的交通也恢复正常。

  妻子眼看着丈夫惨死

  翁艳锋的泪已经流尽了。事故发生时,她就站在丈夫旁边,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丈夫离她而去,飞出车外惨死。至昨晚6时记者采访她时,她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仅半天时间,20多岁的她就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双眼无神,脸色暗淡。她用嘶哑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同一句话:“我们结婚两年,女儿才1岁零7周,刚刚学会喊‘爸爸’啊!”

  翁艳锋回忆说:“因为公公患肝癌在福州总院化疗,昨天下午我们俩从琅岐赶到福州探望。今天早上8点多吃过早饭后,我们搭乘815路公交车从王庄去台江步行街附近买东西。因为车内拥挤,我和丈夫一里一外站在车前门旁的过道上,坐了四五站后我看到有一些乘客下车了,就招呼丈夫走到车厢中间,但因为车在行进中,而且还比较拥挤,他就说‘走不过去,等车稳一点再过去吧’。”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夫妻俩竟就此诀别--“就在离步行街几百米处,悲剧发生了,车门突然被撞击脱落,司机紧急刹车,我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丈夫从车门处飞了出去。我飞奔下车,看到丈夫已经被压在后车轮下,脖子碾断了,满地都是血和脑浆。实在太残酷!太突然了!我真不相信这是事实,我拼命地喊着他的名字,用力拖他,却怎么也拉不出来。我打电话回家,谁都不相信,说好好的出了门怎么会死了,直到我哭出声来,他们才相信了……”

  母亲闻讯神志失常

  陈辉年近六旬的母亲江女士闻知这个噩耗后,突然神志失常:清醒时知道儿子死了;发病时以为儿子被人关起来,不让看病。见到记者时,老人又发病了,头发花白的她突然站了起来,双拳紧握不停敲打自己身上,一个劲想下跪求助:“小妹,帮忙做好事,救我儿子啊,一定要救啊!求他们让我儿子出来治病吧!”

  陈辉的姐姐陈美莺忍痛搀扶着母亲,她告诉记者,父母只有两个儿子,老大在家里种田,老二陈辉是个水电工,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还有86岁的老奶奶要赡养,怕老人家受不了刺激,全家人对奶奶和父亲都封锁了消息。

  开调解会车队方面姗姗来迟

  事故发生后,陈辉的亲属都沉浸在悲痛中。昨日下午的事故调解会,公交车队方面迟到了一个多小时,陈辉的叔叔说着说着,忍不住就提高了音量。他告诉记者,上午事故发生后,台江交警大队通知死者家属和公交车队有关领导下午3时30分到交警大队调解。家属们从下午3时就到交警大队等候,3时30分,未见公交车队领导的人影。直至下午近5时,才来了两个人,没多久又走了。

  台江交警大队事故股经办民警林辉证实说,公交车队的安全员和车队领导是4时40分才到会的。

  交警急寻目击证人

  据经办民警林辉介绍,这种事故是他出警八九年来遇上的第一例。他说,9时10分接警后,他立即赶到闽江立交桥北侧引桥事故现场,立交桥西侧栏杆有被大客车碰撞的痕迹,起点距离肇事车右后轮13米远,大客车右前门掉在大客车尾部已经弯曲变形,车头右角和右前门处有撞痕。据肇事司机郑基交代,事故发生时,有一辆小车在超车,该车是在避让时撞上护栏撞飞车门引发悲剧的。但实情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由于交警赶到现场时,车上乘客都已经走了,目前除了翁艳锋外没有其他目击证人。交警部门呼吁,希望该车乘客能尽快和台江交警大队联系。值班电话:0591-3296154。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