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昆明世博后遗症

2003-07-17 17:4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杨艳萍

  新民周刊14日刊载文章说,说到1999年的昆明世博会,出租车司机赵玮的回答毫不迟疑,“那对我们昆明当然是件大好事。单从城市建设来说,因为世博会,至少提前了10年。现在人们一说到昆明,就会提起世博会,作为昆明人,我也觉得脸上很光彩。”但是,出租车业恰恰是昆明世博会后遗留问题比较严重的一个行业。同样陷入危机的还有昆明的酒店业。业内人士说,满大街都是的酒店现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昆明目前可提供住宿的企业共有1900家,从业人员接近10万,其中已挂牌的一到五星级饭店115家,由于各种原因,3家已经停业。具备星级接待能力的住宿企业另有300家左右。在这400多家住宿企业中,99%为国有企业。而在1999年世博会之前,整个昆明的住宿企业只有不到100家,星级饭店也只有几十家,而且几乎家家都能盈利。以1999年为一道明显的分水岭,之前的昆明住宿企业,平均房价在350元以上,而在此之后,平均房价掉到了180元到200元。有的四星级酒店房价卖到100元,最次的五星级酒店房价180元就可以拿下。下跌力度之猛令人“叹为观止”。

  这不能不让人联想起昆明的出租车行业。世博会期间,超过900万的中外宾客汇集昆明,为了确保他们的出行方便,在原有5000辆出租车的基础上,昆明又增加了250辆大众2000型、80辆金夏利、80辆捷达、50辆大红旗以及50辆小红旗。出租汽车的总量,迄今已达7000辆。世博会结束后客流锐减,一位司机告诉记者,他平均每天的营业额下降了四成,生意相当艰难。

  人们很自然地会把昆明酒店业的低价竞争,归于1999年世博会后住宿企业高速扩容、导致供大于求。杨艾军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全面:“把一种不正常的经济现象,归结为某一个活动,这至少是不公平的。世博会其实只是一种表象,还要看这些资金都花在了哪里,先期是否有严谨的可行性报告,这样大规模建造酒店的决策都是如何出台的。“他认为,这些问题不搞清楚,不进行切实有效的改制,办一次活动,还会出现一批类似的“怪胎”。

  “400多家酒店主力企业,99%是国有企业。它们目前的经营利润近30%,净利润可以说是零。如果把投资折旧和银行利息算入成本,几乎没有一家是盈利的。假如现在这400家企业全部垮掉,也几乎没有一个老总会承担责任。”杨艾军语带激愤。

  昆明酒店行业的价格自律行为,从前也有过多次尝试,但每次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以往失败的教训,主要是惩罚力度不够,政府职能部门合作不够紧密。杨艾军告诉记者,这次的方案不再是单个部门或某个行业的行动,而是政府各职能部门联合推进。

  在一份《昆饭协报(2003)11号》文件上,记者看到了云南省省长徐荣凯6月17日的亲笔批示:“到了痛下决心解决饭店业恶性竞争、竞相削价的时候了。要把这个问题作为旅游业提质增效的攻坚战和突破口,决不能不了了之。……省政府所属宾馆支持昆明市的相关工作。要把削价恶性竞争是否解决,作为今年全省旅游工作的考核内容。全省各部门都要支持昆明市的工作,形成合力打一个歼灭战役。”

  事实上,昆明酒店业在实行了新的价格营销体系之后,房价仍比贵阳、成都、桂林、长沙、西安等旅游城市的平均价格低15%左右,但是由于到云南旅游交通成本比较高,这个价格还是合理的。SARS后期,国内大多数省份都希望通过降价来刺激本地的旅游经济,昆明在这个时候却在大搞“提质增效”,是否会显得不合时宜?杨艾军反问道:“昆明饭店业还有削价的本钱吗?我们已经触到了底线!另外,在抗击SARS的战役中,云南是少数几个没有发现非典病例的省份之一,我们保住了‘香格里拉’的纯净品牌,作为旅游胜地,价值必须通过价格来体现。”

  世博会将一个花团锦簇、风情万种的云南展示在世人面前,新建的世博园,是其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有报道说,昆明之前的14届世界园艺博览会,在会期结束后场馆都全部撤掉,只有昆明完整地加以保留。4年流光匆匆过,昆明世博园是否别来无恙?

  7月6日,时逢周日,昆明世博园,阴雨菲菲,人迹寥寥。占地218公顷的世博园,只要一开门,每天的运营成本就是20万,人气这般惨淡,世博园何以为继?

  世博园客流减少,并不是SARS期间出现的新问题。1999年世博会期间,游客人数达到了顶峰,半年时间,进园参观的人次达到943万,最多一天游客有12万。然而在世博会结束后,客流就开始呈现下降的趋势。从而再度引发了外界的质疑:展会结束,世博园是否应该永久保留?人造景观的维护,需要长期的后续投入,会址保留下来进行商业化的运作,能否保证持续的盈利能力?

  世博园的总投资接近20个亿,其中政府投入2.4亿,云南烟草集团拿出了10个亿,其他还有部分参展国家和机构,以及各省市的投入。博览会结束后,有关领导希望世博园能保留下来,云南烟草集团就明确表示,投入的10个亿就算是捐献给了世博园,今后世博园的商业运作与己无关,也不要再来要钱。

  游客人数下降似乎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这种情况下,游客人数下降是在所难免的。如何维持人气,是公司目前面临的一个很大的课题。有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不少到过世博园的游客说,世博园的大门口就像一个收费站,气派是气派,但是缺乏亲和力。主题公园应有的亲切感,在这座排满不锈钢通道的大门前,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可是世博园现在已成为了昆明的新标志,一花一草的改动,都会引起从政府到市民的普遍关注,要改建一座大门,谈何容易。有时候过多的关爱,反而会束缚企业的手脚。

  最令游炜感到遗憾的,是会议期间与国外政府机构和外省建立的合作关系,会后基本中断。“不光是我们中国人注重人情,亚洲其他国家的人和西方人同样非常注重人情。他们与你有过合作,对你有所了解,就会对你产生信任。这个资源,我们没能好好地把握。”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