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不言:香港政局惊变 江泽民强行23条立法败局已定

2003-07-07 07:3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政局出现惊人突变,昨天晚上,行政会议(最高决策咨询机构)成员、自由党(接近于保守派的中间派政党)主席田北俊,代表自由党,重提旧建议,要求港府推迟预定于周三举行的立法会对“国家安全条例”(即所谓“第23条立法”)草案的二读审议,并且即时辞去行政会议成员职务。

自由党的再次转向,基本确定了港府和保守派的败局,因为在立法会60名议员中,自由党议员有8人,此前明确反对继续第23条立法进程的民主派(民主党等)议员和独立议员,已有22人,这样反对派就至少有了30人。第23条立法进程,不可能获得过半数议员赞成而继续了。附带说明,明确支持第23条立法进程的保守派(民主建港联盟和工会联合会)议员只有20人。还有10名议员没有明确表态。

自由党和田北俊的再次转向,显示了香港市民的强大力量,也显示了港府、保守派和北京低估香港市民的力量,一错再错,铸成了难以收拾的败局。

港府在7月1日之前,已准确地估计到将有占680万人口18%的上百万市民会参加示威游行,却不肯中止第23条立法进程,还想碰碰运气。面对7.1大游行的激愤民意,三天无法回应,最后只答应修改三条,而不顾律师界提出的其它一百多项修改建议,还要继续立法进程。《壹周刊》3日的评论指出,港府和保守派代表的几百人既得利益集团,既要讨好北京,出卖港人,又怕在今后立法会直选席位增多直至全部直选时,受到市民选票的惩罚,所以要尽早完成出卖港人的第23条立法。

北京被港府封锁消息,中央联络办公室向北京报告的7.1游行人数估计,只有七、八万人。随温家宝访港的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陈佐洱,留港探听民意,看来还是不得要领。7.1大游行之后,北京急召中联办主任高祀仁进京,要求其解释游行人数估计离谱,并协助重新评判香港局势。结果还是误判局势,误认为第23条立法可以继续,并且再次让已经证明极端无能的董建华想法应对。

民意澎湃,视选票为衣食父母的政客,各寻出路。连极端保守派民建联都变了脸,假装顺从民意,又是建议董建华抽掉两项,又是向市民就“误导论”道歉。

自由党更是紧张异常。大游行之后,田北俊在一次行政会议上中途退席,直飞北京。在探得港澳办主任廖晖和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刘延东的口风后,回港召开记者会,提出推迟第23条立法,但不晚于12月上旬。

这个建议,没有被董建华接受。在董建华宣布抽掉三项、继续立法的记者会上,田北俊作为行政会议成员,与其它十几个董家班成员(司局长等问责高官和行政会议成员)一起在董后面站台支持。这显示田北俊放弃了推迟立法的建议。

想不到的是,一天之后,自由党和田北俊,经受不住民意的强大压力,再次转向,抽回对董建华方案的支持,重新提出推迟立法的要求,并且做出了辞去行政会议成员的强硬姿态,不肯再跟着董建华而受到未来选民的惩罚。

由此开始,港府和保守派失去了在立法会的多数派优势,更明显地失去了管治威信。香港和北京的死硬保守派,面对香港和大陆的新一波自由化高潮,自以为大权在手,不见棺材不掉泪,连出昏招,终于铸成了在香港难以收拾的败局。可以预期,香港自由化的奋斗和大好局面,将会逐渐对大陆民众产生积极的影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