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平:吴邦国保护陈良宇 周正毅照顾陈的情人

2003-07-05 19:0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宋祖英到四川演唱,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给她副总理警卫待遇,结果周永康被悄悄提拔成公安部长,赴京履新时竟是秘密潜入,党报没登,只在公安内部的小报上刊登出此消息,可见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周正毅是个上海小混混,到发了迹成了上海市委的座上客时,连自己名字中的“毅”都不会写,有时写一半就写不下去了,干脆写成“义”。这种人怎么能成巨富呢?原来他不但往陈良宇口袋里塞钱,而且连陈的小情人都照顾得周周到到的。

二十年前,周正毅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短短十几年间他成了腰缠万贯的亿万富豪,在上海滩呼风唤雨。这种速度,不是横财谁也办不到。上海人笑言:一个首富背后肯定有很多首长!

一点不假,周正毅一被捕就踢里吐噜拉出了五十多名上海市高官、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常委黄菊,还有江太后的儿子江绵恒。在紫金城造成了八级地震。

朱熔基因为中国的金融崩溃而哭昏倒过去。金融崩溃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资金疯狂外流,这没有银行内部人配合是根本办不成的;二是借贷的坏账,这主要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一帮有权的蛀虫为了一己私利而导致的。这些人主要是江家帮,不是江泽民的人,江早打着反腐的旗号把他们给送进监狱或送上西天了。

周正毅的钱权轮番转

据《前哨》报导,光已被揭露出来的材料看,周正毅就向银行借了一百亿。其中中国银行三十多亿,建设银行约二十多亿,兴业银行三十多亿。另外,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都有钱借给周正毅。

支持扶植周正毅的贪宫,除了刘金宝和沙麟,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是个在背后支持周正毅而还没被揪出来的人物。张恩照不止支持周正毅,还支持周正毅的拍档刘根山。刘根山和周正毅获得建造浦东至芦潮港六十三公里高速公路的合同,此生意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亲自批出。该公路造价五十亿人民币。这些钱从哪里来?刘根山在福布斯排名第五十八,资产约十亿人民币,主要业务是上海房地产,一向得到张恩照的“关照”。张恩照原是建行上海分行行长,王雪冰出事后,张凭“上海帮”的关系于去年初上调北京建行总行任行长。

媒体报导的再一次自杀的王雪冰就是按照江泽民的指示批准给许多人借贷巨款的,王明白,这些钱只要出了银行的门就是肉包子打饿狗。那些人别出事,一出事自己就得兜着走,往好了说,江泽民一推六二五佯装不知,要是事情闹得太大,说不定江就要灭口图清闲。

一万五千元一平米的地皮 一元的价格到手

周正毅在上海房地产市场搞得风生水起,除了钱之外,他的地哪里来?能批出“寸土尺金”的上海几百万平方米土地者,除了黄菊、陈良宇,恐怕其他人难有这种权力。这决不是那些静安区的贪官能做得到的。

去年,周正毅从上海市政府那里购得了一片4万6千平方米大的地皮,这块地皮在市中心最佳的位置,每平方米可以卖到一万两千到一万五千元,但周以象征性每平方米大约一元的价格到手!

被遗忘的冤案

按照官方规定,搬迁的居民在新房盖好后可以再搬回来的,不过没有任何人对他们提起过此事,他们也不知道在法律上自己有“权力”。

居民房子里的供电供水已被切断,他们必须从这里搬走,而没有任何补偿。律师郑恩崇鼓励他们起诉房地产商周正毅。不出所料,6月中旬有不祥之兆感觉的郑律师被逮捕了,其律师执照也被吊销,罪名是所谓的“出卖国家机密罪”。没有官员关心郑律师的被捕和命运,他的名字差不多已经被遗忘,但由这一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丑闻案所引发的中南海权斗却无法停止下来。

巴结陈良宇的小情人

房地产是周正毅众多投资中的一个项目。修筑高速公路也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公路开通时,潮水一般通行的往来汽车都要留下买路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亲自批出高速公路给周正毅,说明陈良宇对座上客周正毅是非常“关照”的。陈良宇怎么不关照别人,单单特殊“关照”周正毅呢?这是因为周正毅识做。

一个贪官后面跟着几位美女,这已经是中共高官不成规矩的规矩。掌握行贿诀窍者都知道枕边风最厉害,这个枕边风指的不是“糟糠之妻”而是贪官污吏们的二奶、姘头、情妇、小蜜等等。和江办关系好的人事先都得到密授:讨好江泽民就必须要让宋祖英开心、黄丽满顺气、陈至立满意。

要想巴结陈良宇,先得知道他的哪个枕边风头硬。上海官场盛传九五年上海国际文化服装节模特儿冠军马艳丽是陈良宇密友,与陈书记“关系密切”,据说有一腿。 马是来自河南周口地区的“中原佳丽”,身高一米七九,身材高挑,容貌美丽。 周正毅得到此消息如获至宝,立即将一栋豪宅贱价“卖”给马艳丽。周正毅识做的结果是售价每平方米一万五千元的热门地皮,以象征性每平方米大约一元的价格到手,这等买卖做的值得!

有句话说:“常在河边站,哪能不湿鞋?”意思是说在大染缸里想“洁身自好”很难做到。韩正任上海市长还没有几个月,据说,韩市长的鞋子就沾了水,周正毅不但送给他太太钻石饰物,还送一部宝马车给他母亲。

周正毅和江绵恒关系不寻常

媒体报导说,周正毅的老婆(一说姘居)毛玉萍曾将江绵恒介绍给刘金宝认识。毛玉萍是通过什么途径认识的江绵恒?她如何打入中共上流社会的?她在和周一起生活前是靠什么途径来维持奢侈的生活?她的个人背景?这些媒体都没有报导,至今是个谜。

不过,据承认收受千万元贿款的刘金宝供认,确实是毛玉萍引线将江绵恒介绍给他认识的。

《前哨》报导说,周正毅及钱永伟和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上海联和集团老板、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也有不寻常的关系。周正毅的老婆毛玉萍曾将江绵恒介绍给刘金宝认识。钱永伟于二OOO年九月以二千万元的高价买了上海联和所属的上海星通信息技术近一成股份,其时“科技泡沫”已经爆裂,此举对江公子等于雪里送炭,故两人成为好友。

两手攥空拳的穷小子钱永伟的钱从哪里来的?银行贷款!钱永伟用民脂民膏讨好江绵恒,这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红色资本家。

不过,中国第一大贪官江绵恒不可能比巴结他的周正毅及钱永伟更没有办法。江泽民多次打电话让王雪冰借贷给他指定的人,江的儿子怎么反而需要借贷者帮忙呢?其实江绵恒的资金危机是因为他偷偷把资金转移海外所造成的。江绵恒转移资金到哪里、数额多少、在哪个银行,中纪委的备案材料中都有。

吴邦国警告上海市小官要“一刀切”

在江泽民的指示下,吴邦国于逮捕周正毅的前一天赶到上海,吴在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明确说:市委干部、区局干部,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现实情况摆着,上海市、区局级干部队伍的腐败情况是复杂的,也是严重的,不要期待有人会保,也保不了。

结果很意外,周正毅揭出了黄菊、陈良宇、江绵恒。慌手乱脚的吴邦国和曾庆红赶快替之辩护。吴邦国在上海市委常委会上说:黄菊、陈良宇都上交了周正毅赠送的礼品和通过他人转赠的礼物。黄菊、陈良宇和周正毅有过会见,是在社交场合。

引人注目的是,吴邦国没有替市长韩正说一句话。亚洲周刊报导,案件在中共政坛陆续发酵,已有二十多名“一刀切”的官员卷入其中,当中包括上海市人大副主任,但没有黄菊、陈良宇、江绵恒等。看来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说的是真话:小官们,不要期待有人会保,不是保不了,而是你们不值得保!

江把陈良宇交给姨外甥处理

新加坡《联合早报》说,刘金宝身为党员和国家干部,对他的违规乱纪调查,应交由党的纪律部门,至于当中的刑事责任,当然会交给司法部门处置。周正毅不是党员,而是民营企业家,他的案件是侦查刘金宝时,顺藤摸瓜给“带出来”的,既然他的案件地点主要是在上海,顺理成章便由上海的司法部门主理。

刘金宝放在北京,江泽民放心;周正毅押在上海,由上海的公安部门、江泽民的姨外甥吴志明看管,不许“乱说乱动”、不许乱咬他人,江绵恒和陈良宇已经把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放进了肚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