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隶人:中国市场经济下的国有化运动

2003-06-24 07:30 作者:作者:隶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6月15日在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发生一起严重民暴事件,四五千群众围攻袭击位于青阳岔镇和小河乡靖边县石油钻采公司所属六处石油采区办公室。

愤怒群众驱赶办公人员,将办公和生活用品抛洒,砸毁汽车和房屋门窗,有些房屋被推到,但群众还是难以 平定心中怒火,随后将石油洒遍采区办公室,准备放火烧之。同时,群众强行关闭正在生产的油井1000余口,将政府派驻在各个油井的从政府各部门抽调的接井干部殴打和驱赶,青阳岔镇学校师生罢课,商业经营者罢市,全镇陷入一片混乱。

与此同时,政府在接到被吓跑的采区办公室工作人员报告后,立即派出70余公安,携带武器,十几辆警车前往青阳岔镇镇压群众民暴。双方对峙僵持达5个多小时,群众不肯离去。

下午7时左右,榆林市政府组织从市和邻近各县调派的500余公安携带武器伙同靖边县政府从检察、法院、司法、纪委等部门抽调的200余政府干部,共700余人,100余辆车到达青阳岔镇。从政府各部门抽调的接井干部300余人也已聚集在此。由于力量悬殊,群众无力抵抗,于晚10时左右陆续散去。政府随将公安和政府干部分散安排在青阳岔镇,监视群众 动向。于完稿时止,还有400余公安和政府干部留守在此。

但群众并没有被政府的淫威吓住,当晚即有少数人前往陕西省政府所在地西安上访示威,现已有4000-5000人在西 安抗议当地政府的暴行,并有1000多老党员向陕西省省委提出集体退党请求,要求省政 府立即解决此事。

为什么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鼓励民营经济,改善投资环境和轰轰烈烈的西部大开发”下回发生如此严重的民暴事件呢?到底是谁蓄意制造混乱呢?

引起这次民暴的罪魁是榆林市人民政府文件榆政发[2003]55号文件,文件内容主 要是强行收回榆林市各采油县原投资者经营油井,归并到由各县成立的国有性质的石油钻采公司经营。文件中一再强调。要把思想统一到中央、省市的政策上,利用公、检、法、司保驾护航,进行一场维权护法的政治斗争。油井必须无偿收回国有等。发生在6 月15日的民暴事件,正是采油县油井原投资者和政府之间的矛盾冲突。

按照《中国矿产资源法》规定,石油属国有资源,必须由国有取得开采资质的油田进行开发生产。而在陕北地区的榆林、延安由于长年贫困吃财政,于是国家特殊政策倾斜,1994年陕西省政府和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签订1394协议,规定在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所属长庆油田陕北区块中划分出一部分油井开采区块给陕西省政府自行开采经营。延安和榆林两市由于多年靠财政吃饭,无力投资开采,正是由于这份协议,开始面向全国大力招商引资,优惠的条件吸引很多投资商开发石油。当地相关产业也得到大力发展。

几年过去,榆林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收入增多,人人喜上眉梢。当地群众看准优惠政策,许多人合伙把积攒多年的血汗钱全部投资到油井产业,希望得到丰厚的回报。

可好景不长,2000年8月中央下文,要求陕北各县立即停止招商引资,不准继续让个人钻探石油。许多已取得政府开采权的井位被闲置,许多正在钻探的钻机被停止,许多人也因此而身负重债,濒临破产。

11月正值寒冬,榆林市政府却雪上加霜,公布通告,命令各采油县政府单方面撕毁2000年以前和各个个人投资采油公司签署的所有合同,协议,审批文件,强行重新签署一个现有油井为期8年的开采协议, 被称为甲类本和乙类本,也就是到2008年,现有所有油井都必须无条件上缴国家。并在协议期限内由各县自己成立的国有性质的石油运销公司和石油开采公司对现有石油公司进行监督管理。就是这种利用强权胁迫油井投资者签署的协议在2002年又被废止,2002 年8-11月份被当地群众称为“黑暗期”。

9月11日CCTV《焦点访谈》报道了陕西省延安市吴旗县石油问题,随后整个陕北地区社会大乱,因为榆林和延安两市有60-80%的财政收入来源于石油行业,涉及的投资者不下十万,相关产业和人员更是庞大,政府却要强行将油井收回国有。

群众义愤填膺,抗议之声不断,闹事、上访、退党、集资聘请北京律师团,请新闻媒体报道等等所有群众能用上的办法都被用上。而11月正值中共16大召开,中央和各地地方政府都在换届选举争权夺利之时,政府当权者为了自己的仕途,不想激化和群众矛盾,引起社会影响和动荡。又弄出一个油井两年补偿协议,协议规定从签署协议之日起,现有油井资产全部划归由县人民政府授权的国有石油公司,原投资者从签署协议之日起享有两年经营管理收益权,到期后必须无条件上缴,现有工作人员解除和原公司劳务关系,和国有石油公司建立新的劳务关系,对所有油井统一编号,原油统一运销。通过威胁的手段强行逼迫原投资者签署油井转让协议,登记油井资产。并吊销所有原石油公司营业执照,注销法人资格,取消税务登记,在《榆林报》刊登通告被吊销营业执照的靖边、定边、横山百余家企业。对不执行此政策的公司和个人,将通过公、检、法严打严判。

进入2003年,当地群众谈的三件事,人大、非典、收井。经过16 大和人大,政府谁坐庄,谁滚蛋已定,不管是老人上马,还是新人接班,新政府新气象,新领导新政策。3月份陕西省政府石油行业清理整顿小组下文,要求延安、榆林两市 立即行动,下大力气,彻底收回原投资者的油井。

随后,延安市安塞县纠结百余公安扫荡式袭击抢占原投资者油井,激起群众和政府殴斗,百余人上访北京。榆林市到5月份才见行动,主要是上级政府“抗非典”压力,使当地政府无力攻夺油井。SARS刚有点平静,市、县两级文件一个接一个,主题只有一个,下大力气,彻底收回原投资者的油井。

靖边县政府从政府各部门和各乡镇抽调1500余名干部,强行进驻各个油井,名义上是政府安排监督管理人员,实际上是为下一步的行动作准备。接着政府改组合并以前成立的原油运销公司和统万公司为靖边县石油钻采公司,并被授予靖边县境内唯一一家享有石油开采经营权利的公司。

石油钻采公司得到政府旨意立即面向社会招聘3000名无业和下岗人员,进行进驻油井前集训,其中许多人都和政府某某干部有亲戚关系或很深地交情。大规模的抢占行动开始了,政府派专人专车护送每一名石油钻采公司集训过的工人到各个油井,伙同抽调的驻井干部,威胁原油井工人,限期离开油井,要不就以侵占 国有财产罪逮捕。油井资产被冻结,生产的原油不能销售。最终,6月4日下午,5000多愤怒的群众围攻靖边县政府大楼,要求政府立即停止抢占行为。政府当权者被警察保护,害怕的不敢和群众面对面。群众开始嚎哭、谩骂、并攻击政府大楼,抗议持续三天,最终政府答应以补偿金的形式付现金给原投资者作为对油井的回收补偿,并确定以油井日产原油一吨为标准,按每口油井的日产油量*每吨38万元作为补偿金一次付给原投资者。

群众经过几次的政府折磨,已身心交瘁,也再不愿没完没了地纠缠在这政策游戏里,只好答应政府的补偿办法。随后,政府成立原油产量测算组,对每个油井进行产量测算,确定油井补偿金数额,并同意6月7日以前生产的原油全部属于原投资者,可以销售,6月7日以后的原油全部属于石油钻采公司。群众只好在自己的家里等待最后补偿金的领取。但最后等来的确是政府的卑鄙无耻的6月14日发的榆政发[2003] 55号文件,于是爆发了6月15日的青阳岔镇民暴事件。

为什么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鼓励民营经济,改善投资环境和轰轰烈烈的西部大开发”下回发生如此严重的民暴事件呢?到底是谁蓄意制造混乱呢?答案只有十六个字“财政亏空,与民争利,勾心斗角,争权夺利”。

2000年中央文件停止投资者钻探石油,是因为地方油井投资者在政府准许开采区块内发现品质好和储量大的井位,这样的肥肉怎能让私人独享,于是长庆油田组织“棒棒队”,打着维护国家矿产资源的旗子,在各个油区把守,和一切胆敢闯入的人大打出手,曾制造一起打伤当地群众多人的恶性暴力事件。同时仗着自己是国有大型企业,有通天的本领,以私人油井滥采滥挖,破坏资源为由,蒙蔽中央,要求停止私人钻探石油, 将开采区块划归长庆油田,这才挽救了长庆油田头头们日益干瘪的大肚子。而2002年9月11日CCTV《焦点访谈》报道的陕西省延安市吴旗县正是时任陕西省代省长之职的贾治邦的故乡,此次报道又临近即将召开的十六大,其用意是明显的,就是让贾治邦在中央领导中得到一个坏印象,是他放纵自己家乡的亲人在滥采滥挖,破坏资源,造成陕北石油资源的浪费和以权谋私。

2002年的“黑暗期”不过是陕西省政府当中陕北帮和关中帮 的政治权利斗争的结果,争权夺利,却让数以十万计的群众受苦受难,在这些官僚心中,人,权,到底孰重孰轻?2003年人大确立贾治邦陕西省省长之职,使得对立派积愤,必须让当权者的家乡不得安宁,让他家乡的人骂他无能,才能解心头之恨,于是延安和榆林成为对立斗争的目标。而作为榆林市政府和靖边县政府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将油井收回国有,而他们认为的国有就是国家政府干部所有,自己不用投资一分钱,不用承担任何投资风险,几十亿的资产,回家躺在床上睡觉都偷着乐。你投资,我受益。

成为政府官员对西部大开发的深刻理解,怪不得一提西部大开发各个眉飞色舞。当年土改没轮上,现在西部大开发该我发财。不过政府也不是所有的油井都收,因为会得罪人,不得不有一批“特殊优待井”,曾因亏损1000多万元而无法经营的政府投资,后又全部承包给 政府干部的十几口油井;因为政府干部自己投资或和政府某有实权干部勾结将油井挂靠 在政府名下的四十余口油井。

群众的利益可以不考虑,可以掠夺,关系的利益一定要考 虑,要给分好处。靖边县500多“黑井”,就是没有任何审批手续,没有登记,没有纳 税的油井,如果没有和县里当权者的亲密关系,普通人又怎么敢开发经营呢? 法随政行,政策可以执行下去的,一切按政策办;政策不能被执行下去的,有法依法,无法造法。

最后,我想起一幅对联,上联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下联是“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横批“不服不行”。我只能对政府当权者说:“我服了,我真服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作者:隶人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