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郑义:警惕鼠疫大爆发

2003-05-16 17:4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生态以及经济政治的研究,使我极为悲观。在《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一书中,我曾作如下预言:

“最惨痛的事实是,历史无法绕过生态崩溃的深渊。对于如何重组战争、革命、经济崩溃后的社会,人类有足够的经验。但生态崩溃呢?也许历史不得不走一条最艰难的道路,从头开始……

“在生态总崩溃之前,我们还有挽救的时间吗?

“……其实,中国已陷入全面危机:腐败腐烂、资源枯竭、环境恶化、漠视人权、通货膨胀、股市畸形、泡沫经济、国企破产、工人失业、农民动乱、金融混乱、治安失控……在中国社会这个大系统中,任何一环都已经脆弱到可能猝然断裂。而任何一环的断裂,都会引发整个大系统的雪崩。堵无可堵,防不胜防。

“形势已危如累卵。”

--今天我依然坚持这一基本估计。

但SARS疫的流行,实在出人意料之外。尽管主要是囿于知识局限,却多少也有失职之嫌。作为一种补救,我想谈谈现代鼠疫。这与我研究的生态环境问题搭界,不算是狗拿耗子。不管爱不爱听,作为一位意识到自己的职责并享有充分言论自由的知识分子,我必须发出如下警告:警惕鼠疫大爆发!

众所周知,鼠疫曾造成过极其恐怖的大规模死亡。随着老鼠与病人的流动,死神从一座城市走向另一座城市,从一个国家走向另一个国家。猝死的人开头还挖大坑集体掩埋,埋不过来了就抛入大海或暴尸街头。直到20世纪人类发明了链霉素、磺胺药类,鼠疫才得到有效的治疗。照理说,有了特效药,鼠疫应该成为历史,但是不,就在9年之前的印度,鼠疫又有过一次突如其来的当代大爆发。

1994年9月18日,印度古吉拉邦苏拉特市发现30名病情相同的患者,皆高烧、咳嗽、打喷嚏、吐血、昏厥,最后全身发黑,圆睁双眼而死。起初怀疑有人在水源中投毒,后来才发现是被认为早已绝迹的鼠疫。半月之后,1000人入院,50人死亡。除了印度政府当局没有实行新闻封锁,并及时向国际社会请求支援之外,其他方面,大体与SARS流行期的中国无异:商店、市场、影剧院、工厂、学校关闭,市民抢购药品及各类生活用品;敢于外出的人都戴上了口罩,入夜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交通枢纽拥挤着成千上万的逃离者,警方无法阻挡逃往四面八方的车流与人流;很短的时间内,疫情向全国扩散,各中心城市相继陷入惊惶不安;经济损失惨重,外事活动取消,国际贸易中断,世界采取“隔离”措施,社会生活受到沉重打击。

令全世界惊诧的问题是:已经被制服的鼠疫为何再次爆发?

--太多的老鼠和肮脏的卫生环境。据印度专家估计,1994年鼠疫爆发时的印度,老鼠总数有“数亿”之多,几乎快赶上了它的人口总数。

说印度是为了说中国。我认为中国在若干方面已经超过印度,早已成为下一次现代鼠疫的爆发点。

几年前,北京《今晚报》有篇文章,说中国的老鼠有近40亿(1),为中国人口总数的3倍多。另据四川省石渠县估算,他一个县的老鼠就有15亿之多(2),鼠密度最高的地方竟然达到了每公顷4 896洞。疯狂的老鼠与牛羊争食,消耗大量牧草,其咬噬和反复挖掘,使大片草地变成寸草不生的“黑土滩”。中国西部西藏、青海、内蒙古的许多地区,鼠密度都大大超过国家规定的鼠密度警戒线,虽然比不上石渠县,但也动辄是每公顷一两千洞三四千洞。在西部的许多草原地区,只要一按汽车喇叭,就会看见成千上万的老鼠一片乱蹿。在这些地区,被秘称为“一号病”的鼠疫时常发生,不过是消息封锁得好,全国百姓蒙在鼓里而已。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鼠害迅速加剧。北京鼠密度尚在国家标准以下,但每逢冬季(农村和外省老鼠进京季节),投放的鼠药也要以百吨计。联合国官员估计,全世界共有老鼠40多亿只,与世界人口数大致相当。中国报纸又说仅中国一家就有老鼠40亿只,这就对不上账了。无论是联合国官员的估计忽略了中国,还是低估了世界总数,无论如何,中国的人鼠比例都应该高踞世界第一。再加上中国的另一特色“垃圾围城”(2/3城市陷入垃圾山的重重包围),暴发流行性鼠疫的条件已经基本齐备。这不是我危言耸听--三年前,卫生部鼠疫防治工作会议就曾经作了个小小透露,说鼠疫疫情在九十年代“呈明显上升趋势”。(3)如果一旦恶梦成真,如果再加上条件反射式的新闻封锁,如果鼠疫杆菌基因再在某种条件激发下发生一点神奇变异而令药物失效--那时刻,中国就算是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此说来,事情还有救吗?

不仅有救,而且十分简单:停止吃野生动物,特别是吃鼠类的天敌蛇和鹰。

人治不了的老鼠自有它的天敌。这就叫作生态平衡。

中国民间素有以蛇为药膳的习惯,但以蛇为大众菜肴大吃特吃还是近年来的事。本来吃蛇仅仅是广东人的习惯,但近年来其他地方也吃蛇成风,甚至后来居上。如上海人吃蛇,每年要吃他3 000吨左右(数字无误,不是三百吨),已与广州不相上下。广州也吃出了新水平,吃得全中国的蛇供不应求,只好转而从越南、柬埔寨进口。根据广州市石井镇农民“放蛇灭鼠”经验,1条蛇可看管15亩田。每年少吃这几千吨蛇,中国的鼠害基本上就会受到控制。鼠害减轻了,毒药就会少用。毒药少用了,鼠类与它的天敌蛇、鹰之间就会自然形成一个不为祸于人类的平衡。

停止吃蛇,这方法很简单。但我们那些已经吃得天昏地暗,吃得醉生梦死骄奢淫逸的同胞们能做得到吗?最大的可能仍然是“说了白说”。昨天的新闻说,朱熔基在银行系统内部讲话中透露“国有银行六万亿人民币坏帐已经成为死帐”。--有多少人念叨过这呆账、坏账、烂账、死账的事儿?管事儿吗?前几年还说只占百分之2、30、眼看着就涨到4、50,现在呢?全国百姓攒下来的血汗钱,搁在银行里统共是8万亿,怎么拿不回来的就有6万亿,百分之75!即便是这样,人们仍然不断把银子往那早已千疮百孔的烂褡裢里塞,这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中国,也许只能这样眼睁睁地走向自己未知的宿命。


注释:

(1)、北京《今晚报》1996年2月8日,秦春文:《40亿老鼠与12亿人口争粮食:我国鼠害何其多》。

(2)、中央社香港1999年7月30日电。

(3)、《中国环境报》2000年7月5日,《卫生部加强西部鼠疫防治》。

作者为著名中国作家,现居美国

---《观察》(5/16/2003)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