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记者来鸿:萨斯肆虐下的北京

2003-05-13 16:4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BBC驻北京记者傅东飞报道,萨斯病毒在全球已经夺取五百多人的生命,其中受萨斯疾病影响最严重就是中国的首都北京。中国当局仍然在极力控制病毒的传播。本台记者傅东飞刚刚结束了对伊拉克战争的采访任务,现在他和他的家人又要面对萨斯病的困扰。

当北京第一次传来爆发萨斯病的消息时,我还坐在伊拉克南部的一顶帐篷里。做我们这一行的,当你身处某种极度危险的环境中时,你的家人和孩子往往会呆在某个安全的地方。突然间,伊拉克南部不可思议地成了一处安全之地,而我在北京的妻子和孩子则坐在一场大风暴的风口上。

为家人担忧

接着我疯狂地给家里打电话。"赶快买机票离开那里,"我告诉妻子。电话的另一头是超乎寻常的平静。"真的没什么好害怕的,"她告诉我,"这里真的很安全。"多少次,在伊拉克这个遥远的国度里,我坐在电话的一头重复着同样的话。我希望她能相信我当时的判断,而作为一个男人,我是无法相信她的判断的。

接着,我飞到科威特、到巴林、经曼谷最终抵达北京。在四月或五月任何一个普通的星期天早晨,首都机场总是挤满了来自欧洲的旅游者。然而这一次,行李大厅里却空空荡荡。进入市区,街道似乎已经被人们所遗弃,商铺店门紧闭。二环公路上零零散散开过几辆汽车。北京是一个拥有近一千四百万人口的城市,星期天的大街上总是充满了熙熙攘攘的购物者和游人。这时,人们都到哪里去了?

人们躲在自己的家里大门紧闭,这就是萨斯带来的恐怖。在京郊农村,村民们架起了路障,以防陌生人的闯入。在一处路障旁,我碰到一位中年男子,他手握着一根铁棍,眼神里缺乏起码的善意。"我能进来吗?"我问道。"不行,"他一边回答,一边故意挥动着铁棍。"为什么不行?"我接着问。"非典",他说,"城里面闹非典,城里来的一个也不能进来。"

不过回家几天后,我对萨斯病的担忧开始放松了。孩子们和他们的朋友在院子里有说有笑地玩耍着。空旷的街道也让我多少有些放心,街上没什么行人说明没有人会在大街上感染萨斯。

人类适应危险的能力确实让人吃惊。你会发现在战争爆发的地区,人们会在枪林弹雨中,照旧打理他们的日常生活。面对萨斯,人们的生活已经恢复了某种正常。大街上的汽车又多了起来,有的地段甚至又出现了交通堵塞。人们又重新回到了餐馆、商场。

面对萨斯

上个礼拜的一天晚上,我从梦中惊醒,满身大汗。世界卫生组织公布,萨斯病毒可以在人体外存活几天甚至几个星期的时间。它可以通过门把手、桌布这些东西传播。我的担心又再一次加剧了。现在坐办公室的电梯时,我总是小心翼翼地用汽车钥匙去按电梯按钮。我开始养成每隔几个小时就要洗手的习惯。我密切注意着稍有感冒或咳嗽迹象的人。

萨斯病的爆发已经进入第二个月,人们现在意识到,疫情不会很快结束。与香港和新加坡不同,萨斯病在中国还没有得到控制。病毒正在从北京传播到其他城市和乡村地区。我们大家都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我们要在萨斯的阴影下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在我和我的中国朋友之间存在着一个极大的不同。如果有一天,我觉得受够了,我可以打起行囊离开他们,而他们却没有这个选择。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