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靖淳:致中共的紧急建议 对萨斯患者实行限期限额全免费医疗食宿的政策

2003-04-24 16:52 作者:靖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报道专稿】全体中共官员:

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将无可避免地载入这场民族灾难的史册,或者作为英雄,或者作为恶棍。这场灾难是如此的广泛,不论是一位乡长,还是一位总理,都已无处可藏。信息时代对这场空前浩劫的记录,必是空前地详尽而完整,所有的会议记录,口头指示,都会被完整地存档,在若干年甚至若干世纪后反复回放。

此时你们应该考虑的,不应该是官位,因为它可能只有不到9个月大限了!你们应该考虑比这个摇摇欲坠的官位更有价值的东西,比如人的生命,子民的,亲友的,还有你们自已的。作为中老年人为主体的阶层,你们有多少概率活过这场灾难?让我们作一个最简单的计算:

一、按过去5个月的中国速度,9个月后,病例可能增至10亿以上!

我深信,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您对真实疫情的严酷性都比我清楚,但是,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经对9个月后的疫情,作一下这样最简单的计算,这个极其简单明了的算式,关系整个国家的存亡,也关系到你们本人性命的存亡,而这个小学计算式,完全基于你们官方公布的数字:

从去年11月16日的第1个病例,到22日20时数字: 2305例,其平均增长速度是,疫情在中国大约13天半翻一倍。
这是什么数字概念呢?如果照现在这样的速度:
再过5个月,今年9月下旬,疫情将是2300X2300=529万。
然后再5个月,明年2月下旬,疫情将是529万X2300=121.67亿人。
全国13亿人口,不够填疫魔的一个零头了! 这不是一个虚构的纸上数字,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病症极其相似的瘟役,在几个月内,席卷了6-10亿的人口,几乎占当时全球人口的一半,而其带走的生命,是二千万。当今中国的全民医疗条件,比1918年的欧洲各国能好多少?

在这个计算式后,只有一个有利的因素未考虑:萨斯病毒会比西班牙流感更快一点自生自灭,这正是所有政客们可以心存侥幸的唯一立足点。但是,难道13亿的中华民族的生死命运,只能建立在这可怜的侥幸之上吗?!何况从目前香港淘大花园的情形来看,病毒的毒性并没有减弱,它甚至在增强。

很难指望任何的疫苗或特效药能在几个月内出来,几天前,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才刚刚知道这是什么病毒,正常的疫苗可能是一年后的事,最快的药方,可能也是好几个月后的事。总不能不经临床反复试验,就将某种新药强灌给13亿人吧,万一有更严重后遗症?而即使解药马上就研究出来了,临床试验通过了,要组织生产几十亿剂,供给全中国人服用,需要多长时间?多少财力?当山西的卫生当局连第一批口罩都买了假货时,您认为现在还无影无踪的新药的生产线,何时能形成庞大的现实生产力,来满足中国这个惊人的市场?

有许多不利的因素没有考虑在这个计算,最明显的是,其实现在的病例可能不止2305这个数了,因为还有上千计的"疑似病例",也就是说实际的传播速度可能要高于我们这个计算。我的计算没有包括无法证实的瞒报问题,当远在美洲的加拿大已经有139人,天天与广东北京通航的上海仍只有2个病例,与广东接壤的福建仅有3例,江西是零,海南省,曾经是广东的一个地区,也是零,海南的王岐山则在萨斯风潮中升官进京了。

我希望这些省市的数字都是真的,确确实实的,
但是,看惯了政府的几十年的假数字,我实在不敢去相信它呀……任何一位有理智的人,都已经感觉到:
死亡的阴影,正向我们整个民族,扑面而来!

国内还有我许许多多的亲属,朋友,也许我能帮助个别亲人在几个月内以合法签证逃离中国疫区,但这于事无补。想起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的,数以百计的国内亲人同学朋友,不禁悲从心来,热泪盈眶。而你们作为一个掌权的阶层,你们在今后几个月仍然还能勉强地左右这个灾难社会的变化方向。而这也是我致信你们的原因。所有的欺骗,隐瞒,煽情,升官,发财, 在真实的死亡面前,都会暗然失色。

二、最可怕的现实是,中国政府缺乏有效手段隔离瘟疫

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有解药,对付萨斯的唯一手段,就是将所有的患者,与患者有接解的亲友同事彻底地隔离。只要完全隔离了,基本就是安全了。

在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与地区,包括香港,仍是安全的。几乎所有的国家,瘟役都可以被仔细地追踪到每一个有名有姓的病人,与每一个病人有所接触的人士,也是有真实的记录的,可以被隔离的。在加拿大这样一个高度民主的社会,仅有100多个病例时,已经有几千人被有效地强制隔离,逃避责任的仅是个别人。

在新加坡疫区,总理吴作栋昨天的发表致全民的公开信,愤怒地指责少数观察隔离对象缺少社会责任感,他指的对象,仅仅是过去半个月中2000个被隔离的人士中,有14个隔离人士违禁外出。

但是,在中国,这是可能的吗?真正让我感到恐怖的不是政府强迫厂商到疫区参加广交会,而是我在网上看到一位北京财大学生描写的乱世情景:

"校门口突然出现很多警车和救护车,一时间风传要戒严中财,全校顿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景象,在一分钟内,几乎所有宿舍的灯突然同时打亮,楼道里惊慌失措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到处都是喊叫声。被惊醒的同学还来不及思考,就迅速穿上衣服,拿起行李,跟随人潮向前涌。很多人都买好了第二天回家的票,谁也不想被封死在学校。放眼望去白花花的全是带口罩的逃难的同学,一个又一个的寝室瞬间都空了。仿佛某个好莱坞大片的情景一样。 

在学校门口,由于出租车数量远远满足不了这大量人群,公交车也已经没有了,数千人滞留在那里。此时学校许多领导也赶了出来辟谣,有些系主任只穿着拖鞋睡衣也跑了出来,告诉大家不要惊慌,绝对不会封锁学校,如果要离开,要有秩序的撤离,校门口的警车和救护车只是做辅助工作的。听了校领导的劝慰,很多人安下心来,回到了宿舍,这些人大部分衣衫不整,有的甚至只穿睡衣,连钱包都没带就匆匆跑出来逃命。另有一部分同学执意离开,据说他们经过当时在场的医生询问了之后也没人阻拦而随意离开了。"

如果受过高等教育,由各级中共党团组织严密控制的高校,尚如此难以隔离,13亿的人口又要如何才能有效隔离?而事实上,已经有数以万计的疫区学生,已经流入其他省市。

目前疫情所达的绝大多数国家,疫情都在2位数以内,政府应有能力以隔离完全控制疫情,只有中国大陆,是世界上唯一的黑洞疫区,不知要吞进多少鲜活生命。十四年前,我与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在天安门广场游行反对戒严,直到今天,我仍然痛恨你们对民主自由的压制,但是如果戒严,军管可以隔绝疫情,我举双手支持中共对重点疫区立即戒严,只是不知道集体居住,到处巡逻的军警队伍本身不会爆发疫情?

三、 中央财政应直接对全国萨斯患者提供限额、限期的全免费治疗,全免费隔离食宿

我注意到中央财政在23日设立的非典型肺炎防治基金20亿,仅限于贫困的患者,这种无法量化把握的政策,实际上于事无补,因为地方医院可以千方百计地推脱这种义务,而且,许多地方政府与医院,确实也没有钱进行免费治疗。我在网上看到的是,在重点疫区山西的一些地方医院连医务人员的口罩供应都发生困难,又何来资金药物对素不相识患者免费治疗?!在中央政府近几年的强力税收政策下,很多县乡政府连干部基本工资都发不出了,又哪来的资金提供免费治疗?!
而许许多多中国隐性患者,甚至确诊患者,因为经济原因,不愿就医,就是进了医院,无钱治疗,不能缓解症状,只是关着一个更险恶的环境中等死,那与在家里在社会上等死有多大区别?这就为瘟疫的持续爆发埋下祸根。而中央政府至今仍有千亿美元以上的外汇存底,此时不用,还等到什么时候用?!

我也可以理解中央政府的苦衷:如果对全国患者都提供免费治疗,几个月后,病例如果升到几百万几千万,中央政府非破产不可。 但是,中央政府可以根据自已的财力,宣传限期限时的全免费治疗。比如拿出100亿人民币的首期防疫基金,公开宣布在今后2个月内,对首10万名注册在案的萨斯患者,由中央政府提供限时2个月完全免费的治疗,对首100万名隔离观察对象,提供10天的全免费隔离食宿。大量宾馆空房闲置,可以由政府直接用半价征用于隔离工作。这个政策所产生的公众效力,将是使全中国的隐性萨斯患者,观察对象都会及时地,主动地走到阳光下,有效隔离,有效治疗。

这笔防疫基金,应在几天内由各市县的国库直接调拨给地方政府,以解燃眉之急。对各地所有的防疫基金受益人,应该录入全国统一数据库,在互联网完全公开姓名,身份证号码与受益金额,以杜绝贪污挪用。

面对扑面而来的瘟疫,所有在国内的中国人,善良的或者邪恶的,都无处可躲。我们现在唯一应该做的是,按自已的良心做事,做过坏事的人要赶快将功补过,灾难过后,如果是一位幸存者,不会愧对这一段历史。

最终死亡率应会低于10%,而大多数儿童不易感染…

中华民族,一定会挺过这场灾难,不至于象印第安民族那样一厥不振,只是代价实在太大了。

一位在新加坡的中国人
2003年4月24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靖淳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