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部分中国留日女生变相卖淫

2003-04-18 18:3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对千千万万中国学生来说,能够放洋留学,实是梦寐以求的黄金机会,因为学成返国无论就业或际遇,总被人看高一线,成为令人艳□炙手可热的“贵族”。不过,亦有人以“求学为名,卖淫为实”──拿学生签证,到异地利用自己的身体来淘金。


  
  日本人对中国人印象不好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后,日本众多的民意调查都发现,日本国民总体对中国人的行为印象不好,甚至很不好。日本电视报道说,2001年每天有25个中国人因犯罪被日本警方拘捕。除此之外如地铁逃票、垃圾不分类、任意侵占公共用地、随手丢弃东西、吐痰等等,也令日本普通民众反感。一些日本人告诫说:“中国人来了,赶快搬走!”

  六成中国女留学生变相卖淫   

  据日本当局提供的数据,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有8万名之多。学者调查认为,8万名中国大陆赴日留学生中,有约六成女生违法变相卖淫。记者在日本东京、大阪、横滨等地都看到中国留学生,尤其是很多中学生留学的不良表现:在东京新宿红灯区,有拉皮条的中国男留学生;站在马路边强行拉客按摩的有中国女留学生;据东京歌舞伎町一位华人经营者估计,仅这个地区,在中国人经营的“斯纳库”里打工的中国陪酒女就不下三千人。为抓住客人,有钱赚,有些小姐最终打破自己制定的只陪酒不卖身的原则。新近,更有中国东北来的年轻姑娘,为了钱主动要求“湿鞋”。

  据媒体报道,一名在东京按摩院工作的辽宁姑娘(张小姐),就面无愧色地说:“念书也是为了赚钱,我现在辛苦一年,便可以赚到几十万人民币,还念甚么书呀!” 。张小姐今年二十岁,中学毕业后,便申请到日本升学,但自本月初抵达东京后,便在新宿歌舞伎町一间按摩院任按摩女郎。在接受访问时,张小姐表示她毕业,因一直找不到工作,在姊妹的介绍下,决意到日本卖肉维生。张小姐称,服务包括裸体为人客人体按摩,服侍客人洗澡及口交。

  来自哈尔滨的萧小姐,去年抵日后不久即奔赴歌舞伎町“出场店”。出场店每天只保证给小姐五千日元,一般客人进店先付一万日元,挑选小姐去“情人旅馆”,出场一次收费三万日元,陪夜为四万日元,营业额与店里二八分成。萧小姐说,为了多出几次场,她不喜欢陪夜。为此,她想尽办法让客人精疲力尽,“速战速决”。去年,店里不大景气,她不得不广开渠道,包括白天个人“赴约”,还为短期访日的大陆同胞“服务”。问及为何乐此不疲,她说,做这种活就是吃青春饭,现在不抓(钱),啥时再抓?有得斩就斩。


  堕落留学生在校成绩差

  日本大学社会学博士李敏,在中国留日学生分析报告中认为,一大批旅日娘子军自称为解决学费而从事色情业,绝对不成理由,特别是对一批借留学为名的“娘子军”,肆无忌惮地进行“出张服务”等,实际上已经完全背离了赴日求学求知的轨道。据李敏调查,凡从事色情业挣钱的留学生,绝大多数在校学习成绩很差;留学已蜕变成她们在日获得合法居留身份的一张欺世招牌。

   除此之外,记者在日本东京、大阪、横滨等地都看到中国留学生,尤其是很多中学生留学的不良表现:在东京新宿红灯区,有拉皮条的中国男留学生;日本中文网吧个个爆满,很多留学生都是整天整夜呆在网吧里,高声喧哗,语言极其粗俗。此外,记者在东京曾专访一位74岁高龄的日本老太太,她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中日民间友好,但是,在我们讨论中,她疾言厉色地抨击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种种令人失望的表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